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三國搞直播
我在三國搞直播 連載中

我在三國搞直播

來源:google 作者:劉亮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關羽 軍事歷史 劉備

設定:假如三國紛爭比喻各直播平台競爭,各大勢力就是一個個直播平台,每個人物都是主播,打仗就是直播PK看點:搞笑的整活,時興的段子,鬼畜的對話,用現代人的故事再幫你回味一次經典看羅貫中想寫未寫的董卓與貂蟬,看科技版三顧茅廬看河東屑二爺與華佗的相愛相殺......展開

《我在三國搞直播》章節試讀:

三國人人能直播。

劉備含淚取消了對太平直播平台的關注。

曾幾何時,我與他們有着同一個夢想。從最開始為一個平台努力,哪怕大佬們都不喜歡自己,瞧不起自己。為了粉絲謀福利,兢兢業業,幾十年如一日的編草鞋。只希望能有一天,平台亂象得到整治,粉絲能夠安心的買貨,而不是各種套路。

直播間。

「大家好,我是珠寶區主播孫堅。這兩天聽說新開了個太平平台。原本還想開個小號入駐,結果我剛到,他們就被封平台了。現在苟在備用服務器里。」

遊客一:你的傳國玉璽呢,拿來給朕砸個核桃。

遊客二:把朕拖出去,給秀兒砸個核桃。

遊客三:核桃:我裂開了。

朱儁、劉關張、孫堅沖入宛城直播間,一頓舉報。

水軍封號者不下萬級,自此南陽直播線路暢通無阻。

侏儁被老闆賞,封河南尹。

堅在上頭有客戶,經常有珠寶買賣,也得了個郡司馬。

只可憐劉備大小三十場直播帶貨,全給別人賺了不少粉絲,自己十分公益。

後來大主播張均看不過,便找到老闆靈帝。

「老闆,你那十個爹不是什麼好東西。背地裡亂改平台規則,這錢全進了他們腰包里。現在有的主播明明很出色,你不給他流量。有的主播很菜,根本不會帶貨,沒人買咱的東西哪來的錢。風氣都給搞壞了。」

張讓等十人與張鈞對罵。

靈帝怒言。

「這個有功也封,那個有功也賞。平台里隨便找個主播都是三世公卿,五代忠良。功勞比我這個老闆都大了,要不你來當老闆!」

禁了張均的言,隨便給了劉備「一月經驗體驗卡」。

劉關張三人來到定州中山府安喜縣。

「兄弟們,老闆給咱們增加了權限,咱以後也能幹點鄉鎮級企業代理。驢肉火燒、麻酥糖、松花蛋,還有老酒,都是地道特產。咱那個草鞋豬肉綠豆,我看還有粉絲要,下架了,沒有貨源了。」

遊客一:驢肉火燒里的羊肉是正經豬肉嗎?

遊客二:張飛主播可以表演個叫喳喳嗎?

遊客三:省流:賣新貨。

劉備自從在安喜縣,與粉絲秋毫無犯,小黑子也都被感化了。

一月後,平台管理員進入劉關張直播間。

「劉關張,你們一個月經驗體驗卡到期了,你們要續期嗎?」

直播間里副主播對劉備言。

「管理員看咱這直播間人氣很好,其實是想跟你蹭幾個打賞。你只要給了,什麼一個月兩個月,誰管你體驗卡到沒到期。」

劉備言。

「我都是誠信直播帶貨。出廠什麼價,賣就是什麼價。郵費都是貨到付款。我哪來的多餘打賞。」

副主播道。

「您要是不給管理員送幾個火箭。他讓我舉報您平台外帶私貨,要封您的號。」

遊客一:管理員竟要害劉備,咱們得勸一勸。

遊客二:誰能勸住,待會把你號封了,讓你買不到貨。

遊客三:系統提示,此遊客漫罵管理員已被封號。

張飛當即是氣不打一處來。

提了丈八大蛇丸便奔管理員直播間而來。

踹開房門,管理員正在偷看皮卡丘。

「有沒有好心的狙擊手,幫忙看看什麼顏色。」

遊客一:定位3:18

遊客三: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遊客四:我國有一套完整的刑法。

張飛打開直播間言。

「兄弟們,刷一個火箭,我讓大蛇丸咬他一口。刷十個火箭,我累死十條蛇。你們要是刷一百個火箭,我直接打開羅生地獄門。」

關羽道。

「三弟你不過是個殺豬的,殺人的事還得二哥的秀兒削髮刀好使。」

劉備趕忙相勸。

「二位兄弟切莫動手。這人大小也是個管理員,咱們干不下去,就去投別的大主播。要是曝光個管理員,就會被徹底封殺。沒人肯要咱的。」

又對管理員說。

「你有好資源不給各位秀兒分享,卻獨自在小黑屋裡偷偷看,還浪費這麼多紙巾。我原本是想曝光你,但今天饒你一回。賬號還你。」

回到皇城直播間。

十常侍登陸漢家平台大老闆帳號。

「咱哥幾個為了漢家天下勞心勞力,也得要點回報對不對。」

「破黃巾的大主播肯定賺了,他們在前線吃肉喝湯,咱們在後方為他們擔心,太不公平了。」

聯線主播皇甫嵩...

此時皇甫嵩正帶貨。

「此次升遷,我給鐵子們來一波福利。上次你們不是說開學要軍訓么。我雖然沒有把防晒霜價格打下來,但是我直接把軍官打下來了,禁止他們去訓練你們。夠不夠意思...」

遊客一:屬於是抓住主要問題主要矛盾。

遊客二:嵩哥,能不能把補習老師也打一打。

遊客三:能不能幫我把五十年的老便秘也打一打。

皇甫嵩一看,大老闆連線自己,趕忙接聽。

「老闆好。」

「皇甫嵩你最近很風光嘛,我看你還給粉絲髮福利。」

皇甫嵩一看是老闆十個爹,登時就火冒三丈。

「粉絲們照顧我,我當然給粉絲們發福利。關你們什麼事。」

十常侍微微十笑。

「看樣子你最近沒少進賬。有錢是好事,但要懂得與人分享。」

「老子有沒有錢,關你們鳥事。想從老子這裡撈錢,你們是黃鼠狼蹲茅坑,吔食了你!」

朱儁直播間涉嫌嚴重違規,已停播。

朱儁呆了。

「皇甫嵩這小子不給錢,你們封我帳號幹嘛!」

十常侍尷尬道。

「不好意思,群體封號,誤刪,誤刪。」

新開天子直播平台。

「我們是張舉、張純,我們開業了。」

這一天,靈帝與十常侍在帶貨賣酒。

「兄弟們,咋回事啊。我一帶貨,怎麼就把握不住呢?我可這是正經的長江水造的酒。」

副主播劉陶徑哭哭啼啼道。

「老闆,我們這可都是假貨,哪有人買啊!」

十常侍趕忙道。

「老闆,買貨的錢都讓劉陶徑這小子與主播們瓜分了,我們才不得不買假酒掛上來。我們都干不下去了,還是辭職好了。」

靈帝動怒。

「我十個爹...不是,我十個近侍招你惹你了,你這樣對待他們。來人,把劉陶徑拉黑。以後哪個直播平台敢要他就是跟我作對。」

劉陶徑大聲言。

「我黑不足矣,只嘆粉絲們喝得都是兌酒的水,為什麼不直接喝水啊!」

大主播司徒陳耽見了,攔住管理員。

「你們這些小主播,關鍵還得看我這個大主播面子。」

大司徒進入直播間...

大司徒帳號被封...

「我一句話還沒說呢!」

十常侍見大主播紛紛舉報他們,回想壞事不能露陷了。

「最近新開個直播平台,咱們瞞着大老闆,終會暴露,還是管一管吧。」

「可以,孫堅這個珠寶區主播就很好,經常給咱們上供珠寶。」

因此孫堅人躺家中來,流量從天上降,平白升級,侯級大主播。

遊客一:主播,快住手,你這歐氣過頭了。

遊客二:歐氣999,下一步是要開出帝王綠的節奏。

遊客三:袁紹:誰開出帝王綠了?

此時,正值劉關張三人遊盪。

「孫堅小子苟得很,咱們還是去別的主播那裡PK吧。」

張飛道。

「大哥,上次宛城PK,這小子蹭咱們一波流量。結果打賞全給他們了,這回咱蹭他流量合情合理,量這小子也不敢多說什麼。」

天子直播間。

「我們是張純、張舉,我們倒閉了...」

大漢直播平台授予劉關張縣級優秀主播稱號。

漢靈帝直播間。

「兄弟們,我是漢靈帝,只要刷十個小為箭,我狠起來連自己都封。」

中平六年夏四月,大漢直播平台老闆漢靈帝卒,享年三十三歲。

十常侍亂。

「漢靈帝一死,何皇后的兒子辯就要繼承家業。」

「那可不行,咱們和何家又不熟,只怕要失勢。」

「我看皇子協就很好。他娘王美人被何皇后封殺,董太后又支持協。協現在又無爹無娘。咱好控制。」

何進乃是王美人的的哥哥,辯的舅舅。眼看平台大亂,繼承問題難以抉擇,召集主播共商策略。

正此時,跳出一主播。

「終於輪到我袁紹出場!」

何進一見,此等危機關頭,竟有主播大義在前。

「來人,給袁紹上兩千粉絲。」

袁紹笑笑。

「不好意思,我不打擾了,我先走了。」

「來人給袁紹上五千粉絲。」

「啊哈哈哈,雞湯來嘍。」

袁紹一場雞湯美食直播宣傳,眾人便知太子辯繼承漢家直播平台。

袁紹本想利用聲勢把十常侍賬號全封了,奈何後台不在自己手中,只得作罷。

董太后連線何太后...

何太后言。

「這不是董太后嗎?一把年紀臉上抹了多少層粉?不知道的還以為您是化學品區主播呢。」

董太后言。

「喲!兒子繼承大漢直播平台就飄了?後台賬號在我這裡,我給協升個王級,給他舅舅封個將級,再把賬號給張讓。我要多少流量有多少流量。」

何太后言。

「你有粉絲嗎?你有榜一大哥嗎?你有才藝嗎?你帶貨嗎?你敢PK嗎?你不過只有張讓那幾個水軍。你連原創都沒有,拿什麼跟我競爭。」

董太后怒道。

「你以前不過是個賣酒殺豬的貧賤之人,你能帶什麼好貨。你以為粉絲會支持你!」

遊客一:混賬!俺殺豬的又怎麼得罪你了,任你這般輕言。

遊客二:三弟,她罵人是她不對。你不要跟她學,她是什麼狗娘養的。

《我在三國搞直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