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連載中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喬以笙陸闖 都市言情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試讀:


獲取第1次
不在霖舟大學是嗎……
鄭洋、許哲的公寓和鄭洋的家,警方排查過。
鄭洋跳樓的地方tc酒店,警方排查過。
許哲和鄭洋名下的所有房產警方也排查過。
最後霖舟大學,大炮找過了。
和鄭洋有關的地方還有哪裡?
公司?鄭洋和許哲從前的公司?——據他所知,他們那個公司已經變成別人的辦公場所,許哲藏人的可能性似乎不太高。
陸闖仍舊認定,應該還是就在昨天許哲最後消失蹤跡的附近。
「哥,現在該往哪兒找?」霖舟大學沒有,那就應該霖舟大學附近繼續找,但範圍可大可小,大炮不知該從何處着手。
陸闖沉默地折返陵園的停車場。
停車場里有兩個人正為劃傷車身的事情吵架。m.
其中一個人看見陸闖來取車,順便提醒了他一句:「這位先生,這車是你的啊?你快一起來,我看見你的車子也被他的車刮花了,我們一起跟他要賠償!」
被控訴的那人為自己辯護:「要不是突然冒出個人我怎麼會緊急剎車?罪魁禍首已經逃逸了,可別把賬賴我頭上。」
陸闖現在自是沒空理會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拉高口罩,置若罔聞,上了他的車,隔着手機叮囑大炮:「等我過去。」
掛下電話,陸闖握緊項鏈,趴在方向盤上。
許哲沒有再給他新的線索,卻又挑釁他單獨解決,這是許哲認為他最終能想到該去哪兒找到人?取決於他的速度?間接地也在拖延他解救喬以笙的時間?
無疑,許哲在消磨在他的意志。
須臾,瘦猴子的電話打過來,陸闖坐正身體:「是照片處理出來了?」
在tc酒店時拿到的第三張照片,沒有電子版,他只能手機翻拍給瘦猴子,讓瘦猴子找人做影像分析。他等不了警方。
「嗯。」瘦猴子說,「剛發給我,我轉過去給你。」
陸闖點開消息。
照片的清晰度比原先高了。
陸闖放大。
喬以笙腳踝處勒出的血痕愈發觸目驚心。
陸闖集中精力讓自己先不去注意那些,仔細觀察紅色的昏暗光線下固定着喬以笙的那把椅子。
木製,四角,方方正正……
地面,地板,紋路花色……
「boss!」沒掛斷的電話里傳出瘦猴子興奮的叫喚,「截到許哲了!他今天一早又在霖舟大學附近出沒!我們鎖定的範圍沒錯!」
陸闖一凜:「截屏發過來。」
瘦猴子立刻照辦,然後說:「稍等boss,我把截屏上的地點定位出來給你,你看看能不能想到附近有沒有和鄭洋相關的——」
「不用定位,我知道在哪兒了。」看過截屏的陸闖結合椅子和地板的細節,心中有了答案,馬上啟動車子,並分別聯繫大炮和戴非與。
-
周日下午的霖舟大學外面,一路能碰到不少看起來學生模樣的人,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陸闖開着車子繞行到學校東門,停在路邊,下車急速步行。
在許哲被拍到的路口處駐足,他望向這裡唯一的監控攝像頭的位置,然後往左拐。
開春時的校慶雖然剛來過學校,但並沒有仔細地四處轉轉。
現在看來學校外面這一圈環境變化不大,依舊遍布給學生提供方便的各種低價租房。
有的是學生租來做棋牌室桌游館,有的是學生租來開餐廳,有的就是不喜歡學校的宿舍自己搬出來住……
各種招牌還在,店面則關了大多數,顯得冷冷清清。沒記錯的話,校慶那會兒聽說過,這片區域要被重新規劃。
憑藉記憶,陸闖雷厲風行地朝目的地闊步而去,未幾,某棟房子映入他的眼帘。
——鄭洋和許哲最早作為工作室的出租房,也是兩人合夥創業的初始點。
陸闖以前來過幾次,和陳老三他們過來參觀兩人工作場所的。
許哲其實先是和鄭洋熟識,才跟着鄭洋慢慢浸入他們圈子裡。兩人是當初一群人里最有上進心的。
所以,就是這裡……?
既是鄭洋和許哲的工作場所,也是鄭洋和許哲在校外的住所。
抑或稱之為,鄭洋和許哲最早同居的地方?
應該承載了他們兩人的許多美好回憶。
瞳眸微微狹起,陸闖停在門前,握住手把,猛地拉開。
發現門沒鎖,他懸着的心幾乎定下來一半,走進去。
放眼望,空蕩蕩的空間內窗帘緊閉,滿地的燭光映照出滿屋子鄭洋生前的照片。
從小到大的,各種各樣的鄭洋。
陸闖面無表情地跨過蠟燭與蠟燭之間的縫隙,緊接着看見鄭洋和許哲各種各樣的合影。
一路通往最裏面的房間。
房間門沒鎖,大剌剌地敞開,呈迎接的姿態。
第一眼便是碩大的鄭洋的遺像,周圍點綴花圈,宛如靈堂。
比起外面燃着的蠟燭散發的暖黃色亮光,這裡的電子蠟燭照得一切如血一般紅,詭異又幽森。
陸闖不動聲色地搜尋喬以笙的蹤影,迅速在角落發現照片中捆綁喬以笙的那張椅子。
此時椅子上沒有人,繩子散落地板。
但再往後一點,隱約瞧見一隻麻袋,麻袋裡裝着的東西成人形。
心臟彷彿都跟着瞳孔縮了縮,陸闖準備上前,許哲從陰暗出顯出輪廓,反光的鋒利刀尖懸於麻袋上方。
「j夫這麼快找來了。速度可以。」許哲的眼鏡鏡片反射陸闖的身影,「你現在的樣子,一點不像我們所認識的那個陸闖。」
陸闖沒打算和他閑聊,沉鬱的眸子於昏黑中無限延伸:「你究竟想怎樣?」
「沒想怎樣。我再怎樣,阿洋也不能活過來。」許哲緩聲,目光落向鄭洋的遺像,死水般的眸子里才有些波瀾。
他這樣講,反倒令陸闖的眼皮直跳。
「你懂那種四年的感覺嗎?」許哲如同和多年老友娓娓傾訴,「好像被丟進狹窄封閉的空間里,你大口地喘氣,拚命地挽留,可空氣還是一點一點地被抽走。你越是掙扎,空氣流失得越快,你也跟着越是窒息。窒息……窒息……窒息……」
似給陸闖生動地演示,許哲的一隻手掐住他自己的脖子,做出一副呼吸不過來的樣子,唇邊卻是古怪的笑意。
陸闖的眸色比方才愈加黑沉,掩蓋掉所有情緒,唯獨他的手指不易察覺地顫了顫。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