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
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 連載中

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

來源:外網 作者:向陽花死於黑夜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向陽花死於黑夜 都市言情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章節試讀:

喬以笙被他的耍寶逗得要笑不笑的:「土。」 一如既往地土。 陸闖式的土。 「無論多土,你照樣喜歡,喬圈圈你都嫁給我了,我就代表了你的品味,你儘管使勁損我。」陸闖嘚瑟地把鑰匙塞進她手裡。 喬以笙插入鎖孔打開門。 剛剛陸闖讓她做好心理準備,她做了,映入眼帘的情況確實令她愣了一愣,但也不至於到奇葩的地步。 其實就是……裏面空空蕩蕩的,一件傢具也沒有,只有幾樣屬於圈圈的東西,狗窩、狗盆、玩具之類的。 喬以笙踩着木製地板邊往裡走,邊回頭問陸闖:「你是離開澳洲之前清理過還是……」 「你覺得呢?」陸闖捏捏她的後頸。 喬以笙明白了。不是離開澳洲前他清理過,而是,他那兩年住在這裡的時候,就是這樣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就像他回國之後住的那套大平層,同樣簡簡單單。 這裡看起來比大平層更簡單罷了。 從痕迹上來看,彷彿這棟房子不是他在住,而是圈圈在住。 而地板的傷口累累,彰顯着曾經沒少遭受圈圈的爪子的侵害。 陸闖曾經睡的是哪間卧室,也特別容易辨認,因為——那間卧室的房門上也同樣布滿圈圈的抓痕。 「你一個人住怎麼也把它鎖在你的房門外不放它進去?」喬以笙替曾經可憐兮兮的圈圈控訴陸闖。 陸闖雙手抱臂斜倚靠牆:「幹嘛?我一個人住就沒有少兒不宜的畫面了嗎?」 喬以笙:「……」 ok,那她自然得好好追問一番:「什麼少兒不宜的畫面?看小電影了?帶火辣的外國洋妞回來了?」 「你的想像力還不夠豐富,我做的當然你比說的還帶勁。」陸闖努努嘴,「少兒不宜的畫面現在還在裡頭。」 喬以笙徹底被他勾起了好奇心,擰開卧室的房門。 第一眼她並沒有發現任何特殊之處:卧室里同樣特別地簡單,一張床墊而已,有個衛生間,還有隔開了一小塊空間作為衣帽間。 但當喬以笙往裡走,看見床墊正對的那面牆時,她頓足。 放大的一幅她的畢業照做成的海報。她本科畢業那年畢業典禮上的單人照片。 不能說意外,畢竟她早已知曉自己在他澳洲的兩年生活之中,是他的精神折磨,也是他的救命解藥。 可……親自來到他那兩年居住的地方,親眼看到他的生活里有她存在的痕迹,她心裏仍舊無法避免五味雜陳。 不多時,陸闖的氣息從她的身後靠近她。 「怎樣?是不是夠少兒不宜?」他的口吻蘊滿謔意,「反正我就是個變態,你自己想像一下,一個變態對着喜歡的女人的照片,在夜深人靜寂寞空虛的時候,會幹什麼?」 喬以笙原本的五味雜陳悉數遭到他的破壞,手肘往後用力撞了撞他的腰腹。 陸闖自喉嚨間溢出一記悶哼。 聽着很裝,很有故意賣慘的意思。 喬以笙評價:「你和陸清儒雖然不是親爺孫,但某些行為挺像的。」 「拿我和陸清儒比,是噁心我還是噁心你自己呢?」陸闖不爽,「你說你好好的一張嘴,非動不動講些不吉利的話幹什麼?陸清儒那是已經和人陰陽兩隔了。」 喬以笙捂住耳朵,認輸。 陸闖扒拉開她的手,嘴唇貼到她的耳朵上,笑得很壞:「做好準備,今晚必須要在這張床上狠狠地——」 「啊那個我們的行李在哪裡?大炮和阿苓跟來了沒?他們認識你這裡嗎?」喬以笙不允許他把後面的字眼講出來。 陸闖也不允許她轉移話題:「想耍賴?是誰求我只要把方向盤給她她就讓我想怎樣就怎樣?」 喬以笙強行往外走,繼續自說自話:「欸你把狗子寄養在哪兒了?我舅媽家裡嗎?我現在就給我表哥打電話,我要跟狗子視頻,狗子來不了,也得給狗子看看這兒。」 「喬圈圈,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過得了初一過不了十五。」陸闖一個勁兒地跟她蹦俗語。 喬以笙憋着笑全部無視,徑自摸手機要給戴非與打視頻電話。 陸闖搶過了她的手機:「沒在你表哥那兒,我丟給瘦猴子了。」 喬以笙要奪回手機:「那就給瘦猴子打。」 「你不餓啊你?先跟我去吃飯。」陸闖牽着她前往車庫。 喬以笙問:「mia家在哪裡?離你遠嗎?她應該知道我們已經到了吧?把她喊出來一起吃。好幾個月沒見到她了。」 「我說喬圈圈你就這麼不想我們過二人世界?」陸闖將她塞進副駕駛座。 喬以笙本來想說他們有的是二人世界可以過但來澳洲一趟卻難得,轉念思及陸闖這次特地安排澳洲的行程,多半是有驚喜要給她,於是她收口了,暫且聽從陸闖的,以免自己不小心破壞掉他的計劃,他得慪死。 「就這麼去吃飯嗎?」喬以笙有點嫌棄自己現在的風塵僕僕,「不等我們的行李送過來了,我洗個臉換身衣服什麼的?」 他們來澳洲的時間特別緊,陸闖如果有驚喜,應該就在今晚,那現在去吃飯,有貓膩的吧?她不得漂漂亮亮的? 陸闖已然啟動車子,很隨意地說:「沒必要,又不是要幹嘛。如果不是嫌麻煩,我們就自己在家做飯吃了。」 喬以笙將信將疑地系安全帶,暗戳戳地想,他演得有一丟丟假、有一丟丟不自然。 但事實是,他們的確就是在外面的餐廳里隨便吃了一頓,甚至沒有離開附近的街區。 吃完飯折返的途中,陸闖又帶她在街區的超市裡買了些水、飲料、牛奶和一些小食,外加明天早餐的半成品食材。 回到家中,他們倆的行李箱也已經大剌剌地出現在客廳里了。 陸闖舒展着懶腰就去洗漱了,他用的客廳的公共衛生間,讓喬以笙可以用卧室的衛生間。 喬以笙將此理解為,陸闖準備大幹一場,一切的從簡都是為了和她在這棟他曾經最難的那兩年所住的房子里放肆地縱情聲色。 她能怎樣? 當然是……隨他去唄。 但等喬以笙從卧室的衛生間出來時,原本靠坐在床頭玩手機的陸闖,將手機一丟,躺下去,說:「你也早點睡。」

《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