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逍遙王侯
逍遙王侯 連載中

逍遙王侯

來源:google 作者:掃地焚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若蘭 林旭

林旭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穿越到古代,人家穿越都是成為富家公子,過着錦衣玉食的生活,偏偏他如此倒霉,變成了一個家境貧寒的窮人,還被迫充軍,來到了荒涼的邊疆林旭並不是一個會認命的人,他相信憑藉著自己在現代所學到的知識一定可以改變命運,而就在不久後,林旭成為了擁有無上權力的異姓王...展開

《逍遙王侯》章節試讀:

「官人!
官人!
你怎麼樣了?!
你別嚇我啊......」林旭緩緩的睜開眼睛,看到一個眉清目秀的年輕女子,正在拚命的搖晃着自己,滿臉淚痕。
官人?
我這是在哪兒?
不會是在做夢吧?
「啪!」
掛在房樑上的一截麻繩突然掉落下來,砸在了他的頭頂上,發出一聲悶響。
瞬間,他感到一陣劇烈的頭痛,如潮水一般的記憶瘋狂的湧入了他的腦海中。
幾分鐘後......看着眼前這個一臉擔心神色的清秀女子,林旭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了一抹苦笑。
雖然他不願意承認,卻又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
他穿越了。
前世,他是一個家在農村的寒門子弟,埋頭苦學了十幾年,終於拿下了理工科博士學位!
讀大學期間,為了減免學費,他還積極響應政策,入伍服役了兩年。
畢業前夕,他如願拿到了某個大廠的offer,不但年薪數十萬,甚至還有五十萬安家費!
完全就是一出窮小子靠着勤奮讀書改變命運的勵志故事!
幾個好友為他慶祝,他因為太過高興,一不小心喝得太多了。
等他醒過來,就已經穿越到大寧王朝,附身在這個同樣叫林旭的窮書生身上了。
「賊老天!
你這是在玩我啊!」
林旭抬頭看天,在心裏恨恨的罵了一句!
不是他對老天不敬,實在是老天太坑!
別人穿越,要麼成為皇帝,要麼成為王爺,最不濟,也能混個富甲一方的地主,過上夢寐以求的,不勞而獲的日子。
而他的這位宿主呢?
出生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剛出生就遇到了一場瘟疫,村裡人病死大半,其中就包括了他的母親,而他當時才剛剛滿月,竟然僥倖活了下來。
在他長大的過程中,又前後遭遇過水災、旱災、溺水、從山坡上滾落、被冰雹砸中腦袋,被魚刺卡住喉嚨,被蛇咬等一系列奇葩事件!
妥妥的災星降世!
卻每次都能逢凶化吉。
父親是一個略懂些醫術的鄉野醫生,雖然沒有多少文化,卻知道在重文輕武的大寧王朝,只有讀書才是改變命運的唯一出路。
於是,父親省吃儉用,傾盡家產,送他去縣城的書院讀書。
可是讀了十幾年書,連個秀才都沒有考上,真是把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
父親見他確實不是讀書這塊料,只好打消瞭望子成龍的奢望,張羅着給他娶了鄰村張鐵匠的女兒若蘭為妻。
或許是太累了,父親為他辦完婚事之後不到一個月,就撒手人寰了。
宿主雖然讀書不行,卻很是自命清高,不屑於勞動,甚至還非常大男子主義,動輒就對妻子訓斥一番。
若蘭雖是個鄉村女子,卻天生皮膚白凈,眉清目秀,唇紅齒白,身材也非常不錯,楊柳細腰,凹凸有致,尤其是那一對山峰,尺寸十分霸道,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女。
完全不亞於林旭硬盤裡的任何一位老師。
也就是在萬惡的舊社會,女人沒什麼社會地位,早已被「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思想洗腦,成天被這種一事無成的廢物叱罵,也只能忍受。
不但忍受,還每天辛辛苦苦的紡線織布、上山採藥,供他吃喝,為他暖床。
但是,一個年輕女子,實在沒什麼賺錢的能力,再怎麼辛勤持家,也只夠他們每天喝點稀粥,吃點野菜,勉強度日。
恰逢邊境戰亂又起,朝廷要多徵收一成賦稅,以籌軍餉。
但是大寧王朝的國祚綿延近三百年,時至今日,早已經腐朽不堪,貪官污吏橫行,結果層層加碼下來,到了他們這兒,多徵收的一成賦稅,就變成了五成。
剛才,老村長召集全村人開會,明確說了,這個月底,所有人都要按照家裡的人頭數,把賦稅湊齊上交。
否則,男人充軍戍邊,女人發賣為奴。
宿主家徒四壁,飯都吃不飽,砸鍋賣鐵也湊不夠賦稅。
想着自己一介書生,如果被拉去充軍戍邊,實在有辱斯文,也受不了那個苦!
一時想不開,就在門樑上栓了一根麻繩,上吊了!
這一弔,就把遠在二十一世紀的林旭給吊來了。
穿越到這麼一個災星身上,還面臨著被充軍戍邊的風險!
這開局,完全就是地獄模式啊!
「官人......你沒事吧......」若蘭見林旭醒來之後,卻眼神獃滯,好一會兒都沒有吭聲,就跟中邪了似的,真是既擔心,又有些害怕!
舊社會的人都是很迷信的,若蘭雖然跟着哥哥讀過幾天書,卻也不能免俗。
林旭這副樣子,真的很像傳說中的......詐屍!
被若蘭打斷了思緒,林旭揉了揉依然昏沉的腦袋,沖眼前的便宜老婆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沒事,可能是大腦缺氧了,有點頭暈......」「大腦缺氧?
什麼意思......」若蘭完全聽不懂,還以為林旭在說胡話......「額......沒什麼,沒什麼,呵呵......」林旭拍了拍屁股,站了起來。
「官人,你......真的沒事嗎?」
若蘭的眼神中依然帶着濃濃的擔心,以及那一抹掩飾不住的恐懼。
林旭敏銳的發現了她的心思,指了指還未西下的太陽,微笑道:「放心吧,我不是鬼。
要不然,我怎麼敢在太陽底下站着呢?」
若蘭扭頭看了一眼太陽,再把頭轉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喜極而泣:「官人,你真的沒事,太好了......」「額......」作為一個妥妥的九零後,此時聽着眼前的便宜老婆叫自己「官人」,真是覺得非常彆扭。
因為他情不自禁的就會想到一個名人:西門大官人。
其實,在這個小山村,女人一般都稱呼自己的丈夫為:當家的、孩子他爹、老頭子......至於稱呼為「官人」的,幾乎沒有,只有那些自詡文雅的城裡人才會這麼叫。
不過,他的宿主卻堅持讓若蘭這麼叫,以凸顯自己那「高貴」的讀書人身份。
一直都是這麼叫的,所以他現在也不好讓若蘭改口。
彆扭就彆扭點吧,聽習慣就好了。
「官人,我知道你是為了賦稅的事發愁,明天一早,我就回娘家借錢......」若蘭寬慰着他,生怕他再想不開,尋了短見。
看着若蘭那滿臉淚痕的樣子,林旭不禁是暗自感嘆:長得這麼漂亮,還溫柔可人,勤儉持家......多好的女孩子啊!
他上一世只顧着埋頭苦讀了,連個正兒八經的女朋友都沒談過。
現在二世為人,既然老天爺給了自己一個老婆,那就是天大的緣分。
日後,一定好好疼她、愛她,絕不再讓她受苦!

《逍遙王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