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雲萱葉臻80374289
雲萱葉臻80374289 連載中

雲萱葉臻80374289

來源:外網 作者:雲萱葉臻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雲萱葉臻 歷史軍事

一聲春雷乍響,劃破了長夜寂靜。也驚醒了陷在噩夢中的雲卿,她驚坐起身,本能的望向了窗邊。那處,夜凌還在打坐,也唯有這時,她才能肆意流露愛戀。這是她的夫君,雲國的國師,她心心念念的男人。有他在,夢中的那些魑魅魍魎好像都不可怕了。雲卿偷偷下床,小心翼翼走到他身邊,伸出手指隔空描繪他俊朗若仙的輪廓。好想真的觸碰他……...展開

《雲萱葉臻80374289》章節試讀: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雲萱葉臻80374289》講述的雲萱葉臻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納妾,自己該怎麼和夜凌開口?雲卿深吸一口氣,慢慢走到書房,剛要抬手敲門。卻聽裏面傳來一問:「師兄,你下凝就要回師門,你這個妻子要一起帶回嗎?」抬起的手僵在半空,雲卿下意識的屏住呼吸。良久,才聽到夜凌淡漠一句:「沒必要。」... 雲卿聞言朝女子望去,頓時驚住。 這女子的眉眼分明和她一模一樣。 寒冬分明已過,雲卿卻感覺有一陣刺骨的涼意自腳底升起。 夜凌,真的是因為所謂的天命才娶她嗎? 雲卿想問,卻被雲衣女子截斷了話:「六公主,我是嶺南先生之女季靈芝,亦是夜凌師兄的小師妹,此番前來是為除惡,我借走師兄一會你應當沒意見吧?」 雲卿攥緊袖帕,她能有什麼意見? 夜凌去哪兒,從來不會同她說,甚至他做了什麼,她都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與其說自己是他的妻,還不如說她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旁人。 雲卿站在殿前,親耳聽着夜凌對季靈芝的關切叮囑。 「你這次下山師父知道嗎?惡人的習性可摸清了?等會不要莽撞,撐不住就跑,安危最重要……」 愛一個人是怎樣,不愛一個人是怎樣? 原來,如此分明。 直至兩人走遠,雲卿才渾渾噩噩的走出瞭望殿。 她明雲,縱使再心酸,也只能獨自一人去皇宮。 天上太陽晃得人眼暈。 茫然失魂間,蠱毒驟然發作,喉嚨的腥甜止不住奔涌,雲卿望着帕子上的血,壓抑許久的酸澀在這瞬間湧出。 望向瞭望殿的高塔,她忍不住低喃:「夫君,我疼……」 可這聲最終還是消散在寂靜中,無人回應。 這時,急促腳步聲響起,一宮人上前傳話,說是皇后等待多時。 雲卿藏好血帕,跟隨前往。 椒房殿內。 皇后看着坐在椅子上垂眸不語的雲卿,淡淡說:「小六,你嫁給國師已然三載,至今沒有子嗣,你父皇很是憂心。」 雲卿鼻尖一澀,她從未和夜凌有過肌膚之親,如何能有孩子? 皇后又言:「國師乃百年難遇的天才,他的血脈必然出色,且他不日就要回嶺南,雲國豈能就這樣放他離開?」 雲卿猛然抬頭,夜凌要走? 可還不等她詢問,就見皇后招出三位窈窕絕倫的女子:「既然你生不出,那本宮就找人幫你,小六,雲國必須留下國師血脈,這是聖旨!」 這最後一句,像是巨石壓在心頭。 雲卿不知自己是怎麼走出宮門的,看着國師府的門匾,她竟有些不敢進。 納妾,自己該怎麼和夜凌開口? 雲卿深吸一口氣,慢慢走到書房,剛要抬手敲門。 卻聽裏面傳來一問:「師兄,你下凝就要回師門,你這個妻子要一起帶回嗎?」 抬起的手僵在半空,雲卿下意識的屏住呼吸。 良久,才聽到夜凌淡漠一句:「沒必要。」 好一個沒必要。 夜凌總是這樣,不經意間就能摧毀她的貪戀。 心彷彿被削掉了一半,雲卿疼得扶着柱子才堪堪站穩。 從始至終,只有她把這三年當了真。 真是狼狽。 雲卿想離開,還未轉身,書房門卻被打開。 夜凌沒想到會在這兒看見她,臉色一凝:「找我何事?」 雲卿看着他身邊泰然處之的季靈芝,一時間竟有種自己才是客人的荒謬感。 將心裏那些苦楚盡數壓下,她極力維持着端莊:「父皇有旨,我想與你單獨說。」 夜凌遲疑了一會兒,終究沒拒絕。

《雲萱葉臻80374289》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