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專屬特權
專屬特權 連載中

專屬特權

來源:google 作者:阮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虞 顧長夜

回到家,阮虞哭得昏天暗地,一把鼻涕一把淚地爬起來將顧長夜的微博取關,刪掉QQ,拉黑電話就像是跟過去的自己做了一場漫長的告別用一晚上的奮不顧身和一晚上的頭破血流更可恨的是,一早起來,阮虞就發現了QQ群的消息...展開

《專屬特權》章節試讀:

主人公叫阮虞顧長夜的小說是《專屬特權》,它的作者是阮虞,書中講述了:這次鼓足勇氣的青春告白,最後的結果是,她被請了家長,被班主任調到了一個離他最遠的座位,在學校被嘲笑了一年,回家後還接受父母的混合雙打。
自始至終,他沒有給過她任何回應。
後來阮虞才明白,把情書交給老師就是他的回應。
...一進門,顧長夜就坐在門口換鞋凳上,閉目養神。
阮虞看他是真的醉得不輕了。
於是蹲下去,在他鞋櫃找了雙拖鞋給他換上。
整個過程他都閉着眼。
剛換完,他又突然睜開眼。
「喜歡我?
」他語氣有些弔兒郎當的。
心事被捅破,她有些慌亂。
「不是。
」她想都沒想就否認。
阮虞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口是心非。
她只是想起了那年,自己鼓起勇氣給他寫了一封情書,結果轉眼那情書就到了班主任手上。
這次鼓足勇氣的青春告白,最後的結果是,她被請了家長,被班主任調到了一個離他最遠的座位,在學校被嘲笑了一年,回家後還接受父母的混合雙打。
自始至終,他沒有給過她任何回應。
後來阮虞才明白,把情書交給老師就是他的回應。
他沒有跟她說過一句話,永遠那樣高高在上。
若不是今天的同學會,她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跟他說上話。
也許是當年阮虞的事過於勇猛,所以今天同學都起鬨她和顧長夜。
更令她驚訝的是,他雖然依舊高高在上,但被灌醉後,竟然也半推半就地答應了同學們讓她送他回家的請求。
回家路上,她鬼使神差地去買了一盒安全套,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
也許別人根本沒那意思。
「那就好。
」顧長夜笑着說。
阮虞抽回思緒,被他這三個字激起一陣酸楚。
人已經送到了,他沒那意思,她也該走了。
「那我走了。
」阮虞小聲道?
他盯着她幾秒,也沒挽留。
她咬咬唇,轉身要走,手卻被他輕輕拉住,他稍一用力,她就跌坐在他懷裡。
「你……」阮虞驚訝地望着深眸微啟的男人。
男人卻雙手捧着她的臉,用大拇指摩挲着她的唇,滿眼笑意。
然後低頭,溫熱落在她的唇上。
一股濃烈的煙味夾雜着酒氣撲鼻而來,極具侵略性。
阮虞緊張地偏了頭。
顧長夜的吻最終落在她的側臉。
他停了一會,笑着問:「不喜歡煙味?
」「沒有。
」她否認。
阮虞承認自己很討厭抽煙的男人,可是她此刻一點也不覺得反感,反而覺得好特別,是他身上的味道啊。
怪她,中毒太深。
顧長夜又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會,再次低頭,這一次,她沒有逃,任由他胡作非為。
親到兩個人都有些喘不上氣,他意猶未盡地舔舔嘴唇,在她耳邊低喃,「我去洗個澡……一起?
」又一次,阮虞淪陷在他的眼睛裏。
後來的事有些不受控制。
比起她的生澀,顧長夜顯然輕車熟路。
阮虞有過猶豫,有過遲疑,但最後還是半推半就一錯到底。
她的靈魂飄到半空,感受着做夢一般的美好,感覺自己的十年暗戀終於得償所願。
所有以前暗戀的酸澀都在這一晚抵消。
直到最後,顧長夜抱着她,叫了另一個人的名字,她才猛然回過神。
阮虞被他帶上天堂,又狠狠地砸在地上。
她不知道自己最後是怎麼離開的。
坐在的士上,她痛得淚流滿面,也分不清是身體痛,還是心痛。
回到家,阮虞哭得昏天暗地,一把鼻涕一把淚地爬起來將顧長夜的微博取關,刪掉 QQ,拉黑電話。
就像是跟過去的自己做了一場漫長的告別。
用一晚上的奮不顧身和一晚上的頭破血流。
更可恨的是,一早起來,阮虞就發現了 QQ 群的消息。
他依舊是偶爾回答一句群里的消息。
那樣的風輕雲淡。
阮虞終於明白,這十年從頭到尾都是她一個人的兵荒馬亂。
後來關於他的事都是聽說的了。
閨蜜說他回了美國,20 歲他在美國取得碩士學位,21 歲他已經在華爾街找到了一份讓人羨慕的工作。
接下來就是留在美國結婚,生子,走上人生巔峰。
所以阮虞和他那一夜的荒唐,只不過是他和前女友分手後空窗期的消遣。
一切都在他的可控範圍內,他輕輕鉤鉤手指,她就湊了上去。
他的人生軌跡沒有一絲的改變。
他就是這樣的人啊。
聰明,睿智,有着超越同齡人的成熟。
哪怕他因為不斷跳級,比同級的人都小,高中那會兒他甚至比阮虞還小 3 歲。
面對班上前赴後繼的女生,他也是一直冷靜而理智的,通通將情書交給班主任處理。
對顧長夜來說,和她這樣的女生打交道,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所以,阮虞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對他如此迷戀。
也許是崇拜,也許是不甘,但不管是什麼,她都決定抽醒自己。
後來的日子,阮虞正常上班。
只是在某個夜深人靜的夜晚會想起他,想起他帶給自己的傷害,總算是徹底死了對他的念頭。
直到有一天,阮虞給表妹講奧數,她被初中的表妹奧數題難倒,忍不住發了個朋友圈求助。
一堆人在下面調侃,沒一個正經回答。
半夜她收到了一條微信。

《專屬特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