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月色溶溶與風清
月色溶溶與風清 連載中

月色溶溶與風清

來源:google 作者:布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芯 蒼白

松月夜深愛過一個人,為了他不惜放棄所有,在爹爹去世之後才發現,原來他愛的另有其人……展開

《月色溶溶與風清》章節試讀:

「不……這不可能……我要,我要找王爺!」
松月夜只感覺一陣天翻地覆,明明就昨晚她才和王爺親密無間,今天他就要和陳白芯成親了,陳白芯還說他們才是兩情相悅,是自己拆散了兩人?
她要去見風權清,可才剛爬起來,陳白芯就狠狠扇了松月夜一巴掌,把她又扇倒了。
她陳白芯如今是王妃,以前見松月夜都要恭恭敬敬行禮,現在這一巴掌打得她是極為出氣!
「陳白芯!你白眼狼,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家小姐!」綠絡被壓着動彈不得,急得不行。
陳白芯厭惡掃過去,對幾個下手使眼色。
「區區一個下人,敢對王妃不敬,拉下去教訓教訓。」
「我是松府的嫡小姐,誰敢動!」
松月夜及時疼得身體發虛,見綠絡有危險也趕緊出聲。
綠絡跟了她好多年,來這王府之後,王府的傭人對她不是那般上心,也只有綠絡還盡心儘力的服侍着她了。
她不知道如今是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陳白芯會突然一躍成王妃,但她也絕對要保住綠絡。
誰知道,陳白芯突然開心的笑了起來,走過去腳狠狠踩在松月夜手上,並用力碾壓着如同碾壓螻蟻一般,她面上帶着濃濃的譏諷。
「松府嫡小姐?姐姐怕是還不知道,松大將軍已於前日戰死沙場!如今啊……松府大亂,掌權者早已另有其人。」
轟——
戰死沙場四個字,如天雷一道劈在了松月夜腦中,她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
「昨晚王爺收到消息,今天便立我為妃。而你,沒了大將軍的庇護又算得了什麼?」陳白芯語氣滿是嘲弄。
松月夜手上青筋暴起,艱難站起來攥緊了陳白芯大紅的嫁衣,雙眸通紅:「你騙人!我爹爹怎麼可能死了!」
他明明還說了,等回來就要為她主持婚禮,所以她和風權清的封妃典禮才拖到現在的!
昨晚收到消息?昨晚風權清不是還和在一起嗎,他怎麼能轉眼就娶陳白芯呢,「你騙我的,你絕對是騙我的!」
陳白芯抓住她的手,突然冷冷勾唇一笑。
接着,猛地扯開然後自己往後跌倒在地,柔弱哭着:「姐姐,對不起我不該過來的,求求你別生白芯的氣了……」
松月夜還沒反應過來她這舉動時,肩膀突然被大力鉗住,給推得撞向一盤盆栽上,額頭當即撞出血跡來了。
松月夜一愣,抬眼就看到了風權清穿着一襲喜服,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俊雅的面容上,滿是着急又溫柔的神色,那是松月夜從來沒有見過的。
「白芯,你怎麼樣了,傷着哪兒了。」
「王爺,我沒事,只是姐姐明知道我懷孕了,卻還推我,還好孩子沒事,不然白芯絕對要傷心死了。」
陳白芯柔弱倒在風權清懷裡,委屈說著。
「我……權清,我沒有。」松月夜看着親密的兩人,喃喃道着,心裏卻一片亂麻。
難道,陳白芯剛剛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
這兩人,才是兩情相悅的,而自己……什麼都不是,爹爹還戰死沙場了?
松月夜只覺得身體越來越冷。
眼前也一片發黑真想就此昏過去。
誰知,就在下一秒,一個重重的巴掌掃了過來。

《月色溶溶與風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