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連載中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來源:google 作者:遇光的錦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呂橙 現代言情 酆巍

你相信前世今生的緣分嗎?相不相信,我們的故事都不涉及這些,我們想講的,是一個有關偏執、宿命的愛和觸碰不得展開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章節試讀:

聽見男人說的話,呂橙氣不打一處來,早上明明是他自己死乞白賴躺在那裡求着自己把他送回家,這會兒她好心來關心一下他的情況,他倒好,不分青紅皂白就給人劈頭蓋臉一通訓,這種人純純腦子有病。呂橙雖然有私心,想來問清楚他和夢裡的人有沒有關係,但現在這情況,不問也罷。

時情雖然對帥哥沒有抵抗力,脾氣也好的要命,但男人說出口的話,還是讓一向泰山崩於眼前都不動聲色的時情暴躁到想打人。

呂橙強自壓下心中的不快,拉着時情準備離開,不曾想那人卻在這時候開口。

「呂橙,女,25歲,剛從上一家公司離職,兼職網絡作家,目前待業,尋找工作屢屢碰壁,每周一次心理諮詢,可是效果好像並不明顯。」

呂橙瞳孔地震,滿臉不可思議,捏着時情的手不知不覺間慢慢攥緊,時情明顯被呂橙的反應嚇到,雖然她也很震驚,但是手上傳來近乎骨裂的痛感,還是讓她叫醒呂橙,讓她恢復神智。

時情強自鎮定,藏在口袋的手摸到手機將「緊急聯繫人」的信息撥了出去,慢慢將呂橙護在身後,剛想開口問「酆巍」怎麼知道這麼詳細,是不是已經暗中調查呂橙很久了,到底有什麼企圖。

「酆巍」卻神色淡然看着滿臉防備的時情,忽略掉呂橙尚未收回的神遊狀態,嗤笑一聲,慢悠悠盯着時情,繼續開口。

「時情,女,28歲,喻世心理諮詢工作室創始人之一,心理學博士,呂橙的專屬心理諮詢師,兼職大學講師。有一個追求者,貌似自己對那個追求者也有意思。」

「酆巍」幽幽地看着面前的兩人,輕笑一聲,抬起手,如同刀削斧鑿一般骨節分明的手指伸出三根手指,口中念念有詞。

「而且那個追求者正在來的路上吧,不出意外的話,就要到了,三、二、一!」

與此同時,藺遇白大喘着氣出現在樓道拐角,額上一層薄汗,很明顯是從樓下跑上來的,這麼高的樓層,也真是難為他。

看見三人的狀態,藺遇白愣怔了一瞬,一個箭步跑過來擋在時情前面,雖然趔趄了一下,但還是穩穩將時情護在身後。與藺遇白清秀娃娃臉不相符的,是他眼中的狠厲和厭惡,誰也不知道他眼中為什麼會出現厭惡的情緒。

「還好時情在我後面,要是讓她看見我的情緒,她又該亂想了。」藺遇白心裏這麼想,面上卻不動聲色,也沒有回頭看時情的反應。

呂橙皺了一下眉頭,略帶疑惑的眼神看着「酆巍」。

酆巍扶了一下心口,說出口的話卻讓呂橙大驚失色。

「我知道你要找酆巍,我也知道你想問什麼,但我不是他,也不是他的雙胞胎兄弟,跟他也沒有任何關係,只是陰差陽錯到了這裡,剛才的惡意也並非針對你們,是因為房間有人在偷聽我們的講話。」

時情這會兒有藺遇白護着,倒也不怕了,故作鎮定盯着「酆巍」。

「你說你不是他,又說你只是陰差陽錯到了這裡,好。我們暫且相信你,那你倒是說說,你是怎麼來的?你剛才提到這不是你原本應該來的時空,那你原來在哪裡?」

說到這裡,時情頓了一下,猶豫地看向呂橙和藺遇白。

三人對視了一瞬,時情深吸一口氣,開口詢問。

「還有,你既然是新來的,那你為什麼對我們了如指掌?甚至知道我聯繫了小白,也知道他什麼時候到?」

聽到時情口中快速說出的「小白」二字,藺遇白那張娃娃臉出現了一絲不該在這個場景下能有的紅暈。

看的呂橙無語望天。

「酆巍」輕咳了一聲:「我們有自己的信息處理系統,在打開門看到你們的一瞬間,所有信息已經在我腦子裡形成,並分門別類整理好,挑出最有用最能讓你們相信的內容。並告訴我用什麼樣的方式說出來才能快速掌握主動權。」

呂橙擰着眉。

「你是說,你所有的思想行為都是不受控制的,是程序設定好留在你的腦子裡,而且還是實時捕捉。」

「酆巍」點了點頭。

沒想到這個回答卻讓呂橙擰着的眉頭一下子舒展開,她抿着雙唇輕輕笑了一聲。

「你是不是還想說,你現在是別人小說里的人物,你懷疑現在的場景就是小說作者設定好的,所以你才會有那麼多言不由衷的說辭和做法?」

呂橙踮起腳看向屋內,屋內整潔乾淨,深藍色的遮光窗帘向兩邊拉開,窗戶開着,窗外的陽光透過紗簾絲絲縷縷照進屋內,讓整個房間有一種破碎的夢幻感。

「酆巍」讓開身子,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似笑非笑看着呂橙:「想看,可以直接進來!」

呂橙沒有搭理他,收回看向屋內的目光,準備轉身離開時,看到了屋內書桌上擺放的一張照片,她眯眼仔細瞅了瞅,是她自己!

「酆巍」順着她的目光看過去,輕笑一聲:「我就說這小子和你之間肯定有點關係,原來是暗戀不敢說啊!」

呂橙沒有接話,卻問了另一個問題。

「你說你做很多事情都是言不由衷,違背初心的,那你有沒有在你某一個時空的幻境里,見過我?」

「酆巍」像是猜到她會這麼問,非常誠實地點了點頭,說有。

在夢裡,他被人追殺,窮途末路之際,幾近昏迷的他,被一個矇著面紗的女子救了下來,女子身邊跟着一隻體型巨大、毛色非常漂亮的青鳥。

不過他沒有看清救人的女子長什麼樣子,甚至還在女子將他帶回茅草屋時,因為短暫的清醒,以為女子是派來追殺他的人,還對女子痛下殺手,不過讓他失望了,他一個名聲在外狠戾非常的高手,卻連那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裙邊都沒碰到,就被女子身邊的青鳥給拍飛在地上。

簡直不能忍,這要是傳出去,他名聲往哪擱。

正當「酆巍」神遊回憶之際,藺遇白出聲打斷了兩人之間的氛圍,一向快言快語急性子的藺遇白能忍到現在才出聲也是難得。

藺遇白將時情虛環在自己懷裡,清秀明媚的娃娃臉上滿是疑惑和不解。

「我說,先不論你們之前站在這裡多久了,單從我來這裡到現在,已進站了一個小時了吧?你們不累嗎?四個人也不像是最穩定的形狀啊?我記得也沒錯啊,三角形才是最穩定的啊,那我們現在站在這裡是做什麼呢?大家不能坐下來開誠布公談一下嗎?」

時情輕輕用手肘懟了一下藺遇白的肋骨,嗔了一眼。

「就你話多,我聽得正起勁兒,你把氣氛都破壞掉了。」

藺遇白嘿嘿一笑:「我這不是怕你站久了,太累了嘛!」

說著便將手搭在時情肩膀上,有一下沒一下給時情捏着肩膀,也不顧時情看着他時嗔怪的語氣和表情。

「酆巍」卻在這個時候深深出了一口氣,像是下定決心一般,眼神誠懇地看着呂橙。

「今天時間來不及了,我太累了,必須得休息一下,再一次醒來不知道會不會還在這裡,但我想我們能遇見,肯定還會在這裡或者你下一家入職的公司相見的,因為很多你想的問題,我比你更想知道。」

說完不等幾人有其他反應,便關上了門。

呂橙也沒再堅持,帶着時情和藺遇白回了自己家。剛打開門,就被守在門邊的咕嚕撲了個滿懷。

奧對了,咕嚕就是呂橙的那隻小白貓,因為呂橙第一次見到小白貓,小白貓就在她的撫摸下,發出了舒服的咕嚕聲,而店主和店員都說那隻貓從不讓人親近。

呂橙覺得和小白貓有緣,便毫不猶豫從貓咖將小東西帶了回來,起名咕嚕,一直養到現在,粗略算來,已經三年了。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