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誘她
誘她 連載中

誘她

來源:外網 作者:南枝霍寒洲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南枝霍寒洲 玄幻魔法

南枝再見傅寒州,是在男朋友的聚會上。她跟他源於荒唐,忠於臣服。成年人的遊戲,雙雙博弈,黑紅遊戲,無人生還。展開

《誘她》章節試讀:

所有人的目光幾乎都落在了南枝身上,驚詫她什麼時候搭上的傅寒州?
聽這語氣,好像關係不一般。
南枝也是一頭霧水,在打江澈之前,只是想撒氣,她連後果都預想好了,大不了跟他魚死網破,誰也別想過,但她沒想到傅寒州會來,也不知道剛才那句話他聽到沒有。
傅寒州的目光已經對上了她的視線,南枝難得有些尷尬得不知道把眼睛放在哪。
「還要我親自去逮你?」
這要還看不出三個人之間的關係,包廂里的人都白活了。
難怪這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在江澈的地盤打他,原來是仗着傅寒州,只是不知道是一日情,還是日日情了。
今日恐怕不好收場。
陸星辭勾唇一笑,「過去坐吧,這有我們呢。」
這已經算表明立場了。
南枝深呼吸一口氣,再也不看江澈,徑自朝着傅寒州走去,隨後在他身邊坐下。
風水輪流轉,剛才還被當成猴圍觀調笑的女人,現在坐在主位上,來看着他們,有人想套近乎,可看看眼下這情形,哪裡是說話的時候。
剛一坐下,傅寒州身上那股清冽的冷木香氣就傳了過來,她瞬間綳直了脊背。
陸星辭瞥了一眼站在旁邊的一群人,找了個地方坐下道:「都愣着幹什麼,剛才不是玩得很開心么,坐吧。」
江澈還怔怔站着,剛才被南枝抓了好幾下,又被潑了一身的酒,當著眾人的面丟了臉,這口氣他怎麼可能咽的下去。
要不是傅寒州突然冒出來,他現在已經摁着南枝扒光了這婆娘的衣服,好好出一口惡氣。
現在這情形,可沒人去管江澈了,一群人愣是看着傅寒州的臉色,當江澈不存在。
音樂聲被侍應生摁下,該嗨得繼續嗨,總不能讓場子冷了,不然今晚誰也別想好過。
陸星辭玩味得目光落在南枝身上,他就說這個女人不簡單,能讓傅大少趕過來的頭一號人物,但顯然人家不領情啊,嘖嘖嘖。
也許是周圍有人開始說話了,南枝微微呼出一口氣。
「膽子很大,這種地方,也敢一個人來。」男人的呼吸突然噴在她耳後,南枝渾身顫慄,他什麼時候靠這麼近的。
傅寒州這樣宣誓主權的舉動,無異於對外宣稱,南枝這個女人,現在歸他,至少今晚是這樣。
江澈的眼睛都紅了,「寒州哥,為了個女人,你是連兄弟都不要做了?」
包廂里又是一靜,簡直是修羅場。
往日里都是一塊出來玩的,但大家都清楚,能跟傅寒州稱兄道弟的,除了在場的陸星辭,還有帝都那幾位,他們都沒資格。
有人給江澈使眼色,可現在這個節骨眼,他要是退了,這麼放過南枝,那往後連頭都別想抬起來。
傅寒州連看都沒看江澈,倒是江澈的朋友站起來,「差不多得了,你想得罪傅寒州么,走吧。」
江澈一把將人甩開,走上前去就想把南枝拽出來。
有幾個女公關已經尖叫出聲了,南枝身子緊繃,下一瞬直接被一雙鐵臂攏入懷中,傅寒州鏡片在燈光下一閃,身後訓練有素的保鏢上前就將江澈拖拽到了一旁。
「傅寒州!!」江澈嘶吼着,還想要衝上來,可惜也只能在原地撲騰。
「我又幫了你一次,這次,你拿什麼還。」男人低啞的聲音刮過耳廓,南枝對上了他的視線,要不是現在場合不合適,他確定自己會吻下去。
南枝手握成了拳頭,傅寒州話語里暗示性的意味太強烈,但她不明白,為什麼又是她?
陸星辭在旁邊冷眼瞧着,並沒有打算插手,見事情大條,有人站起來道:「傅少,陸少,我公司還有急事,先走了。」
見傅寒州沒反應,一個個都起來要走。
「走什麼?」
全部人的腳步頓住,傅寒州點了根煙,看着他們道:「點了這麼多好酒,不喝浪費了。」
「是是是,我們喝完,絕不浪費,今日的錢也算我們身上了。」
南枝此刻無暇顧及這些人過來敬酒,因為傅寒州的手掌又落在了她的腰上,正在摩挲那一層薄薄的布料。
都是成年人,這樣的明示她在裝傻,可就沒意思了。
「沒想到你這麼滿意,不過這種話,以後還是別再外人面前提起了。」
「轟!――」得一聲,南枝覺得自己腦子裡名為理智的那根線徹底炸了。
「我剛才是瞎說的。」
男人的眸光瞬間沉了下來,「瞎說?」
南枝一怔,差點咬到舌頭,「也不是那個意思。」
「這七天,有沒有想過我?」傅寒州沒繼續剛才的話題,到底是不是瞎說,他會讓她證明給自己看。
南枝沒回答,她哪有空想?再說了,沒聽過哪個P友結束了,還天天念叨的,又不可能有什麼下文。
「我想了,你叫得……很好聽。」
南枝覺得這個男人真是可以,明明一句話,愣是被他說的色氣滿滿。
「傅總,我記得財經雜誌上對你的評價,說這句話,我覺得人設有點崩了。」
「我要人設幹什麼。」傅寒州輕嗤一笑,那些報告都是瞎編了,他連接受採訪都嫌浪費時間。
也只有這傻女人信,沒有男人會在調情的時候正經,他也不例外。
兩人旁若無人的咬耳朵,落在江澈眼裡,那是早就開始的姦情!指不定他們背着他,在聚會的各個角落裡,早就開始了,愣是把他當活王八。
「南枝!你這個賤人。」
「砰――」煙灰缸順手就被砸了出去,直接將江澈砸了個頭破血流,傅寒州收回手,手上的青筋還在手背上凸起,因為動作而露出一截手腕,上面的腕錶曾經落在她的身上,冷得她發抖,最後他的吻輕柔得讓她逐漸放鬆。
那一晚的記憶席捲而來,南枝竟覺得自己對傅寒州,其實也是有渴望的,並沒有自己想的那樣,只把他當做一個意外。
「看來我是給你臉了,聯繫江斌,讓他把他兒子帶回去。」傅寒州說完,他身邊的人立刻去辦事。
包廂內如今只剩下他們兩個。
「你的答案呢?」

《誘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