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連載中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來源:外網 作者:白色的木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白色的木

她是秦始皇心尖上的人,她是漢武帝唯一的摯愛,她是唐太宗始終捨不得傷害一根手指的存在,她是……    秦始皇是這樣沒錯。    漢武帝江山都不及她重要。    唐太宗我願意和她共分天下。    青霓……    青霓幽幽地道是啊,畢竟如果有人說能幫我一統全球帶來幾千年後的科技讓我隨便用劇透未來讓我能夠避開災禍,我也把對方放在心尖尖上疼。        系統說「你要成為秦始皇心尖上的人,攻略他,佔有他,凌駕於後宮之上,威赫於朝堂之間。」    青霓信心滿滿「你放心,我可以!」    她乾脆利落地兌換了生子丹,以及孩子呱呱落地時配套的紫氣東來,百花齊放,紅霞滿天特效。    系統十分欣慰,覺得自己沒有綁定錯人。    然後,青霓把那顆生子丹餵給了一頭母牛。        史載——    秦始皇帝廿八年,夏,始皇帝封禪,遇暴風雨,有玄女自九天而來,乘紫氣,御紅霞,雲銷雨霽,彩徹區明,泰山之上,始皇拜為國師。    玄女帶來仙丹,人服之便可生兒育女,使大秦人口暴增。牲畜服之,一胎十二寶,耕地撒之,稻穀顆顆飽滿,家家有餘肉,戶戶存餘糧,再無餓孚。    玄女帶來聖水,蠻展開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試讀:

反正,不管怎麼樣,得搞錢。 想到錢,李世民腦仁又開始疼了。 他去哪裡搞來錢? 李世民瞧向山鬼。 山鬼:「嗯?」 「我們繼續下一次擊鼓傳球?」 李世民回到位置上坐好,眼睛亮晶晶。 希望能選到宋朝,然後山鬼說一說宋朝是怎麼讓國庫那麼富裕的,好讓他抄個作業。 青霓有那麼一個瞬間,恍惚感覺自己看到了一隻貔貅,想要把天下財富都扒拉過來。 還、還怪可愛的。 因着笑意,山鬼雙頰綳了起來,略有些圓鼓,笑起來乍一看就像大塊的棉花糖。 ps://m.vp. 祂的話語也似乎是甜甜的,「好呀~」 祂是甜了,大臣們隨着鼓聲重新響起,那是又甜又苦。既害怕被問到膽戰心驚,又期盼被問到後,拿到好處。 綵球在人手裡傳遞,大臣們反應不及上一回靈敏,一個個神思不屬,都沉浸在方才的信息中。 大世家的官員頻頻皺眉,小世家的官員眼神閃爍,孔家以及一部分儒者對於人人念孔孟的社會心潮澎湃…… 李世民輕笑着對山鬼說:「人生百態,人間是否有意思極了?」 山鬼短促地笑了一聲,沒有回答。 鼓聲停了,一個比孔穎達更老的老人家遲了一步,綵球沒來得及遞出去。老人家眯着眼睛去瞧這綵球,洒脫地笑了笑,對山鬼道:「虞世南年老體衰,拉不開弓箭,只能請求山鬼憐惜則個,可否用投壺替代?」 他今年已經六十九了,又非武將,這個年紀讓他拿筆還成,拿弓箭,實在有些為難人。 李世民:「不如朕來替代?」他看向山鬼,「不知可否?」 沒等山鬼回復,虞世南便已經慢悠悠地站起來,慢悠悠地走到射箭的位置,他說話時也是慢吞吞的,卻非常有力道,「陛下可不能剝奪我這麼一個老人遊戲的樂趣,我也想試一試問答。」 山鬼稍稍揚眉,饒有興緻:「那好,你就用投擲來代替弓射。」 虞世南用幾根手指捏住了木箭,他的雙眼只直視正前方的轉盤,用投壺的方式投擲過去。 「啪——」 「嗒——」 木箭砸到轉盤的某個區域。 虞世南攏了攏衣袖,白雪色的春衫穿在他身上,便將他身姿襯成大雪壓青松的挺直。「我年輕時愛玩,看來這一手投壺技巧,還沒失了準頭。」他啜着笑說。 系統:「這回是清朝。」 山鬼道:「清朝。你用的木箭,仍是問惡事。」 虞世南訝然,「竟是清朝?離大唐最遠的朝代。」 離大唐越長久,代表可以參考的東西越少,虞世南有些遺憾。 他對大唐很有感情,滿心滿眼都是為了大唐,也是一心為了大唐的陛下打算,方才才出聲止住李世民的行動,若是山鬼不喜他們換人,玩得不暢快,那豈不是白費了陛下的苦心? 虞世南微微拱手,「還請足下出題。」 清朝啊…… 青霓腦海里轉過一圈近現代的史載,又一一否決。 現在沒到說那些事情的時候。 不過,除卻近現代史,再往前的清史她就不太精通了,只記得什麼康熙、雍正、乾隆、嘉興……呸嘉慶。還有什麼九子奪嫡,阿哥,還珠格格,紀曉嵐,滿清八旗……咦,中間好像混進去奇怪的東西了。 哦,差點忘了,還有和珅這個大貪官。 對了! 和珅! 仿若流星划過眼瞳,山鬼笑容加深。 虞世南一看就知道,祂恐怕已經想到什麼能挑動他們心神的東西了。虞世南泰然自若地等待。他不慌,一點也不慌,回答得是對是錯他也沒那麼大壓力。 哪怕後面的回答全選錯了也無妨,今天士大夫這事,已經足夠大唐君臣去消化了。虞世南想得很透徹,心緒如鏡湖,無波無瀾。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像虞世南這般,看得清,放得下,在山鬼的目光下,心懷貪慾的某些大臣甚至沒忍住讓身體顫了一下,如同人見到金子堆成的山,懼它倒塌將人壓死,貪它帶來的好風,能呼啦將抓住機會的人吹上九霄。 祂的視線綿延出去,編織成密密麻麻的蜘蛛網,勒緊人心。 「提問~」 山鬼笑盈盈看着他們。 「清朝貪官和珅,在位近三十年,後被皇帝抄家,抄出來的家產共值多少白銀?」 「一,一經五兆兩白銀。」 「二,二經二兆兩白銀。」 「三,二垓二經三兆兩白銀。」 「四,八垓兩白銀。」 「五,十一垓六經兩白銀。」 古代的億和現代的億不是一回事,古代的億隻有十萬之數,《風俗通》有云:十萬謂之億、十億謂之兆、十兆謂之經、十經謂之垓。青霓說選擇時,有注意着將現代數字換算成唐朝的數。 而對於唐朝的人,他們習慣了用「億」「兆」這些數字,在他們感知里,這就相當于山鬼說—— 「一,一千五百萬兩白銀。」 「二,二千二百萬兩白銀。」 「三,二億二千三百萬兩白銀。」 「四,八億兩白銀。」 「五,十一億六千萬兩白銀。」 「多、多少?!」裴矩根本沒辦法保持鎮定了,眼珠子幾乎要脫眶而出。 作為民部尚書,他給李世民管國庫,終日和財富打交道,可以說,是在場人群中最能深刻意識到,這到底是多麼大的一個貪官。 哪怕是選擇里最少的一經五兆兩白銀,放在大唐,也幾乎是整整半年的國庫了。 虞世南鎮定地問:「不知那貪官和珅所在年代,米價如何?」 青霓瞅見他的手抖了一下,顯然也並非表面那麼鎮靜。 系統讚歎:「他還不錯嘛,還記得問物價,是想藉此知道,錢有沒有貶值吧?」 青霓也是如此認為的。 「米價么?十五文錢一升。」 虞世南對市面米價不了解,他看向裴矩。 裴矩看向下屬——負責京市交易之事的金部郎中,韋奉先。 韋奉先道:「大唐現如今一升米二十五文。」 青霓知道,這價格還算是好的,像歷史上這會兒,各地災情遍起,百姓活不下去賣兒賣女時,米價高達一升米七十五文。 虞世南表情凝重起來。 也就是說……沒有貶值,十五文錢能買一升米,清朝的錢甚至比大唐的開元通寶還有價值。 換而言之,和珅貪的錢,非常有價值。不論是一經五兆兩白銀,還是十一垓六經兩白銀。 虞世南回想起那五個選擇,麻了爪子,根本不知道自己該選哪個。 他是個文人,問他文學方面他能娓娓道來,多面分析,問他錢財方面,他實在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 後面三個數字太誇張了,從前面兩個中選一個? 不不不。 萬一是後世更為發達,和珅當真能從官員和百姓身上剝削來那麼多白銀呢?離大唐隔了三個朝代,發展到什麼高度也不為過。 那……從後面三個中選一個? 也不對,萬一山鬼就是猜中了他這個思路,故意說幾個明顯誇張的數字,誘他進陷阱呢? 虞世南只糾結了一小會兒,便笑着承認:「某判斷不出來哪個選擇正確,如今是四月,便胡亂選個四吧。」 山鬼露出可惜的神態,「真遺憾,你們沒有解析聽了。」 虞世南對自己的運氣並沒有抱過多期待,他還開玩笑:「可惜,這道題若是能讓齊國公來猜便好了。他運道好,這點,某不如他。」 笑聲四響,沖淡了答錯題後的遺憾。 李世民揶揄:「輔機,聽到了嗎?下一局你爭取拿到綵球,撞一撞,為大唐撞個大運回來。」 長孫無忌調侃回去:「說不得臣的運道會讓臣一直沒拿到綵球呢?」 「當真如此運道好?」 說話的不是李世民。 長孫無忌聽到這聲音,面龐發僵,目光投過去,見到山鬼玩味地一笑。 長孫無忌沒有找到詳細的詞彙來形容自己此刻的感覺,如果他是現代人,這時候就會心裏罵一句—— 艹,裝逼翻車了。 李世民給大舅子解圍,順便問出:「不知正確選擇是哪一個?」 沒有解析也沒關係,他挺好奇那貪官貪了多少的。 山鬼意味深長地瞧向他。 李世民沖山鬼舉起茶杯,飛快地眨了一下眼。 山鬼:「答案是一,一經五兆兩白銀。」 數目最小的那一個。 山鬼好像想起什麼,似是隨口說出來,「是清朝國庫三個月的收入。」 祂坐在那兒,豎起三根白嫩的手指,笑臉盈盈。 李世民失聲:「國庫三個月的收入?!」 單單說一千五百萬兩白銀,出於時代差距,李世民沒有太大感覺,但是,用國庫對比,他一瞬間體悟到了這貪官究竟有多貪。 那可是一整個國家,朝廷所有子民的供養啊! 而且,只是抄家抄出來的財物,當官三十年間,那和珅必然花銷不少! 國庫三個月的收入…… 李世民望着自己的大臣們,眼神千般溫柔,萬般專註,又帶着絲絲期盼:「你們之中有貪墨的人嗎?」 大臣們:「……」 艹! 他們就知道,山鬼哪會有什麼隨口一說!祂的心眼咕嚕嚕冒着壞水! 李世民咳嗽一聲,「諸卿切莫誤會,朕只是擔心貞觀也出一位盛名的貪官。」 大臣們:「……」 呸!你看着我們的眼睛都綠油油了!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