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如夢不歸
如夢不歸 連載中

如夢不歸

來源:google 作者:半山山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庄雲夢 秦霄白

重生✖️復仇天啟元年,留雲山莊遭幾大勢力聯手血洗,火光中柳夫人誕下一名男嬰,為首的詭宗將男嬰及柳家至寶血玉奪走,柳夫人血竭而亡次日,地宮守衛依例外出,見此慘狀,將柳夫人屍身運送至地宮時,發現其腹部有異動,刨腹取子,竟取出一名女嬰本是雙生兄妹,命運卻將他們分開時局動蕩,波詭雲譎,一朝重逢,兄妹相殺血玉開啟,尤令入夢之人重生展開

《如夢不歸》章節試讀:

自從白暮山在霜冷住下,庄舟便一直心神不寧,隱隱有不好的預感。

霜冷眾弟子雖跟隨自己習武修陣術,卻沒有人知道他師出詭宗,並且曾是詭宗第一陣術天才,雖然雲霧奇障是自己創製的得意之作,但多少還是有些詭宗陣法的影子,他擔憂那個叫許也的後輩會發現點什麼,若是引來詭宗宗主未羽,那霜冷就岌岌可危了,自己一把年紀了倒也沒什麼,可是有庄雲夢在,他不能讓她處在危險之中。

想到這些,庄舟再也坐不住了,行至山前,面朝山門而立,從懷裡取出一張符篆,左手拇指與中指相捻,對着符篆念了幾句咒語,那符篆發出一道光亮便自行朝天空中飛去,符篆升至半空後,不消一會兒,四面的雲霧積聚而來,整個霜冷上方白茫茫一片。

加固了雲霧奇障並未完全放心,他又在霜冷山門前用符篆來回布置,在入口處設了一道海蜃煙夢,緊接着,還在大殿前召集了全數霜冷弟子,提醒大家小心謹慎,隨時做好迎戰準備。

離開詭宗已經二十幾年了,現在的詭宗後輩實力如何,未羽是否會來他不敢妄斷,只能先做好自己該做的,他想着未雨綢繆總不會錯。

風平浪靜的過了半月,白暮山的傷痊癒得七七八八,眾師兄弟也漸漸卸下警惕,唯有庄舟,心中的焦慮不減反增,他總覺得現下的平靜不過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奏。

穀雨這天,天空閃過一道白光,照亮了整個霜冷,庄舟急忙走大殿前的廣場查看,果不其然,不是雷電,卻是詭宗的破雲術,白光過後,瀰漫於霜冷上空的雲霧奇障正一點一點朝四周散開,庄舟暗道一聲「不好」,連忙召集眾人。

「眾弟子!」

「弟子在!」隨着庄舟喊出聲,霜冷眾人緊急集合站立於山門廣場。

庄舟站在高處,抬頭望了望半空中即將破開的雲霧迷障,又朝站在人群前的庄雲夢看了一眼,便對身前站定的幾十名弟子大聲命令道:「雨生百穀,今日穀雨時節霜冷卻將遭逢大劫,務必謹記為師之令,誓死保護庄雲夢。」

「是,弟子領命。」

庄雲夢原本隨性慣了,面對當下緊張嚴肅的氣氛才乖巧站定在眾師兄弟最前端,此刻聽到師傅如此命令,當即一下子愣住,眼睛死死盯着庄舟,欲言又止,最後只是淺淺喊出一聲。

「師傅~」

庄舟沒有看她,只是對她身邊的白暮山接著說道:「雖然你已被逐出霜冷,但不管怎麼說你也曾是霜冷弟子,保護雲夢。」

庄舟嘆了口氣,繼續囑咐道:「後山谷底有個甬道,那甬道口被我設了陣,那陣法你見過,入甬道後,不要回頭,甬道連接外界,向北走上幾天可直接到留原郡,出了留原郡再走上五天便可至天啟都城,只要回到天啟都城為師相信以你的手段沒人能傷得了她。為師別無他願,只求雲夢一生平安順遂,你可否答應?」他的語氣中帶了一絲懇求。

「我在便不會讓人傷到她分毫。」

白暮山沒多想便應了下來,將此刻一臉震驚的庄雲夢往自己身邊拉了拉,師傅所願,況且這個小丫頭還救過自己一命。

庄雲夢此刻已經泣不成聲,她像是反應過來,激動的踉蹌上前,死死抓住庄舟的衣角,懇求道:「師傅,我不走,我不要離開~」見庄舟未理睬自己,回過身看看下方的師兄弟,復又哭着面向師兄弟們,朝着平日跟自己親近的風啟師兄哀求道:「風啟師兄,你快幫我求求師傅,我不要走,我不要你們保護我,我要和大家在一起~」

庄雲夢無措地一會兒扯扯庄舟的手臂,一會跑去晃動風啟的肩,整個人怔怔的,聲音哭得都有些喑啞,只是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勞,所有人都對庄雲夢的哀求哭訴不為所動,在霜冷,庄舟的命令大過天,既然庄舟發令,那他們領命便是。

天空又亮起一道白光,緊接着傳來一聲巨響,雲霧此時已散去小半,一道人影從空中散去雲霧的窟窿落下,直直站定在山門前的煙霧幻境中。

來人是名女子,看上去年歲已長,雖然發色烏黑柔亮,臉上的皺紋卻一下暴露了她的年紀,煙霧幻境中,她一身紅衣隨風曳動,冷靜地朝四面環顧了一圈,像是知道方向一般,對着庄舟說道:「師兄,多年不見,你竟沒有半點長進,除了遮天的雲霧陣法令我耗費了些時日,這山門前的海蜃煙夢你是技窮了嗎?」

紅衣女子在陣中移動了半步,又左右看了看,繼續說道:「海蜃煙夢這種邪香毒霧困得住別人可困不住我。」說著,她手指翻飛,在身前結出一個光圈,光圈翻轉朝天,漸漸擴大,擴大的光圈內生出異火,所過之處烈火熊熊燃燒,邪香毒霧很快便消散殆盡,海蜃煙夢幻境破!

海蜃煙夢陣法已破,她卻仍舊站在原地,遠遠望着大殿前的庄舟,眼神中滿含恨意,冷聲說道:「師兄,你不該為了一個女人背離宗門,這麼些年活得躲躲藏藏,你還是當初那個陣法冠絕天下,意氣風發的庄舟嗎!」

庄舟望向紅衣女子,面色不改,只是淡淡說道:「未羽,我從未後悔,為了書語,我心甘情願!」

那名叫未羽的紅衣女子聽了庄舟的話瞬間怒不可遏,厲聲道:「她不愛你,從未愛過,不然她也不會嫁給別人!」

突然,她神色突變,對着庄舟陰測測的笑了起來,餘光瞥見他滿臉疑惑,深感有趣,等了好一會兒才冷冷說道:「不過,秦書語已經死了,那個雨夜,我殺了她,沒錯,我親手殺了她,一刀一刀,直直**她的心臟,她滿身是血,死得很是凄慘呢!」說完,她抬起手,比了一個刎頸的姿勢,笑得癲狂。

庄舟聽了未羽的話立刻變了臉色,怒聲問道:「你不該殺她,她與你有何深仇大恨,你為什麼要殺她?」

「哼!」未羽冷哼一聲,說道:「什麼深仇大恨?她秦書語憑什麼搶走你,師兄,你該愛惜的人是我,不是她,我們一同長大,我們青梅竹馬,要不是她出現,我們會很幸福,她不該出現,更不該搶走你。」

庄舟一直知道詭宗之人造成了那一夜柳家的滅門,卻不知道是未羽親手殺死了秦書語,此刻,秦書語死亡真相浮出水面,庄舟看着未羽的眼睛充滿恨意,什麼同門,什麼師妹,他不在乎,他只知道他愛的人是被她殺死了,頃刻間庄舟一個飛身,朝着她出掌。

再說庄雲夢,得知自己的母親竟是死於眼前這名叫未羽的紅衣女子之手,一股冷意直接從腳底直擊天靈蓋,整個人怒形於色,對着紅衣女人咬牙切齒,雖然知道自己絕不是她的敵手,卻也在師傅庄舟出掌的一刻用盡全力跟着祭出自己學得最好的千面搜殺術。

未羽躲避不急正面硬生生接了庄舟一掌,嘴角溢出一絲血跡,後退幾步堪堪停住,卻見天空中透進的陽光交織,那光刀像是長了眼睛一般朝自己飛來,只不過在她眼中,這個法術生澀,不足為患,光刀近身的一刻她縱身一躍而起便輕鬆躲開。

再次站定,她睨了一眼庄舟,朝着千面搜殺術祭出的方向尋去,當雙眼對上庄雲夢,整個人失神愣住,不可置信的輕聲呢喃道:「秦書語?」

想了想,又繼續自顧自說道:「不對,秦書語已經被我殺死,不會是她~」

自己想不通,未羽便朝着庄雲夢問道:「你究竟是誰?」

庄雲夢沒有回答,只死死地盯着她看,雙手在身側緊緊攥着,滿臉盛怒。

庄舟見未羽注意到庄雲夢,心裏一緊,暗暗朝着白暮山使了個眼色,白暮山看看未羽,再看看庄雲夢,此刻心裏也生了一些疑問,秦書語這個名字聽起來有些耳熟,可她究竟是誰卻又怎麼也想不起來,不過,在此危急時刻他很快放下心中疑慮,立刻會意庄舟的意思,手在庄雲夢的身上輕點了兩下便將她定住,扛到肩上準備帶離。

庄舟則在未羽猶疑間,再次飛身而出,與她在殿前的半空中激戰。

《如夢不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