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齊宥 連載中

葉珍珍齊宥

來源:外網 作者:王爺獨寵俏丫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爺獨寵俏丫頭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 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 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 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葉珍珍齊宥》章節試讀:

他們二人都不是獨自一人前來的,而是奉了皇帝的旨意,帶着手底下的人一塊來的。 今日這皇家獵場的安全,由他二人負責。 葉珍珍和齊宥到了之後,頓時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因為最近這幾日,京城裡流言蜚語不斷,所有人都知道葉珍珍和惜妃長得很像,自然想一睹芳容。 如今一個個眼巴巴的盯着她瞧,就想知道她和惜妃長得到底有多像。 齊宥既然大搖大擺的帶着葉珍珍出來了,就不怕旁人說什麼。 不過,那些女人們盯着自家珍珍瞧也就罷了,那些男人瞧個什麼勁兒? 齊宥真恨不得衝過去,一個踹兩腳。 「五弟,你怎麼帶着葉側妃一塊出來了?葉側妃有孕在身,實在不宜出門。」大公主轉過頭望着齊宥這邊,大聲問道。 所有的亭子其實都是相連的,但兩個亭子之間還是有一點距離。 大公主說話想讓齊宥聽見,自然要提高聲音。 可她這麼一說,旁邊的人也能聽見了。 「長姐放心,我問過太醫了,太醫說了,有孕之人出來走走是好事兒,她胎像了很好,出來走動並不礙事。」齊宥笑道。 「既然太醫都說沒事兒了,那長姐我也放心了。」大公主說到此,突然笑道:「不過,你有兩位側妃,只帶一位出來,有些厚此薄彼哦。」 她看似在開玩笑,齊宥卻知道其居心不良。 他們姐弟二人原本關係不錯,可因為陳妍光的緣故,還是有了芥蒂。 當然了,他這位長姐如今故意給他使絆子,未必是因為陳妍光了。 或許是要為廢太子那個尚未出生的孩子鋪路呢。 「長姐說笑了,弟弟我能娶姜家的嫡女做側妃,榮幸之至,又豈會厚此薄彼呢?弟弟今日本來是想帶着姜側妃一塊出門的,只可惜她身子不適,留在府里休養了,着實遺憾,只能等下次沐休再帶着她一塊出來了。」齊宥笑道。 姜家今日也有子弟前來赴會,並不是姜如錦的親兄弟,是她的堂兄,姜家如今費盡心力培養之人,是姜家未來的繼承者,名叫姜宏。 「敢問王爺,姜側妃是哪裡不適?可要緊?」姜宏連忙站起身問道。 眾目睽睽之下,他這個問題其實很失禮。 可姜如錦是姜家最得寵的小姐,所有人都把她捧在手心裏。 如今她嫁的人又是齊宥。 姜家有意想扶齊宥上位,自然更加重視姜如錦,聽說她病了,姜宏下意識便想問個清楚。 「只是小病,並不要緊,本王已經派人去請太醫了,到時候會讓人送信回姜家。」齊宥不冷不熱道。 「是。」姜宏聞言連忙應了一聲,也不敢多言了。 因為他已經意識到自己方才有些魯莽了。 「今日本王請爾等來赴會,除了蹴鞠外,下午還有狩獵,獵到的獵物便是咱們晚宴的食材。」齊宥說到此突然高聲道:「父皇說了,只要咱們獵到了好的食材,父皇晚些時候便駕臨這皇家獵場,與眾人一塊兒用晚膳。」 眾人原本還在猜測,猜測齊宥叫大家過來赴會,到底只是為了消遣消遣,還是有其他的目的呢? 有些人並不願意來,比如三皇子、大公主。 只是同為皇家子弟,拒絕的話會讓外人看笑話不說,還會讓人以為他們和齊宥不和。 所以才硬着頭皮來了。 特別是三皇子齊澈。 他原本只是想隨便做做就走人,如今聽說自家父皇可能會來,心裏頓時有些激動。 「王爺,父皇居然要駕臨此處,還真是給老五面子呢。」三王妃孫氏壓低聲音說道。 齊澈一開始還有些興奮,心想着,若自己今日在這立場上表現得好,父皇來了之後指不定還會嘉獎一番呢。 如今聽了自家王妃的話,頓時笑不出來了。 「今日若是王爺舉辦這場盛會,皇上會來嗎?」孫氏有些忍不住,低聲說道。 齊澈聞言沉默了。 父皇會來嗎? 父皇只會罵他不務正業,帶着兄弟姐妹們胡鬧。 這皇家獵場,每年三月蹴鞠,九月狩獵。 除此之外,平日里很少有人來。 今日是五月的最後一天,天氣很炎熱,不適合蹴鞠,也不適合狩獵。 可老五偏偏要在今日蹴鞠狩獵。 自家父皇不僅准了,還極有可能駕臨,果真是偏心老五啊。 「罷了,既然父皇要來,王爺等會還是親自下場吧。」孫氏壓低聲音道。 齊澈聞言點了點頭。 沒過多久,齊宥便下場了。 原本打算隨便敷衍一下的眾人,也都爭先下場,包括大公主的駙馬陳翰雲。 齊宥、齊鈺帶着陸承睿等人為一隊,齊澈、陳翰雲帶着陳浩煒、唐忠寧等人為一隊,很快便在蹴鞠場上沖了起來。 「早知道父皇會駕臨,五姐姐也該讓你的駙馬爺一塊來赴會才是。」六公主望着身邊的五公主,笑着說道。 「夫君他不擅騎射,來了也不會下場。」五公主說到此,擠出了一絲笑容道:「他今天實在有事走不開,我也正覺得遺憾呢。」 「五姐夫到底有什麼要緊的事走不開?」六公主說到此,笑道:「從前我聽父皇說,五姐夫並非讀書之才,方才五姐姐又說他不善騎射,那他到底會什麼?」 五公主聽了之後臉色有些蒼白,想說些什麼,最終也沒有開口。 六公主見了之後,嘴角滿是冷意。 五這五姐姐,從前還沒有嫁人的時候,倒是還敢和她爭鋒,如今倒是沒有這個本錢了。 她以後要嫁的人,比五姐姐家的那個廢物強多了。 六公主想到此,連忙在那些奔跑的身影里尋找唐忠寧,找到之後,便一直盯着他,臉上滿是笑容。 一旁的七公主知道自己是個冒牌貨,所以在這些正牌公主們面前,一向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過,她的視線也落在了場中那些奔跑的身影上。 她年紀不小了,最多再在宮裡留兩年就該嫁人了。 在場的這些人,除了皇家子弟他不能嫁之外,其他的只要沒有成親,那她都能選。 與其以後選別人剩下的,還不如先挑一個。 和他們相比,葉珍珍眼裡只有自家王爺一個,她的視線一直追逐着齊宥的身影,連眼睛都快捨不得眨一下了。 蹴鞠場上的齊宥,瞧這瀟洒無比,比起四周的眾人都要亮眼很多,特別是他連入兩球之後,四周的神鋒衛和金吾衛們都忍不住大聲喝彩起來。

《葉珍珍齊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