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太子妃她圖謀不軌
太子妃她圖謀不軌 連載中

太子妃她圖謀不軌

來源:google 作者:容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奚無倦 容楚

宋經霜洞房花燭那夜,最愛她的男人死在冰冷的雪地中兩年後,她被渣男背叛,被吊在城牆上,尊嚴,清白,被狠狠地踐踏進泥濘里彼時她才知道,自己竟是愛錯了人再睜開,她又回到跟他救她的那天夜裡!這一次,她主動找上門「奚無倦,我娶你!」誰知他竟關起門來不認賬,「本宮命不久矣,娶我,守寡嗎?」她一腳踹開大門,「你敢死試試!」後來,人們提起那位太子妃,無不驚嘆連連:那太子妃啊,可...展開

《太子妃她圖謀不軌》章節試讀:

  太子妃宋經霜已經被吊在城牆上示眾三日了。

  罪名是,與人私通!

  「我的好妹妹,你還以為三年前救下你的人是殿下嗎?」

  城牆下,一道輕盈的女聲響起。

  「你睜大眼睛好好看看這塊玉佩!」

  宋經霜滿身傷痕,八根鎖魂釘封住了她全身的穴道,兩根手指粗的鐵鏈鎖住了她的肩胛骨。

  她意識模糊的努力睜眼瞧着容楚玉手上拿着的玉佩。

  「這塊破玉,根本不是殿下留給你的!而是殿下的孿生兄長,那個短命鬼奚無倦留給你的!」

  容楚玉柔聲一笑,「三年前救了你的人是他,而不是殿下。」

  「不過,倒真謝謝你們了,若不是奚無倦短命,而你又傻傻地讓鎮國公府幫着殿下,殿下還沒那麼快成事兒呢!」

  「說來,當初奚無倦親手把你送進洞房後,就死在了你新婚的第二日……」

  「我的好妹妹,你是報錯了恩!也嫁錯了人!」

  話音一落,容楚玉手中的玉佩砸在了地上,瞬間碎成兩半!

  宋經霜瞳孔一縮,「不——」

  怎麼會?救她的人怎麼會是奚無倦?!

  容楚玉從屬下手中接過箭矢,對準宋經霜的胸口。

  「殿下已經送你父兄上路了,我的傻妹妹,我這就送你去與他們團聚!」

  箭一離弦,射向宋經霜。

  宋經霜仰頭瘋狂大笑,閉上眼,淚從眼角滾落,耳邊呼呼的風聲傳來。

  是她認錯了人,錯付了一生,還連累了全家!

  可就在這時,『嗤』一聲。

  一陣悶哼聲響起,緊接着,容楚玉昏倒在了城牆下。

  宋經霜猛地睜開眼,這時候還有誰會來救她?

  一個身穿黑色勁裝的暗衛半跪在地,朝着宋經霜恭敬一拜,「奉故主遺命,護宋小姐周全!屬下來遲!」

  故主,故主……

  奚無倦,是你嗎?

  宋經霜氣血翻湧,心頭猛地一陣絞痛。

  『噗』!

  八根鎖魂釘被震出身體,周身血脈盡斷!

  她好不甘心,如果有來生,如果……

  ……

  「嗯……」

  宋經霜悶哼着醒來。

  她沒死?

  再定睛一看,一張她化成灰也絕不可能認錯的臉近在眼前——奚無倦?!

  她重生了!

  重生在了清白盡毀的這天!

  前世她被人下毒,醒來時救她之人只留下那塊墨玉。

  次日離王奚如禕拿着墨玉上門,她才誤以為救她的人是他!

  宋經霜朦朧間看着奚無倦正割血要餵給她。

  原來,原來她是這樣被他救了的……

  宋經霜伸手觸碰摸向他,隔着衣料,男人身上冰冷的觸感襲來,撫平她五臟六腑傳來的灼痛。

  她不自覺地靠他更近,整個人都貼了上去。

  「宋經霜!你知不知廉恥!你敢碰本宮,本宮剮了你!」

  奚無倦被她這舉動鬧得又羞又怒,紅着眼瞪她。

  蒼白的面容上印着泛紅的眼尾。

  宋經霜微微仰頭,看着眼前男人的模樣眼角酸澀。

  再想起前世臨死前那暗衛說,奉故主遺命來護她。

  她抬手輕輕撫過男人眼眉,帶有隔着久遠的眷戀,貼着他耳邊一聲輕笑:「殿下若是非要臣女死,臣女……也值了!」

  「宋經霜!你瘋了……唔……」

  話被嬌軟的唇堵住,宋經霜手一揮,帷幔垂落……

  不知過了多久,宋經霜從床榻起身時,身側早已冰涼一片。

  唯獨那塊黑色墨玉,安靜的躺在她身側。

  宋經霜撫着那玉,手指帶着留戀,這次,她會好好收着的。

  她回過神來,整理好衣衫,收好那塊屬於奚無倦的墨玉。

  正要離開,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嘈雜聲。

  「太子府拿人!閑雜人等退下!」

  沒等宋經霜反應過來,她便被太子府的人徑直捆到了太子府。

  「殿下,昨夜的刺客抓到了。」

  侍衛將宋經霜拎進殿內,便轉身退下。

  宋經霜抬起頭,便撞進一雙冷冽的寒眸中。

  奚無倦半卧在塌上,曲着長腿,半邊身子上搭着毯子,完美的身材隔着毯子若隱若現。

  只是這樣俊美的人兒,偏生病懨懨的,整張臉沒有半點血色,就連唇瓣……

  想到這兒,宋經霜忽的笑了起來,撐着下巴看向奚無倦:「殿下昨夜遇刺了?臣女怎麼不知道?」

  奚無倦撐着身子,冷笑的看向她,「裝痴賣傻?你以為這樣,本宮就會放過你?來人……」

  「殿下不就是記恨昨夜臣女對您不敬的事兒嗎?」

  無視奚無倦狠厲的眼神,宋經霜自顧自的說道:「若是殿下心中不痛快,臣女讓您輕薄回來便是。」

  「無恥!」奚無倦起身上前,捏住宋經霜的下顎,「油嘴滑舌的女人。」

  話音剛落,奚無倦便覺得胸口上一暖。

  他垂眸一看,便看見宋經霜正將小手放在他胸前。

  姿態輕浮!

  耳尖登時一紅。

  「你,你找死!」

  奚無倦手猝然鬆手,退後兩步。

  「殿下害羞了?」

  宋經霜掩着唇,笑了起來。

  她上前,抓住奚無倦的手腕,本想說什麼,卻忽然眉心一皺。

  「以下犯上的臭丫頭,你在做什麼!」

  奚無倦話音剛落就想收回手,卻被宋經霜拽住,「別動!」

  前世的時候,她在璇璣閣中意外拜得師傅,成親後發現母親病重,開始學習醫藥知識。

  只是可惜,母親沒等她找到治病的方法,就撒手人寰了。

  但後來,她在醫術上的造詣卻是少有人能比。

  宋經霜抓着奚無倦的手腕把脈,眉頭緊蹙。

  他的身體怎麼會是這樣?

  宋經霜從懷裡取出銀針,「殿下可要不了臣女的命了,臣女若死,殿下怕是要終生無子女了。」

  「胡言亂語!本宮的身體……」

  『噗』!

  沒等奚無倦話說完,一口血吐了出來。

  他本就毫無血色的臉瞬間白色嚇人。

  宋經霜俯身,「殿下這些年飽受病痛折磨本就可憐,若是將來連個一兒半女都不能留下,那真真是叫人心疼死了呢。」

  「宋經霜!」奚無倦眼角泛紅,嘴角那抹血跡映的他臉色更顯蒼白。

  「本宮若是此生無子,那便用你的命來填!」

  宋經霜看着眼前貴氣無雙的男人,恍如隔世。

  想起前世他背着自己,說:「別怕,我會護着你的。」

  心中一陣酸楚忽地湧上。

  她壓下心底異樣,唇角微微勾起。

  「殿下可捨得?」

《太子妃她圖謀不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