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年少難忘
年少難忘 連載中

年少難忘

來源:外網 作者:楚釗戴知曉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楚釗戴知曉 都市言情

我只是替身,從和楚釗在一起的第一天便有自知之明。在得知他的白月光回來的消息後,我想了想,還是和楚釗提出了分手。可是很奇怪,楚釗居然不樂意了。...展開

《年少難忘》章節試讀:

講述主角楚釗戴知曉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面是這本小說的簡介:我小時候有一個外號,叫獃獃。這個外號的來源,除了我姓戴,還因為我的反應總是比別人慢半拍。就這,我經常被同伴嫌棄。但也有不被嫌棄的時候。... 我只是替身,從和楚釗在一起的第一天便有自知之明。 在得知他的白月光回來的消息後,我想了想,還是和楚釗提出了分手。 可是很奇怪,楚釗居然不樂意了。 1 我小時候有一個外號,叫獃獃。 這個外號的來源,除了我姓戴,還因為我的反應總是比別人慢半拍。 就這,我經常被同伴嫌棄。 但也有不被嫌棄的時候。 比如玩丟手絹,大家明知我肯定抓不到人,又偏愛丟手絹給我,害我只能繞着圈子一圈一圈地跑,傻不愣登的,也不知道喊一聲委屈。 楚釗就是在這個時候挺身而出的。 他比我們都要大三兩歲,抽條的個兒,人很白,發色也偏淺,嘴唇薄薄兩片,抿成一條線時看上去又清俊又唬人。 那時大家都還小,沒什麼審美,但也都默認,他是不一樣的。 因為是孩子王,大家面對他的訓斥都不敢吱聲,唯唯諾諾,導致那天再沒人敢沖我身後丟手絹。 我捏着手絹,看他叉腰斥責其他人對我的不公平,不准他們再欺負我,心裏想,他可真威武。 類似這樣的事還有很多,以小窺大,楚釗於我向來都是充當保護者的角色。 我家和他家就住對門,也算通家之好,平時上下學都一起走,他比我要開朗,要聰明,基本我不會的功課,只要問了他就能解決。 有時聽到大人們開我和楚釗的玩笑,我聽得半知半解,下意識會臉紅,而楚釗神經粗些,一點也不懂害臊,勾着我的脖子就大聲說:「知曉以後就是我罩着的!」 大人們哄堂大笑。 我的臉也跟着更紅。 日子一長,大家也就都知道,我由楚釗護着,誰也不能欺負我。 我雖然嘴上不說,心裏卻挺享受這份特殊待遇,甚至還把自己和楚釗相處的細節寫進了日記。 這麼想,我是挺早熟的。 至少,比楚釗要早。 楚釗的情竇,一直到高一那年才開。 只是對象並不是我。 他喜歡的人,是趙璐,我異父異母的繼姐。 趙璐母親嫁給我爸爸時我剛上初中。 我記性不算太好,背書速度往往比別人要慢上很多,但初次見趙璐的畫面哪怕是十年過去我也還是能清楚記得。 那天她穿了件花裙子,腰板挺得直直的,已經發育的身板包裹在花里,曼妙非常。 以至於楚釗應約過來找我去圖書館,剛進門就看呆了兩秒。 我站在樓梯口,望得可清楚了。 那是我第一次吃醋。 所以想忘都忘不掉。 趙璐個性清冷,但待人溫柔,面對我這個獃頭鵝妹妹,也表現出了罕見的耐心。 更巧的是,我和趙璐還長得有些像。特別是鼻子。側看說是一個爹媽生的都不違和,一塊兒出門,不知情的都當我倆是親姐妹。 對於這件事,我繼母,也就是趙阿姨,不止一次地將其歸結於緣分,說時笑容燦爛,還親熱地握着我的手跟我套近乎。 我知道她想討好我,以藉此討好我爸。 趙璐估計也覺得尷尬,特地私下找我說:「曉曉別理我媽,她就那樣。」 我倒覺得沒什麼。 但仍是乖乖地點頭,與此同時,還順便觀察了她的眉眼。哪怕是我本人,也必須得承認,我和她,是有些像的。 這大概跟我爸的審美有關。 自我媽離開後,他之後的每一任對象多多少少都和我媽有些相像。 不過這不是說他情深義重,只是在說他審美單一而已。 趙阿姨是最像我媽的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成功嫁給我爸的女人。 然而就算是事實擺在眼前,落在楚釗口中,也只是一句反駁:「你們哪裡像了?」 楚釗從不覺得我和趙璐像。 他的原話是:「你獃頭獃腦,趙璐多靈,光看眼睛就知道你倆完全不像。」 楚釗從來雙標,不讓別人欺負我,自己倒經常挖苦我。 我不討厭趙璐,卻實在討厭楚釗踩着我誇趙璐的態度。 於是我鬧了脾氣,一連幾天沒理他。 但我並沒有等來他的道歉。 準確來說,他甚至都沒發現我生氣了。 他正和趙璐打得火熱。 趙璐和楚釗同齡,轉校後又和他入了同個班級,倆人出雙入對,學校已經開始有人亂傳了,當事人連反駁都不曾。 我那時心灰意冷,覺得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並非生與死,而是我在初中部,他們卻在高中部。 獨獨忘了在趙璐出現以前,即便我與楚釗朝夕相處,也照樣沒能在一起―― 楚釗對我,壓根就沒那心思。 從頭到尾,不過我一廂情願罷了。

《年少難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