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蛇欲纏身
蛇欲纏身 連載中

蛇欲纏身

來源:google 作者:四月的十月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安心 懸疑驚悚 秦渝

『青龍娶親』那天,我曾祖父殺死了一青一白兩條蛇,村民說,那是長角化蛟要飛升做蛇仙的我出生那晚,我爺爺跪在蛇廟一宿,我媽才把我生下來,他卻死在蛇廟我打小,夢中就會出現一條蛇,他說,我是他的新娘突然有一天,我的堂哥堂姐突然出事,我們回到村子,玉佩丟了,他卻出現了……展開

《蛇欲纏身》章節試讀:

「快,回去。」

我爸媽喊了一聲,跑回了我家。

映入眼前的一幕把我給嚇得捂着嘴,哆嗦的厲害。

安寧躺在院子里,身上全都是蛇,三堂伯母直接暈倒了過去,可她的身上卻一條蛇都沒有,我爸走過去將三堂伯母拖過來,她沒事,估計是嚇暈了過去。

「安心,在這裡看着你爸,我去找李婆子回來。」

我媽丟下一句話,跑出去追李婆子,到了村口天空轟隆一聲巨響,打雷了,天暗沉沉,這是要下暴雨的節奏。

「東梅,趕緊回去,要下暴雨了。」東梅是我媽的名字,說話的是我家隔壁的劉嬸,焦急的扛着鋤頭回走,豆大的雨珠啪啪的落下,我媽只能回來。

「安心,今晚這不能住了。」

下雨了,我爸見我媽回來,躲在廚房旁,鐵皮子蓋着,雨水打在上面,吵鬧的很。

安寧躺在院子**,雨水打在她的身上,蛇卻鑽入她的衣服內,我心裏慌得厲害,最重要的是,安寧是瞪大眼睛的,那驚恐瞪大雙眼,嘴巴長大,耳朵,嘴巴都有蛇,密密麻麻,看着都頭皮發麻。

半個小時後,雨停了。

所有的蛇都從安寧的衣服內爬出來,也不走,我爸抄起一根細小的棍子,朝着地面有節奏的敲打起來,可是,蛇沒有離開的意思。

「安寧。」

三堂伯醒了,從屋內出來看見院子里的安寧,發瘋似的衝過去,那些蛇迅速鑽到安寧的衣服內,完全就是不離開。

「三哥,蛇不肯走。」

我爸說道,三堂伯母也從驚嚇中蘇醒過來,看見安寧還躺着,哭嚎了起來,安寧屍體上的蛇還是沒有走的意思。

「安陽呢?」

我爸這麼一問,三堂伯才反應過來,連忙上樓,看着安陽還躺在床上,不由得鬆了口氣。

「你們趕緊把安陽抬到車上。」

三堂伯指揮到,看着安陽的兩個手下連忙將安陽抬下去,上車後,便坐在駕駛座的位置。

「把大少爺送到醫院,我隨後就到。」

兩個手下點頭,車窗關下,兩人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車子絕塵而去。

「三堂哥,安寧她……」

我爸話剛開口,三堂伯掄起拳頭朝着他的臉上狠狠地打去,我爸一個沒注意,挨了他一拳,臉腫了,嘴角溢出血絲。

「安雄。」

我媽連忙扶着我爸,怒視着三堂伯。

「你瘋了,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打人,要不是出事,我……」

我媽還沒說完,我爸攔着她。

「別說了,安寧出事,他心裏不好過。」

「安雄,你給我等着。」

三堂伯看着我爸爸的眼神有了殺意,想要弄死他的那種。

「老公,安寧她怎麼辦?」

三堂伯母哭嚎着,「我的安寧……」

「你在這裡等着,我去叫人。」

三堂伯狠狠地瞪了我爸媽一眼,憤憤離去。

「安寧,你怎麼這麼命苦,我的安寧啊……」

三堂伯母坐在地上,哭嚎聲不斷。

「我們出去吧。」

我爸拉住我媽出來,「李婆子是不是知道安寧會出事?」

我媽點頭,「喝了神水就沒事了,三堂嫂打翻了,保不住。」

「媽,那李婆子這麼厲害,她就沒有別的辦法嗎?」

我連忙問,看了眼院子,「那些蛇為什麼會弄死安寧?」

「那是她自找的。」

我爸生氣了的罵道,「明知道蛇仙的事,還去招惹蛇仙。」

我爸這話讓我更疑惑,我媽扯了扯我爸的衣袖,示意他不要說,我看着爸媽不願說,還是忍不住問,「爸,真的是蛇仙的報復嗎?」

「你別問了,是安寧自己招惹的。」

我好奇,我記得夢中的蛇挺好的,而且變成人的樣子也不嚇人,甚至,溫潤如玉。

「安心,那個紅袋子別丟了,戴好了。」

我媽叮囑道,我摸着懷中的紅袋子,我媽這才鬆了口氣。

「三堂哥怕是要找人對付你了。」

我媽一臉擔憂,「你說安寧出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為什麼非要怪罪到我們頭上。」

「沒事,三堂哥就是脾氣暴躁,出了這樣的事,誰心裏也不好受。」

我爸掏出一支煙點燃,眉頭擰成川字,坐在門口的石頭上。

「你帶安心去老劉家吃個飯, 我和老劉打過招呼了。」

「我哪裡吃的下飯,安心,你自己去吧。」

我看着爸媽那擔憂的表情,我去了隔壁的劉嬸家,但是沒進去,在門口喊了一聲。

「劉嬸。」

在我們那,白事不可以進別人家的屋子,會帶去晦氣。

劉嬸見我喊,連忙喊道,「進來啊,杵在門口做啥?」

我搖搖頭,「出白了。」

劉嬸臉色微變,連忙擦擦手,走到我這,隔着門問,「誰?」

「安寧。」

劉嬸嚇了一大跳,「剛剛嚎的是安寧?」

我點點頭,劉嬸看了我一眼,「你等着,我給你端飯。」

我道了聲謝,不一會劉嬸就給我端着飯菜過來。

「安心,安寧咋死的?」

「我也不知道,身上全是蛇,被蛇咬死的吧。」

我說完,劉嬸嘆了口氣,「她沒事和蛇仙鬧騰啥。」

「劉嬸,你也知道這事啊?」

爸媽不說,我這稀里糊塗的,劉嬸這麼一問,我更好奇了,這蛇仙真的和他們說的這麼可怕嗎?

「你不知道吧,你家和蛇仙的事,那說起來可就有故事了。」

劉嬸是個長舌,這村裡八卦的很,這曾祖父那輩的事,傳的神乎邪乎的,這茶餘飯後,都會說起。

「聽說你.媽請了隔壁村的李婆子,沒把安寧留住?」

我點頭,劉嬸看了眼我身上的紅袋子,「要潔身自好,別學安寧,尤其是蛇,搞不得。」

「我知道,謝謝劉嬸。」

我吃完飯,劉嬸給我爸媽打包兩份,「端給你爸媽,讓他們吃點。」

我謝過劉嬸,端着飯走的時候,劉嬸在身後嘀咕道:「這安寧也真是,找了男人還招惹蛇做什麼。」

安寧的事很快傳遍村子,我家沒人敢靠近,村長提着十斤糯米給我爸媽,不知道說了什麼,我爸媽便到處去搬稻草,燒了一大堆的草木灰。

《蛇欲纏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