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誘餌
誘餌 連載中

誘餌

來源:google 作者:玉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楨 現代言情 陳崇州

沈楨和陳崇州原本是兩個世界的人遇到他時,她正陷在一段不幸的騙婚里狼狽掙扎而陳崇州神聖不可侵犯,卻陰差陽錯淪為她的誘餌直到後來沈楨才知道,他從來不是誘餌,他是她感情的救贖,亦是原罪展開

《誘餌》章節試讀:

沈楨接到周海喬的電話時,正在準備結婚一周年的燭光晚餐。
周海喬是一家傳媒公司的副總,年薪加分紅170萬,別看他如今事業有成,沈楨認識他的時候,他剛被前女友甩了,整天喝酒喝到胃出血,局外人嘲笑他為一個撈女要死要活,唯獨沈楨覺得他深情又長情。
閨蜜喬麗說他是用新戀情療傷,沈楨是葯,傷痊癒了,葯也就不喝了。可沈楨從沒像着迷他那樣迷過一個男人,非要在他身上賭一把。
按說血氣方剛的年紀,周海喬卻性冷淡,如果沈楨不主動,他連手都不牽。結婚後他幾乎夜夜加班,只每個月15號固定同房,也是躺一張床上各睡各的,沈楨至今仍是黃花姑娘。
365天獨守空房,沒需求是假的,沈楨嘗試過角色扮演撩撥周海喬,清純的空姐,冷艷的御姐,他照樣不為所動。
逼不得已之下,沈楨開始暗中調查他,還真查出問題了。
周海喬的網購清單有上百件情-趣用品,用戶名是「資深VIP周先生」,更讓沈楨大跌眼鏡是,周海喬已經是各大計生品牌爭搶的帶貨網紅,微博十幾萬粉絲,還和女模特拍過廣告,他推薦的款式銷量好得驚人。
這些東西他從未帶回家,沈楨查詢了收貨地址,全部郵寄到公司了。
辦公室戀情?
周海喬混到今天不易,他不會冒險吃窩邊草,上下級醜聞可以斷送他的前程。
沈楨將目標轉移到他上下班開的奧迪A8,果然在副駕駛車墊下撿到女人的**,她直接攤牌,周海喬臉色一變,「你查我?」
沈楨問,「是會所里的招待,還是女客戶。」
周海喬嘴硬,「那是我給你買的,忘了拿上樓。」
沈楨亮明了付款記錄,證據確鑿,周海喬不狡辯了,抱頭跪在她腳下,「我有病…小楨,我那方面不行,我不敢坦白…我想盡了辦法,花了幾十萬,什麼葯都吃了,根本沒效果,我一直逃避你,我怕你嫌棄。」
沈楨被真相震撼得說不出話,周海喬經常有飯局,偶爾沒把持住,開個小差,她不是不能原諒,可他有病。
起不來,這相當於他不是個完整男人了。
可沈楨的印象中,周海喬有過反應,並非「一蔫兒到底」,她懷疑他是心理障礙,被前女友綠出陰影了。
「你不是有衝動嗎?」
周海喬低着頭,「幾秒就痿了。」
他捂着臉痛哭流涕,哭得沈楨心軟了,她生氣周海喬騙婚,更可憐他,萬一這事傳開,不僅他沒臉在公司待了,自己也難堪。
沈楨最終沒提離婚,周海喬承諾去看男科,治療了幾個月,沈楨也替他瞞了幾個月。
而這通電話,徹底揭開了一個丈夫的彌天大謊。
「你老公在洗澡。」那邊是一個女人。
沈楨愣住,「你是誰?」
女人笑着說,「剛才在辦公室的沙發上,你丈夫很盡興,他喜歡我穿粉色的短裙,他還告訴我,他沒碰過你,早晚要和你離婚。」
電話里突然傳來周海喬的聲音,「寶貝,沈楨起疑心了,我不能買那些東西了。」
女人嬌滴滴笑,「那我買呀?」
周海喬說,「多買點,放在我抽屜里。」
女人笑得更得意,掛了電話。
沈楨如遭雷劈,她的直覺沒錯,周海喬真有外遇了。一個正常男人怎麼會失戀就導致身子殘廢,是她太相信他了。
周海喬把小三藏得很深,絕不是簡單玩玩,大概率動了真心。
晚上周海喬回家,沈楨發現他換了一條褲子,早晨出門是灰色的,這會兒是米色。
她還沒問,周海喬主動解釋,「助理倒咖啡弄**褲子,我在公司樓下的超市挑了這條新的。」
沈楨接過他的公文包,「小票呢?」
周海喬不慌不忙,「百十塊錢的褲子,沒開票。」
他的行頭全是沈楨置辦的,這牌子的男裝起碼上千,周海喬不識貨,證明不是他買的,是女人送的。
沈楨沒戳破,她若無其事放好包,「洗洗還能穿,那條挺貴的。」
「扔了,太臟。」周海喬岔開話題,指着餐桌上的牛排和紅酒,「什麼日子,搞得這麼隆重。」
沈楨直勾勾盯着他,「5月27,你說是什麼日子。」
527,諧音是我愛妻,周海喬特意選擇這天去民政局登記。都說男人天生是演員,遊走在兩個女人之間的男人更是影帝級別,愛與不愛,他自己分得清,只要他肯演,女人永遠分不清。
周海喬一臉歉意走過來,「最近太忙了,明天我去商場買禮物補上。」
出於愧疚,當晚他睡在了主卧。
沈楨想起女人電話里的挑釁,翻來覆去睡不着,她眼前反覆出現周海喬和一個女人赤身**的畫面,最可笑是她完全想像不出周海喬沉浸在溫柔鄉的模樣,沈楨壓根沒見過。
她冒出一個念頭,整個人軟綿綿貼上周海喬,「老公,咱們試試嗎?」
周海喬推脫太累,沈楨不罷休,非讓他去洗個澡,他被磨得不耐煩了,剛進浴室,沈楨立刻打開他手機,通話次數最多的是一個備註叫HY的人。
HY,何婭。
沈楨全身的汗毛孔都立起來了。
何婭是周海喬的初戀,他們談了八年,分手是因為何婭變心了,愛上了一個高富帥海歸。沈楨以為周海喬結了婚肯定放下了,沒有男人能接受女人劈腿,愛越深,恨越深。
她低估了何婭的殺傷力,沈楨不確定是何婭回頭勾搭周海喬,還是周海喬犯賤當舔狗。
她翻出轉賬記錄,從去年5月到現在,周海喬一共給了何婭87萬,每次1萬到10萬不等。
初次轉賬是領證的前一天,所以周海喬一邊和自己結婚,一邊養着何婭,那時他們便舊情復燃了。
沈楨越翻越崩潰,情人節的凌晨,他轉給何婭9萬9,留言是:寶貝昨晚累到了,買個包。
沈楨最奢侈的一個香奈兒才6萬多,平時不捨得用,和富太太聚會帶出去撐場面,周海喬倒是大手筆。
浴室水聲此時停了,沈楨裝作什麼沒發生,將手機放回原處。
有裂痕的婚姻就像一根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除了夫妻生活不和諧,周海喬事業風光,外形陽剛,他的「無能」也是偽裝,沈楨想挽回這段婚姻,而不是破罐破摔,把自己的丈夫拱手相讓。
周海喬出來的第一時間拿起手機檢查,這一幕在沈楨眼裡,坐實了他做賊心虛。
他檢查完,壓在枕頭底下,關了燈,沈楨挨過去,撫摸周海喬的後背,「要不吃一粒葯?」
他僵硬背對她,「小楨,我一點那個**都沒有。」
沈楨在黑暗中開口,「那你想要孩子嗎?你爸媽催我生,我壓力很大。」
周海喬沉默許久,轉身抱住她,「我治療情況不太好,暫時不能讓你懷孕。」
沈楨心涼得厲害,「人工試管呢?」
周海喬情緒有些煩躁,閉上眼打發,「以後再說吧。」
第二天他中午才去上班,沈楨開車跟在後面,親眼目睹周海喬走進一家珠寶專賣店,又在附近的星巴克接了一個女人。
是何婭,她打扮很時髦,比三年前成熟不少,舉手投足像個高段位的狐狸精。
她輕車熟路坐上副駕駛,用嘴給周海喬餵食蛋糕,到達公司後,又光明正大挽着他的胳膊進電梯,電梯停在9樓,周海喬的辦公室也在9樓。
前台死活不讓沈楨跟上去,等她脫身追到9樓,辦公室早已空無一人,不過沙發還熱乎的,粘着女人的長髮和香水味。
沈楨又找了一圈,在辦公桌看到了何婭的人事檔案,是總經理秘書的聘用合同。
看來那位高質量海歸沒要她,她又打起周海喬的主意,盤算上位當周太太。
周海喬為人處世挺高傲的,對於做女人的備胎是深惡痛絕,卻心甘情願栽在何婭手裡兩次,可見她手腕之高。
沈楨翻得起勁,周海喬在這時推門進來,「前台說你來了。」
他臉上的餘韻未消,走路腳底也發飄,顯然那場大戰體力虛脫了。
沈楨看着周海喬,「你幹什麼去了?」
他氣定神閑鬆了松領帶,「去粥鋪了,胃疼的老毛病犯了。」
沒等沈楨再問什麼,周海喬說自己在酒店訂了一間豪華套房,帶她去一趟。
他確實花了大心思,房間里鋪了一地的玫瑰花瓣,還點着香薰蠟燭,氣氛形容不出的溫馨動人。
沈楨一時猜不透周海喬的意圖,他端起兩杯葡萄酒,一杯遞給沈楨,一杯自己幹了,深情款款發誓,「老婆,我欠你太多了,往後我好好補償你,我一輩子對你好。」
緊接着他打開一個長方形絨盒,是沈楨一直心儀的一款項鏈。
原來周海喬進那家店是給自己買禮物。
除了結婚時的鑽戒,他再沒送過禮物,周海喬今天太反常了,連她過生日都在公司加班的男人,竟然玩了一把浪漫。
最關鍵他和別的女人剛完事,馬不停蹄來扮演好丈夫,沈楨有疑惑,又不願歪曲了周海喬難得的用心。
稀里糊塗喝了幾杯,周海喬輕輕攬住沈楨的肩膀,「我臨時有會議,你在酒店等我,我儘快處理完趕回陪你,千萬別亂動。」
周海喬抓起一旁的西裝,揚長而去。
他走後不久,沈楨感覺不對勁了,骨頭裡又麻又癢,身體像着了火,燥熱得要命。
葡萄酒不至於這麼上頭,更像是特殊的葯勁兒,沈楨神志不清的時候,包里的電話響了,來顯是李娜。
她是周海喬的助理,沈楨親自從一所五百強企業高薪挖過來的,周海喬能爬到副總的職位,沈楨在背後出了很多力,這也是他的首要顧慮,真的鬧離婚,分割財產他不佔優勢。
李娜告訴沈楨有一段關於周總的錄音,她問什麼錄音,李娜說聽了就知道。
很快沈楨收到一段3分鐘的音頻,只聽完1分半,手機沒電自動關機了。
是周海喬與何婭的對話。
「婚後財產有沈楨的一半,不能撕破臉,必須智取。」
「你該不會不打算離婚了,找借口敷衍我吧?」
「寶貝,天地良心,我做夢都想娶你,可我更想兩全其美。讓沈楨也出軌,我捏住她的把柄去法院告她,到時她凈身出戶,我就能獨吞財產。」
「沈楨那麼愛你,她能出軌?」
「寶貝,我餵飽了你,她可**着,我在酒里加了佐料,她不和男人睡,活活難受死。」

《誘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