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沈薄承肖綿綿筆趣閣
沈薄承肖綿綿筆趣閣 連載中

沈薄承肖綿綿筆趣閣

來源:外網 作者:沈薄承肖綿綿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沈薄承肖綿綿

《沈薄承肖綿綿》是一部十分受讀者歡迎的小說,最近更是異常火熱。《沈薄承肖綿綿》主要講述了沈薄承肖綿綿的故事,同時,沈薄承肖綿綿也就是這部小說裏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一直親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戰之中。不過一起經過許多的故事,最終還是得到了甜蜜的結局。...展開

《沈薄承肖綿綿筆趣閣》章節試讀:

沈薄承肖綿綿為主角的小說名字是《沈薄承肖綿綿》,小說最新章節更是可以帶來不同的閱讀體驗,各種情節設定慢慢浮現:舍友都看不過去了:「肖綿綿,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男生,校草都跟你告白了,你竟然還看不上,你這眼光要上天了啊。」舍友口中所說的校草叫程司翰,的確長得一表人才,而且打得一手好籃球,是全校女生明戀暗戀的對象。... 吻他的喉結,神聖而又傾慕。 我聽到沈薄承急喘的聲音,以及狂烈的心跳聲。 他一把推開我:「夠了。」 我眼神濕漉漉的,像一個引誘書生的妖精:「沈薄承,你教過我,做人不能說謊,想要什麼就去爭取,但你現在卻不敢要我。」 我盯着他的眼睛,不讓他逃避:「沈薄承,你看我啊。」 他深吸了口氣,眼中流轉着讓我看不透的情緒。 他一隻手握着我的肩膀,阻止我前行,聲音低沉到地底:「綿綿,我比你大十二歲。」 我笑了。 大十二歲怎麼了,大二十歲的都有。 這根本不是原因。 「我只問你,沈薄承,你喜歡我嗎?」 他沉默以對,拒絕回答。 「吃完飯,我送你回去。」 我不再說話,閉上眼裝睡,心裏卻堵着一團棉花,想哭,卻又不想在他面前流眼淚。 沈薄承帶我去吃日料。 精緻的日料卻絲毫引不起我興趣,我囫圇吞棗吃了一些,兩人面對面坐着,誰也不開口說話。 氣氛太過沉默。 我討厭這種讓人壓抑的氣氛。 明明以前我在他面前嘰嘰喳喳,他從來都會笑着回應我。 我放下筷子,低着頭淡淡道:「我吃飽了,先回去了。」 在我起身要走的那一瞬,他拉住我的手臂,我低頭,目光和他對上。 包廂中燈光瑩瑩,他的眼中似乎蕩漾着星河,又似乎藏着萬千情緒。 我看不透他的眼睛。 「我送你。」他喉結微動。 「不用了,我自己打車。」 他聲音沉了一分:「綿綿,你一定要和我胡鬧嗎?」 我眼眶發熱,委屈又夾雜着幾分悲涼,我喜歡他,他卻認為我在胡鬧? 我咬着嘴唇,深吸口氣,拂開他的手:「那我叫我爸來接我,就……不勞煩你了。」 這是第一次,我和沈薄承冷戰。 我好幾天都沒聯繫沈薄承,我不聯繫他,他似乎也不刻意找我。 我爸叫我去陪他一起參加酒會的時候,其實我是有點心動的。 我問我爸:「今天這酒會,沈薄承會去嗎?」 我爸點點頭:「今天你沈叔叔可是C位,這場酒會就是他辦的,你說他會去嗎,你也好幾天沒見沈叔叔了,走,換身衣服跟爸一塊去。」 我回到自己房間,足足選了一個小時的禮服。 下樓的時候,我爸眼睛都直了,十分驕傲:「我女兒真是越長越漂亮了,隨我。」 剛到酒會現場,我爸就被人拉走了。 我自己找了個角落吃了點東西,瞅准了機會拿了一杯香檳準備喝。 結果還沒喝呢,就被沈薄承攔住了。 他毫不客氣地奪走我手上的香檳:「小孩子家家喝什麼酒。」 我有些不服氣:「我已經不是小孩了。」 他輕輕拍了拍我的腦袋:「在我眼裡,你還是個孩子。」他召來服務員,換了一杯橙汁,「這是你該喝的。」 他刻意和我拉近距離,抵消這幾天的疏離,我也就找個台階下了。 我接過橙汁,目光凝在他身上。 他今天穿着一身高定西裝,襯着他長身玉立,他本就生的唇紅齒白,劍眉星目,即便不說話,安安靜靜站在那裡,便讓人移不開目光。 「沈薄承,你今天好帥。」我不知不覺脫口而出。 他愣了下,黑眸和我視線接觸了幾秒,很快便移開。 但我發現,他耳朵卻慢慢紅了。 氣氛莫名有些沉默。 「薄承。」一道溫柔的聲音響起,我尋聲望去,便見一個穿着淡紫魚尾裙的女人婷婷裊裊走來。 我看了一眼她,再看一眼我自己,頓時有些自慚形穢。 「找了你半天,原來你在這裡。」女人巧笑倩兮,很自然地攀上他的手臂,「走,帶你過去認識幾個人。」 我目光落他的手臂上,看着女人鮮艷的蔻丹,只覺得十分刺眼。 沈薄承點了點頭,對我說道:「我還有一些事情,先過去了,記住,不準給我喝酒,也不要吃太雜,小心鬧肚子,回去時候跟我說一聲。」 我意興闌珊地點點頭。 他們離開的時候,我旁邊的人感嘆道:「這兩人真是男俊女美,天作之合。」 「可不是嗎,沈薄承自然不用說,本市最年輕的新貴,多少富家女趨之若鶩,不過孫倩馨倒是滿配他。」 原來她叫孫倩馨嗎? 我等了一晚上,也沒等到他再來找我。 我爸催促我回去。 離開之前,我給他發了一條短訊,說自己要回去了。 幾分鐘之後,他才回復一個字「好。」 我盯着那個好字,心裏似堵了一團棉花,讓我呼吸不過來。 我靠着椅背,心裏有些悲涼和無助,也許在他心中,我真的只能算他好朋友的女兒吧。 僅此而已。 可是我不甘心。 我明白了一件事,我對沈薄承,絕對不是普通的喜歡依賴。 我想得到他。 前所未有的瘋狂。 回去的路上,我叫停司機:「陳叔,把車停在這裡,我有事。」 我爸喝醉醺醺,大着舌頭問我:「你要幹什麼去?」 我隨便找了個理由:「我剛剛想起來我約了朋友,今晚就不回來睡了。」說完,也不顧我爸答不答應,像兔子一樣跳下了車。 我去了沈薄承家裡。 他還沒回來。 我抱着膝蓋,蹲在門口等他。 我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等的我都快睡着的時候,迷迷糊糊中聽到腳步聲。 我抬起頭,便看到沈薄承站在我面前,清雋的面容在走廊的燈光下顯得分外迷離。

《沈薄承肖綿綿筆趣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