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許你一世昭華
許你一世昭華 連載中

許你一世昭華

來源:google 作者:小兔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昭華 沈雲麓

21世紀女大學生林昭華因愛投湖溺水身亡,在閻羅殿遇到了一個強搶冤魂的奇怪男子,更奇怪的是這個男子竟與生前背叛她的男友長得一模一樣!本想喝了孟婆湯,過了奈何橋今生今世不復相見,可卻被某妖王強行帶走,誰曾想她竟是男子等待了千年之人「昭華已逝,物是人非,坐擁天下又有何用,不如為她覆了江山袖手天下」展開

《許你一世昭華》章節試讀:

頭好暈,身體動不了了。

陰暗的環境,一名花季少女躺在血泊之中,她幽幽轉醒,睜眼是無邊無際的黑暗。

空氣中摻雜着濃厚的血腥味,突然遠處傳來一陣巨大的咆哮聲,震耳欲聾,穿刺着人們的耳膜。

周邊微弱的鬼火開始遊盪,整個黑漆漆的四周開始顯露出它原本的模樣。

這是什麼地方,她這是死掉了嗎?

少女從地面爬起,黏膩感傳遍全身,她蒼白的小臉皺成一團,似乎很討厭身上這種黏糊糊的感覺。

「林昭華,女,21歲,在校大學生,死因溺水……」

「是誰在說話?」

空靈的聲音在昏暗的環境中響起,少女警惕的抬起小腦袋四處張望,只聽一個響指,周圍的火炬依次亮起了綠色的光,呈現在眼前的,是一條鮮血淋漓的道路,直直通向盡頭的案桌前。

道路兩旁的上空,懸掛着數不清的屍體,地上四處散落着被啃的一乾二淨的頭骨,還有些殘肢斷臂。火焰噼里啪啦的燃燒着,那灼熱的火光之中,一張張若隱若現的鬼臉在獰笑,陰風一吹,整個大殿都發出鬼哭狼嚎般地聲響。

而案桌處正站着一名玄色衣袍的男子,他背光而立,讓人看不清他的樣貌,只能藉著微弱的火光看清衣袍上用金絲綉成的仙鶴,被躍動的火苗照的栩栩如生,甚至散發出一種詭異的氣息。

林昭華只感覺周圍陰森森的,她縮了縮脖子,雙手緊緊地抱住瑟瑟發抖的身體,突然感覺脊背一涼,猛然回頭,可惜身後空蕩蕩地什麼也沒有。

「林昭華。」那空靈般地聲音在耳畔響起,低低地呼喚着她的名字,這聲音彷彿帶有魔力般,似是要將她的魂魄勾去。

她顫顫巍巍地回過頭,一張大臉赫然出現在眼前。

「啊——」

一聲尖叫,嚇得她連連後退,只聽「咔擦」一聲,不知腳下踩碎了什麼東西,整個人跌坐在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嘲笑聲從頭頂傳來。

這聲音,好熟悉,好像在哪裡聽過。

林昭華眉頭一皺,她仰起頭往聲音的來源看去,只見一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臉龐出現在眼前。

是沈雲麓!

案桌旁的男子見林昭華被嚇得花容失色,不禁開始大笑起來,殊不知下一秒,左臉便傳來火辣辣的疼。

「啪——」

乾淨利落,這一巴掌足足用了十成功力,林昭華咬着牙,憤憤地罵了一句:「渣男!」

男子還沒反應過來,一個**的小拳頭又朝他美若潘安的臉襲來,有了第一次的教訓,他很快就反應過來,抬手抓住了那隻向他襲來的小粉拳。

「姑娘手下留情!」男子以為是自己做的太過分,把這小姑娘惹毛了,連忙收起了笑意。

「渣男,你給我放手!」林昭華瞪了一眼那雙纖纖玉手,試圖掙脫束縛,可惜徒勞無功。

「不知孤何時得罪了姑娘,竟背上如此罵名,姑娘難道不給孤一個說法?」男子見林昭華氣的通紅的小臉煞是可愛,起了挑逗之意,他嘴角微勾,緩緩貼近,輕銜住她的耳垂,磁性的嗓音略帶低沉地詢問道。

「你……你少給我裝一副文綽綽地模樣,大字不識幾個,還說起鳥語來了,你給我撒手!」酥**麻的感覺傳遍林昭華的全身,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蒼白的小臉此刻更加地紅艷,不知是被氣的還是因為害羞。

「何人在此喧嘩!」就在一鬼一妖保持着這曖昧的姿勢時,一個自帶混響地聲音出現了。

只見一團黑氣飄至案桌處,漸漸化成一個人形,定睛一看,是個白凈的面孔,頭戴冠旒,兩側垂香袋護耳,身穿荷葉邊翻領秀寬長袍,雙足着靴;雙手在胸前捧笏,正襟危坐。

「小閻閻,好久不見啊!」

「沈雲麓?」案桌前的男子似乎很不想聽見這個聲音,刀裁的劍眉微微皺起,語氣略有不滿。

「你看起來好像很不歡迎孤啊!」

「你三番兩次來我閻羅殿究竟有何事?」

等等!閻羅殿!

這兩人無意間的對話讓一旁的林昭華瞬間石化在原地,她不敢相信,自己真的狗帶了!

不過有一說一,這閻王長的好像跟她想像中的不太一樣。明明在畫中,那些閻王的樣子都長得青面獠牙,凶神惡煞,可眼前之人,簡直就像從仙境中走出來的美男子,讓人唏噓不已。

「喂!」就在林昭華看得正入神的時候,一個聲音嚇得她差點二次死亡,她憤憤地將視線從閻王身上移至到那張不滿地臉上,抬手就是一拳。

「你吼那麼大聲幹嘛!」

「嘶,孤看你看的那麼入迷,就差眼睛沒長到他身上了!」

「關你什麼事!」

「夠了,你們當本王的閻羅殿是菜市場嗎!」

就在兩人準備展開激烈的爭吵時,案桌上的人按耐不住了,他大吼一聲,整個閻羅殿瞬間變得鴉雀無聲,就像回到了最開始的時候。

林昭華哼了一聲,別過小臉不再去看俊臉黑成木炭的男子。

過了許久,閻羅才將視線從案桌上的生死簿移至到林昭華身上,他薄唇輕啟,聲音不大卻有一種令人無法抗拒的威壓:「林昭華,你陽壽已盡,本王勸你放下生前的恩怨,早日投胎上路。」

「等會兒!」還沒等到林昭華本人開口,可某人就有些坐立不住了。

「這沒你的事!」

「小閻閻,看在咱們千百年來的交情上,就把這姑娘讓給孤如何?」

林昭華一臉疑惑地打量着身旁的沈雲麓,不知他又在打什麼壞主意,不過既然要死,那她也得拉上這個負心漢!

不知是怎的,就在林昭華張牙舞爪地撲向沈雲麓時,一個重心不穩,兩人雙雙倒地。

場面一度尷尬。

此時的林昭華正騎在沈雲麓的身上,小手掐着他白皙如玉的脖頸,可身下的沈雲麓似乎並沒有感到意外,他一臉笑意,劍眉一挑,好整以暇地打量着身上的美人兒。

混蛋!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

林昭華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正欲起身,纖細的腰身被一隻大手摟住,一聲驚呼,整個人跌落至一個溫暖的懷抱。

第一次這麼近距離接觸,她可以親切的感受到這人撲通亂跳的心,很激烈,就像裏面在放煙花一般。

「小閻閻謝啦,人兒孤就帶走了,改天有空記得來妖界玩玩兒,孤那還有一壇上好的桃花釀,咱們不醉不歸!」還沒等林昭華反應,整個鬼被人攔腰抱起,眼皮開始變得沉重,只聽得耳邊風聲陣陣。

「大……大王,要追嗎?」

「不了,隨他去吧。」閻羅看着沈雲麓離去的背影,嘆了口氣擺手道。

十里桃園,桃花漫天,放眼望去的灼灼芳華。

桃花的香氣驚醒了熟睡中的人兒,她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眼,清澈蔚藍的眸子似有星辰大海一般閃耀,她光着小腳丫行走在桃園中,腳踝上的鈴鐺隨着她的腳步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驚得園中蝴蝶滿天。

「昭華!」只一聲,少女欣然回頭,她鵝蛋般地小臉露出驚訝的神情。

微風拂過,吹起了滿園的桃花,桃花再美,也抵不過春過花落,就連人亦是如此。

《許你一世昭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