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連載中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都市言情

她來自中醫世家,穿越在成親夜,次日就被他丟去深山老林。 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醫。 四年里他出征在外,聲名鵲起,卻帶回一個女子。 四年後,他讓人送她一張和離書。 「和離書給她,讓她不用回來了。」 不想她攜子歸來,找他分家產。 他說:「讓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離。」 「不稀罕,我只要家產」 「我不立側妃不納妾。」 她說:「和離吧,記得多分我家產」 他大怒:「你閉嘴,我們之間只有死離,沒有和離。」展開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李映月氣得咬牙切齒。
她一個成年的公主,其實也是可以不住宮內的,她完全可以以寡居的身份讓她的父皇為她在宮外建府。
但現在情況特殊,母后不知所蹤,宮中妖女當道,她可不能離開皇宮。
否則,就只能任由那南蠻子女人稱霸後宮了。
……
夜裡葉婉兮同李夜璟說了白天的事,景夫人是真的快不行了,而且她自己也不想活了。
不管是身體上的疼痛,還是心裏的失望,還有對英國公的愧疚,都讓她難以支撐下去。
另外,父皇突然將她叫進宮裡去,警告她不準再去景家給人治病。
她雖然勸了幾句,覺得父皇這麼做不太好,會有損他的仁君之名。
但是最終父皇並沒有鬆口,同意她的意見,所以不管景夫人能不能治好她都不能再去了。
這個時代就是這樣,君主的命令就是法律,沒有道理可言,沒有情面可講。
萬一他叫真呢?
最後,她着重說了君上最後對她說的那些話。
「父皇誇獎我了,說我不給你拖後腿了,將來還要做你的賢內助呢。」
李夜璟:「……」
「他怎麼說的?」
「就是這麼說的呀,就是笑得有點兒瘮人。」
李夜璟眯了眯眼兒,「幹嘛要說笑得有點兒瘮人?」
葉婉兮眨巴着眼睛,「我就實話實話嘛,儘可能的還原當時的場景。」
「哼,跟我還賣關子?好好說話,你覺得他那話是什麼意思?」
葉婉兮深吸一口氣,作為一個兒媳婦,在老公面前說他爹的不好顯然不太厚道,挑撥關係更是不好。
可是,那種強烈的不安感,讓葉婉兮這一個下午做事都心不在焉的,腦子想了許多。
她其實也拿不準自己想的東西對是不對,如果是對的,那君上就太可怕了。
「我覺得,父皇當年一直贊同你我的親事,沒那麼簡單,不光是因為那是母妃所願。」
「什麼意思?」
葉婉兮回想原主的記憶,道:「我記得她小時候在母妃宮中玩耍,有一回與宮女玩捉迷藏的遊戲,她躲在了母妃的柜子里。後來父皇來了,他們聊天,聊起了那年宮變的事,也說起了這門親事。」
「說起了這門親事?」李夜璟心裏想到些什麼,急問:「父皇怎麼說的?」
「他說要不是涼國公的夫人與母妃換了衣服,死的可就是母妃了,說應該懂得感恩,好好照顧婉兮。嫁到別家不放心,得娶回到自家才放心呢,母妃也贊同。後來,父皇就下旨賜婚了。」
李夜璟心裏咯噔一聲,突然感覺像是被壓了塊大石頭似的,壓得他喘不過氣。
「你是說……你是說其實提起這門親事的人,不是母妃,而是父皇?」
原主那時候還小,幼年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
她不能記憶他們所有的談話,但是還能記住個大概。
「母妃感念涼國公夫人的救命之恩是真,但是,我感覺父皇有意給母妃洗腦。」
「洗腦?」千年後的人這麼嚇人嗎?還洗腦?
「對,我感覺他就是有意給母妃洗腦。讓她愧疚,讓她覺得好像是她自己害死了涼國公夫人似的,便越發的對葉婉兮好。」
原來洗腦是這個意思。
李夜璟面色沉了沉,袖子下的拳頭不自覺的握緊,「這麼說來,其實這一切都是父皇一手策劃的?他是在算計我?」
葉婉兮點點頭說:「聽起來是這麼個意思,可是……」
她抬頭對上李夜璟沉冷的眸子,又忙勸道:「哎,你也不能這麼想,萬一父皇真的就是覺得應該感念涼國公夫人的恩情,才這麼做呢?要說他算計你,可至今他好像也沒怎麼你吧?除了這門親事你不滿意外。」
李夜璟愣了愣,怒氣頓時消散了一半,就是心裏越發覺得堵得慌。
王妃說得也有道理,以身相許去報恩的人又不是沒有,以前那個葉婉兮再不好吧,她的娘確實救了母妃不是?父皇以這個理由賜婚,誰也挑不出他的錯來。
至今為止,他確實也沒對自己怎麼樣,反而兄弟間就屬自己的封號最高,他還有什麼可說的?
李夜璟苦笑一聲,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真不好受。
父皇做事,似乎一直都這樣,明知道被他算計,擺了一道,卻又挑不出他的錯來。
「這就是所謂的帝王平衡之術嗎?給了我最高的封號,還有兵權,卻斷了妻族的助力。」
葉婉兮想了想說:「好像是這個意思,你沒發現他都不催你娶側妃嗎?按照以往慣例,我已經生下了長子這麼幾年了,以你的年齡,早應該妻妾成群了才是。」
李夜璟:「……」
「你這意思,好像巴不得我娶側妃?」
「呸,我說正事呢,父皇不催你娶側妃本來就不正常嘛。」
玩笑歸玩笑,但此舉確實不正常。
不光父皇不希望他有側妃,趙家也不想,當然,葉婉兮更不想。
所以,那姓羅的其實一直都在痴心妄想。
哼,還說什麼向父皇求賜婚呢,幸好羅太傅沒提,不然父皇定會記羅太傅一賬。
「他對趙家呢?」李夜璟面色沉了沉,「對趙家,對李宴琦,其實也是……」
兩人相視一眼,內心頓時咯噔一聲。
他們似乎又嗅到了陰謀的味道,但又覺得不可思議。
「不會吧?」葉婉兮說:「人家景小姐可不像我呀,她有才有貌,配帝後嫡子是配得上的。人家英國公當初是有實權的,也不像我爹那樣。況且,人家景小姐的外祖父可是羅太傅呢。」
李夜璟冷笑一聲,「說這麼多有什麼用?景詩韻又不喜歡那傻子,她這一自盡一逃婚,不等於毀了他?」
呃……
「這……話是這麼說,但你不能說父皇算到了景小姐會自盡逃婚吧?據我所知,景詩韻雖然不喜歡梁王,但是她以前是打算和他成親的,要不是發生了後面那件事,她……」
葉婉兮的聲音戛然而止。
她還不知道李夜璟偷看了她的信,以為李夜璟什麼都不知道。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