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鄉間靈異錄
鄉間靈異錄 連載中

鄉間靈異錄

來源:google 作者:玉米粒粒粒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長生 懸疑驚悚 沈清清

劉長生是個不祥之人!他出生那天父母離奇去世,就連村子裏的牲畜都接連死去爺爺是個展開

《鄉間靈異錄》章節試讀:

我爺帶我上了村裡出去趕集的三輪車,趕路了一個小時,帶我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這裡也是一個村子,不過我倆沒進去,反而直接去了村子後山。
這裡是一片墳地,進來就能夠感受到一陣陰氣。
到了兩塊墳地前,我爺退了一步。
我看到上面刻下的名字,就是我從未謀面的爹娘。
我爺拿出六根香,點燃過後道,「跪下。」
我連忙跪下,接過他手裡遞來的香,連連磕頭。
「秋婉,二胖,你們在天有靈,一定要保護你們的孩子啊。」
我爺在前頭燒紙,口中嘀嘀咕咕的念叨。
前面幾句我還聽的明白,後面的就聽的不太清楚,更像是一串咒語。
聽着他念完過後,才從兩座墳墓的中間,用小鋤頭挖出一個寶盒。
打開後,從裡頭拿出一本用油紙傘包裹的書。
書面老舊泛黃,散發出一股陰雨天的霉味。
我有點好奇想要看看,還沒伸手去接,我爺先一步揣進懷裡。
「再跟你爹娘鞠一躬,就走吧。」
我連忙應下,看着我爺走遠,才拜了拜,之後跟着回到了山竹村。
這幾天外面突然下起了雨。
現在正值暑假,前幾天村裡還因為沒日沒夜的大太陽,地里的稻子枯黃枯黃的,村民們愁的直嗷嗷,再這樣下去,一個月以後的收成指定得不好。
就是沒想到,這雨來的這麼及時,又蹊蹺。
我跟我爺坐在桌子旁邊,耳邊是落雨的聲音,桌子上放着那本書。
藍色的書封面上頭啥也沒有,看不出是本什麼書。
「爺,你到底是要跟俺說啥?」
我實在是沒忍住,先問了一句。
我爺抬起頭,將桌子上的書揣進我懷裡,「你今天好好看看,明天開始,我就要教你借屍命之道。」
「本來老子是不想讓你碰這些東西,可老天不放過你,現在你也得跟我好好學學。」
借屍魂,通俗易懂。
就是解決那些橫死之人的冤魂,將其收復,便可以借了他們的命作為己用。
這些辦法,是最適合我這樣的人用。
我也都是在書上看到的。
這之後,我跟着我爺學了不少,也悟了他之前念的那些咒語,畫符收魂,一個月之內也了解的七七八八。
「我能教你的都已經交給你了,這些你都得記在心裏,比你讀書記課本還要牢才行。」
我爺手中抓着一根長煙,表情複雜的看着遠方。
突然之間,本來天氣晴朗,天空萬里無雲,一瞬間變得血紅。
像是老天爺開了個大染缸,血光落在人臉上詭異又陰森。
我爺嚇得一下從椅子上彈了起來,瞪着眼睛看着山那邊,已經紅成一片。
「完了完了!」
他丟下手裡的長煙,扭頭急沖沖的往屋裡走,一口氣拿出了幾十張符咒,幾把桃木劍。
我在旁邊看的是稀里糊塗,又幫不上忙。
「爺!
你這是幹啥子?」
「老子早就說過你被人盯上了,沒想到它們的速度這麼快。
這天!」
他指着頭頂的天,「就是它們在警告我們!」
「看來今晚上要有事情發生了。」
我爺扔了幾張符給我,「現在天還沒黑,你給老子老老實實在屋裡待着,莫要亂跑,我去大嶺村找你張大爺過來幫忙。」
「這個門,一步也不能踏出!
就算是看到了我也不行。」
我趕緊點頭,上次吃了個啞巴虧,這次腦子瓦特了也不出去。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老話還是有道理。
我爺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將兩把桃木劍掛在門兩邊,又捏了一張符咒,嘴裏嘀咕念了一串咒語,那張符自燃不見了。
過後他急急忙忙就跑出去了。
我坐在屋裡發獃,看着血色的天沒一會兒就不見了,恢復正常。
但是沒多久,天就黑了。
我還等着我爺回來,只是這麼久過去了,還沒看到他回來,也不知道幹啥去了。
又過去了小半會,周圍突然起了大風,呼嘯的聲音像是小孩的哭聲,陰惻惻的,聽的頭皮發麻。
我心裏不安,坐在椅子上手腳冰涼,最後沒忍住躺進了被窩裡。
想着我爺不可能扔下我不管,先睡為妙。
但是躺了老半天,還是睡不着。
我只好爬起來,這時,看到窗戶外面的剪影,嚇得我瞪大了眼睛。
此時窗外有一個人的影子,全身上下泛着紅光,但是又跟正常人有點不一樣,那東西的影子有點畸形,腦袋好像被折成了一個「7」!
我靠…… 我往身後縮了縮,讓自己的背能靠着牆。
我盯着窗戶,但是外面那個人好像也已經發現了我,一下子,影子就消失在了窗戶外面。
本來能看着還不覺得有什麼,現在看不到了,好像變得更加詭異。
「咚咚咚咚……」 門口突然傳來沉悶的敲門聲。
我躺在床上沒動,敲門聲又變得極速起來,像平時看電視的倍速播放。
「長生!
快開門,我是你爺!」
緊接着是我爺的聲音,在外面風聲的掩蓋下聽的也不是特別清楚。
我一聽是我爺,連滾帶爬的從床上翻了下去。
到了門口剛打算開門的時候,又趕緊把手縮了回去。
不對!
我爺從來不叫我「長生」,平時都叫我臭小子,啥時候像這麼規矩過?
我又想起我爺臨走前說的話,趕緊又縮了回去。
「老子讓你開門你在幹嘛呢?
快!
開門!」
外面的聲音明顯變得急促起來,好像是生氣了,風的聲音也更大了。
我嚇得身上出了一層汗,哆哆嗦嗦的翻我爺給我的那本書,看看有沒有什麼弄死髒東西的咒語。
第一次面對這種事情,我就差沒把名字給忘記了。
還沒等我找到,敲門的聲音突然變成砸門。
「砰砰砰!
砰砰砰!」
我看那木門慢慢裂開,最後「砰」的一聲四分五裂。
我心裏罵了一句,定睛看去,就看到門口站着窗戶口的那人。
那是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腦袋跟脖子成了個直角,雙手雙腳都像是沒有骨頭一樣耷拉在那裡,臉上一道巨大的裂口,長啥樣都看不清。
就看到那倆扭曲的眼珠子,朝着我笑。
「長生,開門啊……」

《鄉間靈異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