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蘇爺自我攻略後將小祖宗寵上天啦
蘇爺自我攻略後將小祖宗寵上天啦 連載中

蘇爺自我攻略後將小祖宗寵上天啦

來源:google 作者:鳧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池桉 現代言情 蘇臣

【一見鍾情/雙潔/掉馬/互撩甜寵/追妻火葬場】又蘇又欲戀愛腦×浪蕩嬌縱小千金(男主前期隱藏實力,後期直接打臉全家)*蘇臣自恃沒有弱點,帶着一腔熱血勢必要奪下蘇氏大權為母親報仇可剛回到江城,就被那個一身反骨的小丫頭迷的神魂顛倒小丫頭一掉眼淚,他就心疼地不得了,抱着她哄了一晚上,恨不得將她揉進身體里後來,因為復仇,池家被連累破產,池桉再也不願靠近他他追悔莫及,將她緊緊圈在懷裡:「幺幺,我這一生沒怕過什麼現在,我唯一害怕的,就是我犯了錯,你就再也不理我……」再後來,矜貴高冷的蘇大總裁整夜整夜地粘着老婆求抱抱:「幺幺,別老是抱兒子了,抱抱我嘛」展開

《蘇爺自我攻略後將小祖宗寵上天啦》章節試讀:

她談過不少戀愛,卻從來沒有像今晚這樣,心跳如此快過。

「這麼晚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想我了?」

蘇臣望着天花板,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拋出另一個問題:「你不是說,要唱歌給我聽嗎?」

池桉又愣了一下,反應過來之後,她抿着嘴笑得含蓄。

「你想聽什麼?」

蘇臣的聲音還是有些許冷漠:「不知道。」

就是想聽聽她的聲音。

「那我給你唱一首我自己寫的歌吧。」

「嗯。」

……

後面,池桉睡著了。

蘇臣拿下手機,看着屏幕上兩小時的通話記錄,盯着看了好一會兒。

點進錄音器,為今晚的錄音命了名,標題就是今晚的日期。

*

IMI發佈了招標信息,在江城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不少企業紛紛投遞了投標文件,能跟IMI合作一次,不知道能收穫多少利益。

這是多少人所求所想,好不容易和神壇如此接近,還不努力一把。

蘇豐年在網上看見了招標信息,內心十分糾結。

投標,蘇氏有極大可能和IMI合作,之後在江城的地位可以說是讓人遙不可及。

不投,蘇氏最近本就沒什麼好的項目,錯過這一次,怕是在江城的龍頭地位不保。

糾結再三。

最後,蘇豐年還是瞞着蘇氏老爺子向IMI投了標。

彼時,蘇臣坐在IMI高層的辦公室里。

看見郵箱里蘇豐年傳來的信息,他的嘴角終於翹了些弧度。

「老大,半小時後有一場會議。」

徐暢抱着一個文件夾進門,通知蘇臣一會兒要開會。

話音剛落,就聽見蘇臣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只見他看了眼屏幕,眼底瞬間多了幾許柔光。

「小叔叔,你吃飯了嗎?」

是池桉的聲音。

蘇臣抬了抬手,示意徐暢把文件放桌上。

隨後他背靠着轉椅,慵懶地單手支起下巴,「沒。」

他音還未落下,就聽見池桉欣喜的聲音:「那我請你吃火鍋吧!」

「嗯。」

抬眸看了眼剛走上前放下文件的徐暢。

徐暢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他剛好像看到老大笑了,還是有點花痴的笑。

他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就冷不丁對上了蘇臣冰冷的目光。

嚇得他一哆嗦。

正要離開,蘇臣放下手機,叫住了他。

他心虛諂媚的笑起,雙手無處安放地扣手指,「怎麼了老大?」

蘇臣偏了下頭,抬手將跟前的文件推遠了些。

「會議取消,臨時有事。」

徐暢愣住了。

什麼事還能比開會還重要?

但蘇臣說的話他也不敢不聽,只能畏畏縮縮地把文件拿回去,甚至還大着膽子問了句:「那什麼時候開會討論評標的事情啊?」

說完他就後悔了。

蘇臣的眼神好像鋒利的鋼刀,能割人心脈一般。

可是他說話卻總是不緊不慢沒有情感,「再說吧,今天就先不了。」

徐暢還想開口提問,就看見蘇臣的眼神又凶了幾分。

他咽了咽口水,只得閉嘴。

從辦公室離開,無力地拖着疲憊的身子往回走。

他前腳剛到工位上坐下,後腳就看見蘇臣已經進了電梯。

「暢哥,老大怎麼走得這麼急啊?」

一旁同為秘書的肖子豪探頭來問。

徐暢聳了聳肩膀,「不知道,反正急什麼都不可能是急着談戀愛。」

他跟了蘇臣這麼多年,只見過任瑩瑩能和他說上幾句話,但也不多。

蘇臣找到池桉時,她正坐在路邊的長椅上吃雪糕。

看見蘇臣的車子過來,她立馬丟了還沒吃完的雪糕,跑上前。

她穿了件碎花短裙,沒了在酒吧逍遙的性感嫵媚模樣。

這樣的裝扮倒讓她顯得俏皮可愛。

一點不見外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小小一隻就鑽了進去。

「你剛剛是就在這附近嗎?來得這麼快。」

蘇臣:「嗯。」

IMI離這本就不遠。

聽說池桉在這附近的時候他還驚了一瞬。

「去哪吃?」

現在正是吃飯的時候,到處都人滿為患。

池桉想了想,「去西路口,我知道一家店超級好吃。」

說完,蘇臣就立馬掉轉了車頭。

西路口的這一家火鍋店是她經常來吃的,口味正宗,而且地方偏,一般不用排隊。

蘇臣跟着池桉走進了這家充滿煙火氣息的火鍋店。

「小按,你來啦。」

老闆娘是一個年近四十還依舊風華絕代的大美人。

這家店的顧客男人居多,多數也都是為了來見見老闆娘的。

「芳姐。」

「喲,這是交新男朋友了?」

許芳的視線曖昧地在兩人之間徘徊。

蘇臣的模樣過分惹眼,老闆娘也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池桉回頭看了眼他,又笑着跟許芳說:「芳姐,這是我未婚夫,不是什麼新男朋友。」

她現在對每個人都是這樣介紹。

也不管蘇臣是否介意。

但事實上,蘇臣不太在意她如何跟別人介紹自己。

許芳又多看了兩眼,隨後帶着笑意領着兩人去了角落裡的雙人桌。

「你男朋……你未婚夫能吃辣嗎?」許芳給兩人遞了菜單。

池桉看了蘇臣一眼,隨後對許芳說:「還是上個鴛鴦吧。」

老闆娘心領神會地笑了,隨後到廚房轉身備菜去了。

蘇臣盯着池桉笑意盈盈的臉,心裏像開花了一般。

他問:「鴛鴦是什麼?」

池桉怔了一秒,隨後認真地回答他的問問題:「鴛鴦就是有兩種不同的鍋底,一邊是很辣的紅湯,一邊就是不辣的清湯,兩個組合在一起,就是鴛鴦鍋啦。」

他看樣子是真沒吃過火鍋。

不多時,鍋底被端了上來,菜也上齊了。

池桉試探地問蘇臣:「小叔叔,你要不要試試紅湯是什麼味道?」

蘇臣盯着她的小臉,思索了片刻。

隨即悶悶地回復了一個鼻音,「嗯。」

沒多久他就後悔了。

第一片肉送進口中,下一秒他就猛烈地咳嗽起來。

見狀,池桉連忙倒了杯冰水給他。

喝了好幾杯水,他才緩過來。

池桉看着他通紅的臉龐,平時的氣焰消失地無影無蹤。

「小叔叔,你沒事吧?」

她有點緊張地問。

生怕他下一秒就會罵她。

《蘇爺自我攻略後將小祖宗寵上天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