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重生之白衣書生
重生之白衣書生 連載中

重生之白衣書生

來源:google 作者:崖山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崖山 王倫

我只是宋朝梁山一過客,本想帶領兄弟安心生活,無意與誰為敵,只想富貴逍遙一生,看看漢家大好河山奈何爾等欺人太甚,非要置我等於死地拿我漢家兒女做牛做馬……區區蠻族也想入主我漢人天下,那我也只有問問漢家男兒可答應?漢家男兒回我,一區區蠻夷之族,斷無亡我華夏之理我當義武憤揚,跳梁者雖強必誅展開

《重生之白衣書生》章節試讀:

緊挨着八百里煙波的梁山泊邊上比較偏僻得地方,那裡四周都是高山,古木橫生,多條小河交匯,形成了一個湖泊叫石碣湖,湖邊有個村落叫石碣村,這這個石碣村住着幾十戶人家,由於擁有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湖裡魚蝦眾多,任由捕撈。生活在這裡的人們,只要勤快一些,倒也不缺吃穿的。

可是最近這裡的人總是愁眉苦臉的,只因那梁山泊被一夥強人佔領了後,就傳出話來,不準人去水泊中心打魚了,最近他們打漁都不敢去那水泊更深處,只敢在這村口石碣湖裡來回折騰,冬天漁獲本來就少,故而這肚子也越來越難填飽了。

這天石碣湖上有一艘陌生的小舟緩慢的行駛着,船上有五個大漢,其中一個在那撐船其他人有說有笑的好不熱鬧。仔細一看卻是王倫林沖跟朱貴幾人。

來到村口,就見到一位漢子在打理漁船,只見此人頭戴着一頂破頭巾,身穿一件舊衣服,這頭巾與衣服估計有些年限了。看着這樣的穿着,可見村子的貧困程度到了何種地步。來人把舟靠岸後,幾人就往那漢子的船走去,開口詢問道,漁家我們來想買點漁獲你這裡可有啊 !

那漢子頭也不抬悶聲悶氣的回道:「沒有」。

王倫上前看了看漁船,確實只有幾條小魚小蝦。然後抬頭打量起這位漢子,只見這漢子瞘兜臉兩眉豎起。胸前一帶蓋膽黃毛,臂膊像有千百斤氣力,眼睛射幾萬道寒光,雖然穿着寒酸了些,卻一點也不影響面相。王倫不由得暗嘆了一聲,真是一條好漢啊!開口問道「不知漢子大名」。

漁夫漢子脫口答道阮小二。

王倫一驚:「立地太歲」?

阮小二見來人說出立地太歲,知道是江湖中人就問道:「你等是何人,何故來此。看你後面那人面上刺字,你們是何方強人,來我石碣村有何目的。我們村可是窮的叮噹響!可沒有你們惦記的財物」。

王倫介紹到後面的是林沖,朱貴,我叫王倫。

阮小二一愣,盯着王倫說道:「梁山白衣秀士王倫」?

王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阮小七倒也不懼,繼續問道:「你等強人來我石碣村幹嘛」。

王倫:「特意來找你的,可方便換個地方說話」。

阮小七沒拒絕當先往村子裏走去。幾人跟在後面,王倫打量着村子,隨處可見的茅草屋,分散在村子各處,這村子看起來日子很好,整個村子沒見到一處像樣的房屋,到了一處茅屋前,領着幾人進去,屋子裡有二個婦人,正在縫補漁網,阮小二介紹到年長的婦人是母親,年輕些的是他媳婦,見有生人進來,二人忙放下手中的活,起身行了一禮。

王倫見老婦人行禮忙上前扶起說道:「婆婆折煞小的了。快些坐下,冒昧來訪也沒帶有禮物實在抱歉」。

說著看向朱貴,見朱貴沒明白意思,就上去踢了他一腳,輕聲說道銀子。朱貴這才恍然。忙從口袋裡掏出二錠銀子,自己上前學着王倫喊道:「婆婆不成敬意您一定要收下」。

婆婆還要推辭朱貴怕麻煩直接硬塞手上就走開了。

婆婆見人這麼客氣,活了這麼些年還從沒見過這麼大的銀錠,一時真不知道怎麼辦,這麼多銀子都可以再給自己找個兒媳婦了都,一想到可以解決老五的媳婦問題,老人一下子高興壞了,連忙喊著兒媳婦去準備吃食,要把家裡唯一一隻母雞宰了,要好好款待這個出手闊氣的客人。

阮小二,把這一切看在眼裡,也沒覺得什麼。母親年紀大了怎麼開心怎麼好。也沒覺得這樣就丟了自己的面子,本來就是鄉下老太太,一輩子不就為了兒女成家生活嗎?只是心裏有些嘀咕着這些人怎麼看也不像強人啊 !如此行事真是怪哉。幾人進了裡屋落座後。

王倫開口詢問道:「你二個弟弟不在家」?

阮小二:「他們在外玩鬧呢,我已叫人尋去了」。

話音剛落就聽外面已有響聲,只聽阮母說道:「老二回來了,家裡來了客人快進去見見。你哥哥在裏面招呼呢」。

外面漢子答應着說道:「娘我捉了一個老鱉中午燉了,你跟嫂子要好好補補。誒自從強人佔據梁山泊後,不好在過去了,靠水吃飯的兄弟們打不到大魚,勉強靠捕小魚賣錢度日。最近可是苦了老娘您跟我們一起吃苦」。

屋裡的王倫等人聽到這話有些尷尬,阮小二解釋道:「別聽小五瞎說,我們雖然不打得大魚了,也省了若干科差。捕捉到大魚還得被官府抽稅,我們也落不了多少好的」。

小五進了屋子見一屋子人有些驚訝,阮小二拉過兄弟介紹到這是我二弟,然後介紹起了屋子裡的人。阮小五一聽是梁山強人倒也不害怕只是不明白這些人怎麼會來自己家裡」。

阮小二繼續說道:「梁山上的人來找我是有事商量,你去把小七找回來。咱們兄弟一條心,他肯定又是在什麼地方賭錢不願意下桌,你去把他拉回來」。

阮小五聽到哥哥這樣說就對眾人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就往外走去。

王倫好奇地問道:「你們兄弟分別叫小二,小五,小七,是還有別的姐妹」?

阮小二應道:「就兄弟三人,我們家世代活在這個村子裏,都沒有讀過書,村子裏也沒有讀書的人,然後我們出生的時候,父母是靠着一個遊戲來給兒子取名的」。

原來阮家父母在孩子可以自己跑的時候就讓他們去湖裡淺水的地方抓魚,在規定的時間內,抓到幾條魚,就給他取名為小几。比如大兒子抓到了兩條魚,那麼就給這個兒子取名為阮小二,抓到了五條魚,就給這個兒子取名為阮小五」。

王倫笑道:「原來如此」。

心裏想到這個時代,老百姓非常窮苦,整日在地里刨食,還賺不了幾個錢,所以說很多老百姓不像後世這樣,會識字,懂文化。古時候的老百姓,大多數都是文盲,不認識字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古代老百姓給孩子取名字,往往不會取得多麼文雅,因為人家壓根兒不識字,沒文化啊!

阮氏三雄雖然名氣大,但其實他們就是當時的漁民,靠打魚為生,所以他們家也是窮苦老百姓,他們的父母根本不可能識字,他們是完全有可能以自己的姓氏加數字的形式來給孩子取名,所以說阮小二、阮小五這種名字,就是因為阮家父母不識字,沒文化,取不到更好的名字了,這也是一種為生活所迫的表現。

這時候院子里再次響起聲響,人還沒進門,只聽一人大聲喊道娘我回來了。接着阮小五跟那人就一起走了進來。

只見此人長相就有些恐怖,疙瘩臉橫生怪肉,玲瓏眼突出雙睛。腮邊長短淡黃須,身上交加烏黑點。渾如生鐵打成,疑是頑銅鑄就。世上降生真五道,村中喚作活閻羅。

其實阮小七是個很洒脫的人,他不愛玩心眼,也沒有心眼。因此一直仇視那些喜歡玩心眼的人。阮小七天生喜歡自由,嚮往那種無憂無慮的生活。可能因為他是阮小七,上面有兩個哥哥,他是父母眼中的寶貝,是兄弟眼中的好弟弟。小時候儘管家裡窮,但是一家人對阮小七畢竟寵溺得太狠,因此阮小七養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重生之白衣書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