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你所不知道的記憶
你所不知道的記憶 連載中

你所不知道的記憶

來源:google 作者:邪餓的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提 邪餓的貓 都市小說

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平行空間我們人類所生活的現實空間內,有一些特殊的人,他們可以在現實和另一個空間內穿梭他們有一個特別的稱謂:「陰陽人」而他們所能穿梭的另一個空間叫:「末日之地」『末日之地』顧名思義,就是和末日差不多的世界末日之地與現實是相聯繫的,是現實世界的縮影末日之地是黑暗的地方,整日如烏雲密布的陰天沒有太陽,散發光芒的是天上一團漩渦雲中心的未知發光點因此,這個世界,這個空間沒有白天黑夜,沒有春夏秋冬地是破裂不整的,被摧毀過的建築物,乾枯的樹木斷枝,沒有一絲生機可言這裡就是末日在這個空間里還生存在一些怪物,形如蝙蝠,比人略大,爪子鋒利,能吐火球陰陽人們把這種生物叫做「擬獸」因為這個世界與現實是相聯繫的,擬獸的頻繁活動也會對現實世界造成影響,所以陰陽人會進入末日之地消滅掉這些怪物,維護現實世界的運轉……展開

《你所不知道的記憶》章節試讀:

在我面前,一個小女孩弱弱地低吟着:「哥哥」

是在…叫我么?

「妹妹……」

我說,而我卻不覺得是自己在說話。我的視線落在了旁邊兩個人的身上。那是我父母。

「夏提,妹妹她不舒服,我們要去醫院給妹妹治病,你去劉伯伯那阿,聽話。」

爸爸媽媽這樣跟我說著,消失在黑影中,而我面前卻還站着那個小女孩。

「哥哥…」

她臉上好像有團黑霧,我始終看不清她的臉。她似乎不願意跟他們走,她在…哀求。我又能做些什麼呢?她手裡的匕首閃着寒光,我很想跑,可是我動不了…就這樣,匕首刺進了我的胸膛,好疼!

「這是你離開我的懲罰!」

「啊!————」

突然感覺能動了,心口處是那麼的疼。朦朧的黑幕變成了我卧室的模樣。好難受,真的就和被利刃刺中一般。大概過了幾十秒,疼痛才得意緩解,衣服已濕透,臉上豆大的汗粒引來不適便用衣襟抹掉了,一大片汗漬。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夢嗎…」

我原來正坐在床上。

「今天…也是星期四啊。」

房門突然被打開,身着藍白色短袖衫,黑色休閑短褲的女孩站在門外。

「吵什麼?跟死豬叫的!」

這位稍短頭髮,戴着天藍花紋發箍,**粗語的女孩正是比我小兩歲,即將步入初三的妹妹,夏怡。

「對…對不起!老毛病又犯了……Sorry。」

對她我只能弱弱地道歉。她輕哼了一聲,『砰』地一聲,狠狠地關上了門。

從很久以前就想過了,我到底是哪兒惹她不高興了,一直對我跟仇人似的,是不是青春期的叛逆呢?

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夏提,優~等~的高中二年生,本是鄉村裡的土娃,因為成績優~異~考上縣高中。正好外公生前有一座平房在縣城,距離學校也就10多分鐘,正好解決了住宿問題。本來我是一個人住的,考慮到夏怡在村子裏太孤單…當然啊,絕對不是因為我自己覺得太寂寞,才擅自把夏怡帶到城裏面來的啊。畢竟咱父母常年在外,夏怡和負責照看我們的劉伯關係又很差,所以我才在高一下學期把夏怡接到縣城裡來的。

絕對不是因為我耐不住寂寞什麼的,真的。

反正我是為夏怡着想啊。含辛茹苦地去很多學校遊說,才終於讓夏怡也可以在一個普通縣城中學讀書。她在我身邊,我也好照顧她嘛,不過那個學校很遠,從家到學校要坐20分鐘左右的地鐵…..果然這就是她討厭我的原因么?

咳,關於剛剛我所說的那個『老毛病』嘛,很難解釋清楚啦。總之你們可以把我理解成超能力者,可以到異世界去玩的那種超能力者。這個是通過我朋友——王崛告訴我的。咱們老家的人都可以去異世界玩,只不過需要解開封印啥的。沒有解開封印就不能去異世界,而且每到特定的時間點,身體的某個部位就會很疼。我就是每周四的某個時間,心口處莫名疼痛。

畢竟這是從小就把我折磨到大的毛病,所以我很想解開那啥封印。這樣既可以去異世界玩,又可以擺脫老毛病的困擾,雙份快樂!

不過村長卻說什麼:末日之地(異世界)里有太多怪物,現在還不適合我去,所以沒給我解開那啥封印。唉…村長還以此為理由讓我不要告訴夏怡。沒辦法,自己扛住吧。

不知道夏怡是不是跟我一樣忍着痛……等我有了這種超能力一定會很棒吧!

咱們村的人把這種超能力者稱為「陰人」,大家就作為一個新概念理解好了。作為一個族群,陰人在世界各地都有分佈。

「哇…好多汗……」

因為全身都被汗浸**,於是洗了個澡,舒服許多。從洗手間越過客廳,在廚房裡做起了早餐。

我家很小,平房,兩卧一客一衛一廳而已。不過中國有句老話: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雖然不是用在這種地方,但是我還是要自誇一下,像我這種相貌平平的人,在整個縣內成績可是第一的!會考之後維持這種成績的話,我甚至可能會被外國名校提前錄取為大學生!

「欸嘿,欸嘿嘿。」

今天的早餐是蛋炒飯!跟平時一樣。冰箱里就跟馬上過去的暑假一樣,所剩無幾。看樣子該去買點食材了。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夏怡,不不不,絕對不能再發生一堂課跑了四趟廁所的悲劇!做飯和買菜樣樣不行的妹妹喲,哥哥我很是擔心你的未來啊。

「夏怡。」

「嗯?」

夏怡轉過頭看着我,眼神好凶……不要表現得這麼明顯好不好,至少把皺着的眉頭舒展開來啊,

「啊…那個啊,問你個事兒,你有沒有過一到特定時間段就出現哪兒很痛,或者不舒服的情況嗎?」

我不假思索道。雖然村長說每個人(陰人)都會出現這種情況,不過倒沒聽到夏怡抱怨過這種事。

「什麼?」

「就是每到星期幾,或者幾號,身上哪兒就會痛得不得了……」

我還準備詳細描述一下的,夏怡卻有些生氣的大吼:「你是變態嗎!」

啊?作為家人之間的關心,這沒問題吧?

「那個…你沒有過像我這樣差不多的樣子嗎?」

「……是你那毛病啊?今天是星期四?」

夏怡這才勉強收起了憤怒的表情,居然連今天星期幾都不知道,那她後天開學肯定也會搞忘。

「嗯…」

「我長得又不醜。」

夏怡這麼說著又把目光轉向電視。

「額。」

這跟長相有什麼關係,話說我也不醜啊!而且我覺得自己這臉也挺帥的啊,不是我吹,高一開學那會兒我還收到過好多情書呢!真的!嘛,不過這樣,也就是說夏怡沒有這毛病嗎,還是說她自己都沒有發覺?莫非是每年的2月29日?

做好了蛋炒飯便叫夏怡一起吃了。冰箱里有一包綠茶葉是我從老家後院親自栽種的。畢竟人生也要注重享受啦。泡上一杯茶,看看書,累了小憩一下,人生多麼美妙!為了體驗極致美好生活,我還專門破費買了一套茶具。

(泡好,輕抿一口)感覺有點…(半杯入嘴)好吧…畢竟是自己第一次種,況且也不是什麼鐵觀音之類的名牌茶葉,稍微有點苦…嘛!人生苦短啊,現在吃點苦,以後還回味不到這種苦味了呢!不過真的很苦欸…我不會錯拿成中藥了吧…時針指向11點,說起來我還得去買菜呢!

給夏怡打過招呼後便出發了,儘管中午未到,太陽就已經毒辣的曬着這個城市了。也許是老家石土路走慣了,平坦而喧囂的公路還是習慣不了,和着車鳴與來玩的人群更使人煩悶。突然不知怎的,嘴裏慢慢甜了起來!我驚奇地意識到我那茶葉簡直就是神茶!雖然一般的茶葉苦過不久便會回味出甜味,不過我這茶是苦了這麼久才慢慢回味出來,而且味道十分甘甜,獨特的是這種甘甜包裹住了整個舌頭,甚至嘴裏任何一個角落,用舌頭舔舐牙齒都能感受到雙倍的甜味,還經久不失!我果然是天才啊!好,決定了,以後你就叫天提茶!

「我是天才啊!」

「媽,這個哥哥…?」

「走快點,小心變成傻子。」

「……」

略過無數家超市商場,我的目的地永遠是那最便宜的超市!不過這麼熱的天氣,走這麼遠挺難受的。

「哈…哈…」

我終於游到了自己最常去的超市,再多走幾步就真的要掛了……

「空調~」

整個夏天,最完美的發明就是空調了。我像被凈化一般,振作了起來。炎熱的夏天經常會看見這副場景。一群大媽大爺待在超市樓梯口的空調下面歇息。因為這超市的入口是樓梯,所以每一階都坐着幾個人。這就導致6米寬的樓梯僅能讓一兩個人通過。

不得不說這超市挺好的。就算這些歇息的人不買東西,超市的工作人員也不會趕走他們。

進入超市,我很自覺走到了廉價的素食區域,對於價格我很挑剔的。

「買點什麼好勒……這白菜有點貴啊……雞蛋這麼小還不便宜……馬鈴薯…馬鈴薯…」

唉,跟我們老家的價格貴太遠了。

「咦?夏提?」

「唔…買點番茄做番茄雞蛋湯…」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剛剛好像聽到一個超級好聽的聲音,而且還是在叫我。

「夏提。」

「啊…」

不是錯覺!我抬頭一看,身穿綠色薄衫,搭配着淺黃短裙,披着長長的烏髮,還有那粉色的小貓髮夾,啊~好可愛——她就是我的同班同學,沈雲。

「沈雲?你也在這裡買東西啊。」

lucky~

「嗯,真是巧呢!」

被監禁在銀色眼鏡框內的眼睛微微彎曲着,淡粉的臉略有一絲紅霞,沈雲笑着對我說。很久以前就想看看她摘下眼睛的模樣了。

「你也一樣來這個超市啊。」

「雖然有點遠,不過這裡的菜比其他超市的便宜很多,所以……」

這樣說對不對呢……雖然是實話實說,不過沈雲會不會認為我很窮什麼的…?我只是稍微節儉了一點而已。

「今天這裡搞活動,開業兩周年和開學優惠,學生買東西可以打折,所以我才來的。」

沈雲的笑容真的能治癒人心呢!打折呀…

「打折!?真的嗎!」

「呃…嗯…嗯…」

沈雲好像被我嚇了一跳。好吧,我承認自己確實過於亢奮了,不過沒辦法啊,這可是人人都喜歡的打折啊!

「我去看看!」

說起來我還從來沒有好好逛過這個超市呢,未曾涉足的休閑食品區域!我來啦~

「這個不錯~這個在電視上好像打過廣告!這是啥味道呢?即食麵不錯!夏怡知道了會不會很高興呢?確實便宜了不少啊,這些打折的商品感覺都可以來一點!啊不不不,全部都買的話預算就不夠了,這個相對來說實用,要買!這個比平時便宜好多也要買!這個東西是新產品嗎?看起來好有食慾,必須買!哎呀…這個這個…那個那個…」

「哈哈,夏提好像一個瘋狂購物的女孩一樣。」

「呃…咳,尷尬。」

居然興奮得忘記沈雲還在看着我了……大意了啊!不過沈雲看起來卻在害羞。

「…不過好像也是,夏提皮膚…那麼白,真的像個女孩一樣……」

(自動腦補夏提被石化,並且還被雷劈裂的情景)

「我…感覺我受到了重創…」

沈雲捂着嘴會心的笑着。

什麼啊,別拿我開玩笑嘛,被女生說自己像女生這種事可是很受傷的。

嘛,雖然沈雲現在這副樣子看上去挺可愛的就是了。

「對了,明天開學典禮,你可要作為學生代表發言,沒忘記吧?」

這正好提醒了我。

特別聲明:我可沒那麼健忘。

「嗯,我怎麼可能忘呢?昨天老師也打電話過來強調過了。」

沈雲又微笑着,百看不厭吶~不過也不能一直盯着看。

「那就這樣吧,我買的東西也差不多了,小麗還等着我呢。夏提明天學校見哦。」

「好,學校見。」

我笑着揮了揮手,目送着沈雲去收銀台。雖然還想和她再待一會兒的。

沈雲走後,我又挑了很久。買了很多菜,一點肉還有四包口味不同的即食麵,果然就算是打折,有的零食也還是可望不可即啊。

消費滿38元,抽獎獲得一隻花色的貓咪玩偶。果然今天幸運值MAX。

走出超市,就好像來到了地獄…那一瞬間的悶熱彷彿自己全身都在燃燒。

「好熱……」

無法熟悉這一直在改變的城市,刺耳的車鳴和聞起來味道很奇特的汽車尾氣夾雜在悶熱的空氣中。似乎聽見了蟬鳴。往事隨着虛無的蟬鳴迴響在我的腦海。到底是蟬鳴帶來了寂寥的往事回憶,還是往事勾起了熟悉令人懷戀的蟬鳴?

「喵~」

就快走到家時,我再次幸運的發現一隻成年黑貓!今天的貓咪幸運值真的達到頂峰啊。這樣看來現在立刻去買張**,肯定能中獎!

沒有貓牌,毛髮很臟,一定是只流浪貓!它仰着小巧玲瓏頭,望着我手上提着裝有豬肉的口袋。

「喵。」

「哎呀小貓貓,真對不起喲,我連自己都吃不起肉了,更不可能給你吃啦,抱歉。」

我對貓這種生物很沒抵抗力——

「喵~」

「別這樣看着我啦……」

「喵~」

「這聲音已經犯規了吧。」

「喵~~~」

你絕對不知道這隻貓是用什麼表情在看着我!它前世絕對是魅惑人心的狐妖吧!

「可…好可耐!好吧,這次可是特例哦,一丁點的話…」

我從口袋裡拿出肉扯下一小塊,放在了地上。貓咪連聞都沒有聞,直接吃了起來。津津有味哩!看樣子是真的餓壞了。

「嘿嘿嘿,慢點吃,我還有呢~」

我真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

「喂,你幹嘛?」

又是熟悉的聲音,不過這次可沒讓我感到臉紅心跳。

「啊…?」

聞聲一看。妹妹大人,原來是你呀~……

「對不起。」

關於我現在為什麼跪在客廳的地板上這件事情我不想解釋。嘛,對於這種事我是這樣認為的,身為兄長給妹妹下跪太那個了吧……如果是姐弟的話還可以接受。

不過小貓貓還跟着我,正坐在我腿上,好可愛~毛上還有好多灰呢…好吧,稍微有點臟…

「一副痴呆的表情,還說那些噁心的話…話說,我都很少吃過肉了,你還給一隻來歷不明的貓吃?你腦袋被飛機撞了?」

夏怡就坐在我前面的沙發上翹着腿,有些生氣的說。

「那個夏怡啊,人是飛不到那麼高的,而且這哪裡也沒有什麼飛機場,所以被飛機撞的可能性…」

「哈?!」

大家或許都有過相似的經歷吧,被自己最可怕的東西追逐,就那種,人頭一樣大的蟑螂朝自己飛過來那種恐懼!此時夏怡的表情莫過於此,出於生物的本能,我差點被嚇哭了。

「對不起…」

「這貓是挺不錯的。」

「對啊,你也絕得很可愛對吧。」

原來夏怡也覺得這隻貓咪很可愛!不對,所有貓咪都很可愛吧!

「煮了吃算了。」

「嗯嗯,煮了……欸!怎麼可以?這麼可愛的貓咪!」

「嗯,這麼可愛煮了肯定好吃。」

那眼神不像在開玩笑啊。

「貓可不是用來煮了吃的啊。」

這麼可愛的貓咪,看看,它還用臉噌我呢!這麼親近我~呃,灰塵全蹭在我褲腿上了。

「烤了吃應該也不錯。」

哎呦我的妹妹啊,你咋總想着吃呢?

「你看這隻和你一樣可愛的小貓,你怎麼捨得…」

「那就炸,炸肉丁我還沒吃過呢」

「等會兒我再去買點肉補償你…」

oh my money!

「這還差不多。」

夏怡好像妥協了。我也鬆了口氣。看來是因為在暑假在老家的時候沒讓她吃什麼好吃的給饞壞了。

將食材放入冰箱,然後帶着貓咪洗了個澡。從貓咪發卡到貓咪玩偶再到這隻寵物貓。人生處處有驚喜,人生就是幸福啊。

「啥?你要養這隻貓?」

在客廳,夏怡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我。

「呃……不行…嗎?」

我用乞求的眼神望着她。雖然我是長輩,不過這個家還是夏怡權利大一點,她發起火來可是非常可怕的。

「沒搞錯吧?我們有什麼能力養它?這隻沒用的臭貓。」

夏怡用『你這蠢豬!』這個眼神瞪着我。

「它可以抓老鼠啊,咱家老鼠不是挺多的嗎?」

於是夏怡又一臉服了你的表情。

「算了,養肥一點,以後再煮了吃也不錯。」

「你還打算吃它啊!」

「如果可以滿足我的**——」

「那個,**不應該用在這個地方…」

看樣子以後我的錢包會一直悲傷下去。

夏怡依舊坐在那個沙發上,帶着耳機聽音樂,有一種時髦的感覺。她在學校也沒幾個朋友,所以幾乎不怎麼出去逛街什麼的,看上去好孤獨。

擅自把她從老家帶到陌生的縣裡、一個熟人也沒有的學校上學會不會是錯誤的呢?我也只是想有個伴。夏怡應該也是這樣想的吧。

因為是黑貓,所以我給它取了「警長」這個名字。將『警長』帶進了卧室,用老式搖頭電風扇吹乾毛髮。剛剛洗澡時警長挺不老實的。

迎着電風扇吹來的風,警長的毛在我皮膚上滑動。

「好癢~」

加了洗髮水就是不同,好香啊,還有護髮素,毛更加柔順了。這事兒可不能讓夏怡知道,不然我可能會在醫院度過我的新學期。

「好癢~~~」

好舒服,肉球摸起來也好柔軟啊~

「明天就,開學了啊。」

《你所不知道的記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