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醉枕三國
醉枕三國 連載中

醉枕三國

來源:google 作者:刀筆一小吏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趙凡 鮑隆

他的父親是黃巾軍的頭領張角,他的師尊是太平道的創始人于吉,他還是武藝高強的曲阿小將現代軍人趙凡在緝拿毒犯時因公殉職,他的靈魂穿越到漢末,附身在曲阿小將趙凡的身上身處亂世,他該何去何從?趙凡手握霸王槍,把心一橫,為了江山和美人,我要干翻各路諸侯,自己做老大才最痛快!展開

《醉枕三國》章節試讀:

中午,趙凡正在村口指揮幾隊士卒訓練鴛鴦陣,卻見陳應帶領着一隊斥候匆匆地跑過來。

趙凡連忙迎上去詢問:「陳將軍,可是發現了敵人的運糧隊?」

陳應先是點點頭,隨即又苦着臉搖搖頭。

鮑隆見狀急道:「陳應,你這又是點頭,又是搖頭的,究竟是何意?」

陳應苦惱地道:「從牛渚營方向確實出來了一支運輸糧草輜重的隊伍。不過,他們有三千多士卒隨行押運,還有幾千民夫。憑咱們這幾百士卒,想要搶劫他們,就等於去送死。」

鮑隆聞言也是低頭不語,他雖然性情火爆,卻也知道寡不敵眾的道理。

趙凡皺起眉頭,自言自語地道:「不應該啊,孫策過江的時候,他麾下只有數千兵馬,即便是加上周尚新近歸順的部曲,也不過是萬人左右,他既要領兵去取秣陵,又要留下兵馬守護牛渚山大營,怎麼可能還有這麼多的士卒負責押運糧草輜重?」

陳應:「將軍,末將以為這些押運糧草的士卒很有可能大都是牛渚營守軍中被迫歸順的降兵。」

趙凡點點頭道:「你說的對,確實有這個可能。走,咱們一起前去察探一番。屆時能打便打,不能打,咱們就繞道而行。」

「諾。」

未時左右,趙凡帶領幾百部曲趕到斥候們藏身的一處陡坡後面,他讓士卒們隱蔽好後,便在陳應的引領下,來到一處小樹林旁,向東北方向察看敵情。

此時,敵軍運糧的隊伍正在一處高坡上休息用餐。

趙凡看了一會兒,心中便暗自嘆息了一聲,敵人雖然在休息用餐,可運糧隊伍卻沒有一點的鬆懈。

敵人不但有小隊的士卒在四周擔任警戒,那些糧草車也是圍繞着山坡紮成一個圓陣,將那些民夫全都圈在車陣裏面,隨時做好迎戰的態勢。

陳應在一旁勸道:「將軍,敵將用兵非常的謹慎,咱們即便想要偷襲,也沒有下手的機會。」

趙凡沖身邊的馬忠問道:「馬忠,你眼力好,看看山坡上那面將旗上繡的什麼字?」

馬忠漲紅着臉苦笑道:「將軍,小人不識字。」

趙凡驚訝地瞅了馬忠一眼,隨後叮囑道:「為將者怎能不識字,你以後要用心學習識字。不懂的地方,可以多來問我。」

馬忠忙道:「卑職謝過將軍。」

這時,陳應在一旁向趙凡介紹道:「將軍,末將早已讓人探查清楚了,敵人軍陣中的將旗上是一個朱字,敵將很可能是朱治。」

「朱治?」

這個名字對趙凡來說有點陌生,他對江東的名將了解的也不是很多,除了周瑜、程普、黃蓋、甘寧、太史慈等人比較熟悉,其它的都是只聞其名,不太了解他們的生平事迹。

鮑隆則在一旁咬牙切齒地道:「這個朱治是逆賊周尚的副將,偷襲咱們這事,少不了他的一份。」

陳應:「這個朱治是孫堅的舊部,對孫氏忠心不二,早前就有人勸說劉使君將此人抓起來,可惜劉使君心慈手軟,這才導致我軍吃了個大虧。」

鮑隆:「改日讓我抓住此人,我一定要割下他的腦袋當酒盅。」

陳應取笑道:「這個朱治久經沙場,又兼武藝高強。鮑隆,你真要碰上他,還未必能打贏他。可別讓他割了你的腦袋去當酒盅。」

鮑隆怒瞪着雙目,「陳應,你敢小覷於我,看我這就殺出去,尋那個朱治撕殺一番,砍下他的狗頭。」

趙凡連忙輕咳一聲道:「鮑隆,別胡來,你如果現在出去,肯定還未等你見到那個朱治,就已經被敵人射成了刺蝟。」

趙凡一發火,鮑隆立刻安靜下來,不過,他卻咬牙切齒地伸手握緊懸掛在腰間的刀柄,似是做好隨時找敵人拚命的準備。

就在這時,馬忠在一旁提醒道:「將軍,敵人好像是要拔營起寨了。」

趙凡連忙抬頭看去,果然看到山坡上的敵人正在整理車輛,準備開拔。

鮑隆急道:「將軍,他們要走了,咱們到底是打還是不打?」

「現在決不能打,咱們就遠遠地跟在他們的後面,看看到晚上有沒有下手的機會。」

趙凡說完,便讓鮑隆回去招集隊伍出發,他自己則同陳應等人一起追在敵人的身後,尋找戰機。

朱治是丹楊郡故鄣縣人,年輕的時候便隨同孫堅四處征戰,立下許多戰功。

後來,孫堅在攻打荊州的治所襄陽的時候中箭身亡,孫堅的部曲就被袁術全部吞併了。朱治不想委身在袁術的麾下為將,便回到江東,在吳郡擔任都尉。

此次孫策南下領兵奪取江東,便是暗中獲得了朱治等人的支持。周尚派兵協助孫策擊敗駐紮在長江渡口張英、樊能的時候,朱治也率領一千精銳的丹陽兵,兵不血刃地詐取了牛渚山大營,繳獲了可供兩三萬大軍使用半年的糧草輜重,為孫策的軍隊提供了有力的支援。

奪取牛渚營後,孫策採納了周瑜的計策,立刻輕裝簡從地趕往秣陵,準備趁秣陵守軍還不知前線兵敗之際,快速奪取秣陵城,打開通往劉繇治所(曲阿)的門戶通道。

由於孫策所部走得太急,就沒有攜帶大批的糧草輜重。朱治因為性格謹慎,被孫策留下來督運糧草輜重送往前線。

朱治雖然率領着三千士卒押運糧草輜重,可這些士卒中大部分是新招募的降兵。只有一千丹陽精兵是他的私人部曲。

為此,朱治在運糧的途中,一直都小心翼翼,不敢有絲毫的馬虎。

等士卒和民夫用過午餐後,朱治立刻督促着運糧隊伍上路。隊伍開拔之前,朱治又下令讓軍中的斥候將前面探查的範圍擴大至十里,以防中了敵人的埋伏。

朱治下完令後,他的副將孫河在一旁埋怨道:「將軍也太過小心了一點,劉繇的軍隊早已經被我軍嚇破了膽,他們現在躲咱們都來不及,如何還敢前來劫糧。」

朱治搖頭道:「孫河將軍,敵人雖然兵敗,卻有許多潰兵下落不明,咱們負責押運糧食,小心一點總歸是沒錯的。」

「將軍就是太謹慎了,末將倒是希望有敵人前來劫糧,這樣我還可以多砍幾個人頭作為戰功。」

朱治在心裏暗自嘆息,這個孫河是孫策的族弟,此人有勇無謀,他只知道殺敵可以立功。卻不知相對於糧草輜重的安全,砍下幾顆敵人的人頭又算得了什麼功勞。

《醉枕三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