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妖孽總裁花式追妻
妖孽總裁花式追妻 連載中

妖孽總裁花式追妻

來源:google 作者:蘇淺歌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時璟淵 蘇淺歌 霸道總裁

頂級特工蘇淺歌隱退回國,在機場撿到一哭唧唧的絕色妖孽,一不小心挖坑把自己埋了本以為不會相見,某天男人將她堵在電梯里:奪了我的清白,不準備負責?蘇淺歌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霸道男人,一度以為認錯了人聽說你缺個老公,剛好我缺個老婆,咱們拼個婚?成婚後,當初的小奶狗時而腹黑高冷,時而哭唧唧蘇淺歌表示,一定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才被男人吃得死死的網傳時璟淵是個又老又丑的中年變態大叔,卻將一個乖純絕美的女人抵在牆上親時璟淵甩出結婚證:明媒正娶的網友驚呼,時總這麼帥,定是被這女人賴上的蘇淺歌氣成河豚:屁,明明是他戲精賴上我展開

《妖孽總裁花式追妻》章節試讀:

吃完午餐。
時璟淵便跟着蘇淺歌回了瀾庭苑。
乘坐電梯來到35樓,剛走出電梯,便看見站在門口的許成。
「三爺,行李我給您送來了。」許成上前開口。
說完,又恭敬的看向蘇淺歌:「夫人好,我是三爺的助理許成。」
出於禮貌,蘇淺歌回了一句:「你好。」
指紋解鎖房門。
許成幫忙將行李拿進房間。
「夫人,三爺的房間在哪裡?」
蘇淺歌掃了幾個房間一眼,指向主卧旁邊的客卧:「那間。」
許成將行李送進房間後,便走了出來,「三爺,有事你給我電話。」
「喝杯水吧。」蘇淺歌將水杯遞給許成。
他剛想接過去,便感覺到一道陰沉冷冽的視線,讓他渾身冒冷汗。
「那個……我接個電話。」一邊說著一邊拿出手機,徑直往門口走。
蘇淺歌看着許成這波操作,轉頭看向時璟淵。
「他手機鈴聲響了嗎?」
時璟淵面無表情的說:「他腦子不太好。」
腦子不太好的許成,剛走到門口,一個踉蹌差點摔出門外。
明明三爺小氣得不讓他喝夫人的水,竟然污衊他腦子不太好。
蘇淺歌聽了這話,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下,淡定的接話。
「好像有點。」
許成聽了兩人的話,撇了撇嘴,默默關上門。
三爺可太狗了。
房門被關上後,屋內的氣氛莫名的有些凝滯。
「你的書房在哪裡?」時璟淵問。
蘇淺歌頓了下,隨手指着一客卧:「你隨意。」
時璟淵推開那間客卧,忍不住輕笑一聲,他算是看出來了,這房間大抵是她第一次住,自己都不知道書房在哪裡。
迷糊得有些可愛。
蘇淺歌看着時璟淵去了書房後,便回了自己的卧室。
剛進屋。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是助理安夏打來的。
「老闆,新婚快樂。」電話那頭傳來激動的聲音。
蘇淺歌踱步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高樓大廈,眉眼間一片清冷,「有事說事。」
「你讓我盯着蘇家,我們的人發現楚先生又私下聯繫蘇氏集團的散股股東,這次價格提高了不少。」
談正事,安夏收斂了她的八卦之心。
「他想渾水摸魚,那我就把魚兒給他全抓了。」
安夏猶豫了幾秒,「老闆,你要幫蘇家?」
「呵,我幫蘇家?你覺得可能?我帶棺材祝壽這事,對蘇氏肯定有影響,楚譯想踩着我吃蘇家,也不怕噎死自己,這事我自己處理。」
「你什麼時候來雲上閣,宴會時間地點已經定下來了,賓客名單發你郵箱了。」
蘇淺歌抬手捏了捏眉心,「你拿主意就成,蘇家邀請了嗎?」
「邀請了。」
「把蘇家去掉。」
以蘇錦的性子,得知雲上閣沒有邀請她,一定會為了面子,親自來參加。
想到宴會那天,她的好母親五顏六色的臉色,蘇淺歌唇角勾起一抹諷刺的弧度。
掛斷電話。
蘇淺歌發了幾封郵件出去,在床上躺了一會,不知不覺中睡了過去。
一覺醒來,窗外夜幕降臨。
走出卧室,蘇淺歌便聞到一股菜香味兒。
下意識走到廚房門口,看見男人正戴着圍裙做菜,想到他的身份,眼底划過一抹詫異。
大抵是她眼神太過灼熱。
時璟淵轉身回頭,「等我幾分鐘,馬上就好了。」
兩人四目相對。
那雙盛滿月色溫柔的眸子,讓蘇淺歌有些沒回過神。
時璟淵走到她面前,輕輕的推了她一下,「有油煙味。」
也不知是太過震驚,還是睡懵了。
蘇淺歌就這麼被男人推出了廚房。
在客廳等了幾分鐘。
時璟淵將菜端到餐桌上,蘇淺歌走到餐桌前,望着色香味俱全的晚餐,下意識開口,「霸總也會做菜?」
「第一次做。」
蘇淺歌:「……」
時璟淵洗了手後,戴上眼鏡走到餐桌前落座。
「嘗嘗味道怎樣?」
蘇淺歌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紅燒肉,眼底閃過一抹流光,露出軟萌清甜的笑容,噙着些許讚賞:「好吃。」
時璟淵嘴邊勾出淡淡的弧度,給她又夾了一塊紅燒肉,「好吃多吃點。」
蘇淺歌偏愛肉食,而時璟淵做的菜很滿足她的味蕾,臉上是掩飾不住的愉悅。
所以,沒有看見對面男人看她的眼神熱烈而寵溺。
「第一次做菜做的這麼好吃,你太厲害了。」
蘇淺歌一邊吃一邊說,咀嚼的時候兩個臉頰一動一動的,像只可愛的倉鼠。
嘴角還粘着一粒米飯而不自知。
時璟淵看着,眼底情不自禁的閃過一抹溫柔寵溺的流光,起身站起來,抬手撫摸上她的臉頰。
突如其來的動作,讓蘇淺歌下意識的往後靠了些,「你幹嘛?」
「嘴邊有米飯。」
蘇淺歌徑直抬手在嘴邊抹了一下,沒有對準地方。
時璟淵的大拇指撫摸在她的唇角邊。
兩人四目相對。
氣氛有些微妙。
感受到男人指尖的冰涼觸感,蘇淺歌整個人愣怔在原地。
清晰的感覺到心跳有些不受控制。
男人近在咫尺的俊逸容顏,鏡片下的眼神幽暗而深邃,眼角的淚痣莫名的有些勾人。
讓人忍不住想撲。
蘇淺歌下意識的舔了一下嘴唇,忽視那飛快的心跳和帶顏色的想法,轉移話題:「我能看下你的眼睛嗎?」
剛才那一剎那,她覺得男人鏡片下的的眼睛很漂亮。
時璟淵動作驀地一頓,收回手將眼鏡取了下來,雙手撐在餐桌上,低眸直視她。
「你的眼睛很漂亮。」蘇淺歌喃喃開口。
一雙瑞鳳眼清澈明亮,眼底深處噙着凌厲,配合著他的五官,帥得人神共憤。
「淺淺喜歡?」
「嗯。」
說完,便意識到什麼。
「你不戴眼鏡,看不見嗎?」
時璟淵動作慢條斯理的坐回椅子上,將眼鏡重新戴回去,「就算不戴,我也看得清楚你。」
明明再正常不過的話,可落在蘇淺歌的耳朵里,莫名的讓人臉紅心跳。
蘇淺歌低下頭,立馬當起了乾飯人。
想到自己被時璟淵撩得面紅耳赤,頓時有些不爽了起來。
「你怎麼這麼會撩?」
時璟淵望着她有些氣鼓鼓的模樣,眉眼微挑,一字一頓:「我只撩你。」

《妖孽總裁花式追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