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溫亦歡
溫亦歡 連載中

溫亦歡

來源:外網 作者:小神醫開局九張婚書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小神醫開局九張婚書 玄幻魔法

江羽說,千萬別跟我比。論醫術,我醫術蓋世,妙手可回春。論武力,我武力超群,同代無人及。什麼,你說你的未婚妻有傾國傾城之貌?不好意思,像這樣的未婚妻,我有九個!展開

《溫亦歡》章節試讀:

只穿着睡衣的溫亦歡,俏臉瞬間紅到了耳根子。
「你……你們!」
溫父咬牙切齒,眼中似有怒焰噴出。
江羽覺得有些尷尬,朝着溫父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
溫亦歡急忙解釋:「爸,你冷靜一點,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我還要怎麼冷靜?」
溫父咆哮着:「溫亦歡啊溫亦歡,難道你忘了你還有婚約在身?你這樣做,讓我這張老臉往哪兒擱!」
「爸,你不要再跟我提婚約的事了!」
溫亦歡突然硬氣了起來。
「結婚是一輩子的大事,我為什麼要嫁給一個我素未謀面毫不了解的人!」
「你懂什麼,婚姻大事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約既然已經定下,就決不能無故悔婚!」
「爸,都什麼年代了你還這麼迂腐?」
聽到溫家父女的對話,江羽摸着下巴,心說這世上竟然還有跟老頭子一樣食古不化之人。
「那個,伯父,我覺得吧,一個人的終身大事怎麼能被一紙婚約束縛,兩個人在一起要是沒有感情基礎無異於房無地基……」
「閉嘴,我溫家的事來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指手畫腳!」
江羽話沒說完就被溫父打斷了,溫父態度強硬目光不善,江羽被噎住,只能悻悻的低下頭,做一個安靜的旁觀者。
但溫亦歡接上了江羽的話茬:「爸,我覺得江羽說得沒錯,我不可能一輩子面對着一個毫無感情的人。」
「亦歡,感情是可以培養的嘛,再說了那可是……等等,你說他叫什麼名字?」
溫父顯得有些驚訝。
溫亦歡眼珠子一轉,立刻過去拽着溫父:「爸,我們進屋裡談。」
她把溫父拖進了閨房,讓江羽在客廳等着,並囑咐他不準偷聽。
閨房中。
溫父再一次問道:「你說他叫江羽?」
溫亦歡點頭承認。
「是鍾老神醫的徒弟江羽嗎?」
「這個我沒問,但我第一次見他時,他說是來天雲市退婚的。」
「退誰的婚?」
「我和韓穎。」
「那一定是他了!」溫父顯得有些激動,「這事兒怎麼不早告訴我,剛才我差點鬧了誤會!可是……你倆都住一起了,怎麼還要退婚?」
「爸,我倆沒住一起,他現在只是我的保鏢而已,而且……而且他還不知道我就是溫扶搖。」
溫亦歡本名溫扶搖,十八歲的時候打算進軍演藝圈,所以給自己取了個藝名。
不過她星途不順,前兩年在溫父的勸說與幫助下,轉行做起了生意。
他在當演員的時候也累積了一些人脈,溫亦歡這個名字被人熟知,所以一直在用這個名字。
溫扶搖這個名字,除了她的家人,倒是沒什麼人知道。
溫父眉頭一皺:「為什麼不早點告訴他?」
溫亦歡忙道:「爸,這事兒你千萬別跟他說!」
「什麼意思,你葫蘆里到底在賣什麼葯?」
「爸,我和他也才剛認識,你就讓我用現在這個身份跟他處處,我至少……得先了解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才行。」
「這事兒爸可以答應你,不過你剛才也聽見了,與他定下婚約的,可不止咱們溫家,你現在是近水樓台,可別被韓家捷足先登了。」
溫亦歡不由撅了噘嘴,沒好氣道:「他到底有什麼好的呀,爸你至於這樣嗎?」
「我只能說,名師出高徒,鍾老神醫,可不止醫術高明那麼簡單!」
溫父這番話意味深長。
……
父女倆談妥後從放假出來,溫父剛才的不善之色一掃而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祥和。
他再一次打量江羽,滿意的點頭,並誇讚道:「一表人才!」
溫亦歡生怕溫父漏了陷,着急忙慌的把他往門外推:「爸,你就先回去吧!」
溫父和江羽揮了揮手,囑咐道:「小江啊,好好和咱家亦歡相處,她這個人雖然有時候脾氣倔了點,但人還是很好的……」
「爸!」
溫亦歡不斷的跟溫父使眼色,把他推出門才鬆了口氣。
她不敢讓她爸久留。
江羽是一頭霧水:「溫總,你爸這是怎麼了,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沒,沒怎麼,我爸那人就這樣,誤會解開了就沒事了。」
「可是,我總覺得你爸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
「哪,哪兒!你肯定看錯了。」
溫亦歡心裏像是小鹿亂撞,生怕江羽看出什麼端倪來,於是立刻岔開話題。
「等我換身衣服,我帶你去買些洗漱用品吧!」
說完她就匆匆跑回房間,深呼吸了好久才算是平靜下來。
隨後,她領着江羽在小區旁邊的超市裡買了些牙刷毛巾之類的洗漱用品,溫亦歡不敢在外面吃東西,回家點了外賣,沒多久徐欣就來了,神色慌張,見面第一句話就是大事不好了!
「溫總,咱們麻煩大了,我聽說,聽說靳虎會派王奇來對付我們。」
她很緊張,可江羽卻不慢不緊的說道:「那個王奇很厲害嗎?」
徐欣怒瞪他一眼:「你一個外地人當然不知道王奇,那可是我們天雲市出了名的狠角色,靳虎的金牌打手,外號鐵拳,據說幾年前黑虎堂跟別人爭地盤的時候,王奇以一敵十,把十個人都打成了重傷!」
溫亦歡的臉色也瞬間沉重起來。
徐欣把怒火發泄在江羽身上:「都怪你這個土包子!要不是你,靳虎怎麼會讓王奇出手!」
江羽聳了聳肩:「那你怎麼不說我幫你們保住了一百萬?」
「你還有臉說?本來一百萬就能擺平的事,現在讓你弄得收不了場,王奇出手,我們可能連命都保不住!」
「嘁!」江羽一臉不屑,「說白了那王奇也就是靳虎的一個打手,沒想像中那麼可怕。」
「你這個土包子真是不知不畏!」
「我說你倆也別杞人憂天了,對付你倆還用不着金牌打手,這個王奇擺明了就是衝著我來的。」
「那有什麼區別,你現在是溫總的保鏢,天天呆在一起,你能保證王奇對付你的時候不會誤傷溫總?」
徐欣現在對江羽意見很大,認為他們現在的處境都是江羽一手造成的。
「徐秘書,拜託你對我有點信心,既然我敢自告奮勇做溫總的保鏢,那我就可以保證她的安全。」
「我呸!少在這兒吹牛,真等你見了王奇,可別跪地求饒才是!」
「嘖嘖……徐秘書別的本事沒有,這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本事倒是讓我望塵莫及。」
「土包子你什麼意思,你再說一句試試!」
徐欣指着江羽的鼻子叫嚷,氣得直跺腳。
「叮咚……」
忽而門鈴響起,門外傳來一道聲音:「您好,外賣!」
溫亦歡起身走去:「你們別吵了,先吃點東西再想辦法吧。」
「別去!」
江羽蹭的一下站起來,嚇得溫亦歡一機靈:「怎,怎麼了?」

《溫亦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