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離婚後她驚艷了
離婚後她驚艷了 連載中

離婚後她驚艷了

來源:google 作者:蘇嫿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蘇嫿 霸道總裁 顧北弦

走出去幾步,忽聽顧北弦問:「阿堯是誰?」心尖微微顫了顫,蘇嫿抬起的腳緩緩落下塵封的往事,排山倒海般砸下來...展開

《離婚後她驚艷了》章節試讀:

顧北弦俊美面孔神色凝重起來。
吃罷飯後,二人回到客卧。
門一關上。
蘇嫿問道:「怎麼辦?
難道我們真要一直住在這裡?」
顧北弦眉心緊了緊,抬手扯松領帶,「奶奶身體這樣,受不了刺激,先住幾天,緩緩再說吧。」
蘇嫿回頭看了眼身後的床,「就一張床我們倆怎麼睡?」
顧北弦薄唇微勾,「閉着眼睡。」
蘇嫿有點急,「我沒跟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顧北弦慢條斯理地解掉手上的腕錶,隨手扔到床頭柜上,說:「你先去洗澡吧,洗完我洗。」
「好。」
蘇嫿去浴室洗臉刷牙,又飛快地沖了個澡。
回來換顧北弦去洗。
躺在床上,她睡不着,心思千迴百轉,都要離婚了,還睡在一張床上,算怎麼回事?
忽然,顧北弦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響了。
蘇嫿不喜歡觸碰他的**,任由它響。
響了兩遍後停了。
沒多久,她的手機又響了。
蘇嫿掃了眼來電顯示,是個陌生號碼。
接通後,裏面傳來嬌滴滴的女聲:「蘇嫿姐,北弦哥跟你在一起嗎?」
「請問你是?」
女人停頓一秒說:「我是他一個妹妹。」
蘇嫿以為是顧北弦哪個表妹,便說:「他在洗澡,等他出來,我讓他給你回過去。」
「好,謝謝你。」
洗好出來,顧北弦沒穿衣服,只在腰間圍了一塊浴巾,手裡拿着毛巾擦頭髮。
肩闊腿長的身材,極其優越。
腹肌壁壘分明,剛勁有力,肌肉線條漂亮,在橘色燈光下散發著驚心動魄的魅力。
蘇嫿心怦怦直跳,耳朵像被火苗燎到似的,瞬間紅了起來。
她偏頭避開視線,輕聲說:「你一個妹妹剛給你打電話了,你回一下吧。」
顧北弦淡淡嗯一聲,走到床頭櫃前,拿起手機看了眼。
走了出去。
等他再回來時,一張俊臉陰沉得能擰出水來,冷冰冰地問:「你是故意的吧?」
蘇嫿一愣,「什麼?」
「鎖鎖自殺了,你對她說了什麼?」
腦子轟隆一聲!
過幾秒,蘇嫿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我不知道她就是楚鎖鎖。
她說,她是你一個妹妹,我以為是你哪個表妹,就說你去洗澡了。」
顧北弦冷着臉一言不發,拉開櫃門,從裏面拿出衣服就開始穿起來。
穿好衣服,他長腿一邁走出去。
顧老爺子聽到動靜,出來問:「深更半夜的,你要去哪?」
顧北弦沉聲說:「出去有點事。」
「什麼事?」
「鎖鎖住院了,我去看看她。」
老爺子提高聲音對客卧里的蘇嫿說:「小蘇,你跟着一起去。」
老爺子雷厲風行,說一不二。
蘇嫿不好忤逆他,應道:「好的爺爺。」
穿好衣服,跟顧北弦一起離開。
車子開過一個路口。
蘇嫿說:「你隨便找家酒店把我放下吧。」
顧北弦手握着方向盤,目不斜視,「一起去吧,你向鎖鎖解釋一下。」
蘇嫿心口堵得厲害。
她雖然性子沉靜,與世無爭,但也有自己的底線。
本就不是她的錯,有什麼好解釋的?
察覺她的不快,顧北弦騰出一隻手,揉揉她的頭髮,溫聲說:「鎖鎖有重度抑鬱症,算我求你。」
一個小時後。
兩人來到楚鎖鎖的病房。
她剛洗完胃,躺在病床上,面色蒼白得厲害,頭髮亂糟糟的,被子下的身形細細瘦瘦一把。
待看清她的長相,蘇嫿大吃一驚!
楚鎖鎖那張巴掌大的蒼白面孔,和自己的臉長得太像了。
也說不出具體哪裡像,就是一眼看過去神似。
要多看兩眼,才能區分開。
細辨之下,楚鎖鎖是嬌氣版的,雙眉彎彎,眉心微擰,鼻翼小巧,櫻桃小口,五官有一種琉璃般的易碎感。
蘇嫿比她多了幾分寧靜和淡然,以及骨子裡散發出的韌性。
直到這一刻,蘇嫿才知道自己在顧北弦心裏,是替身一般的存在。
她自嘲地笑了笑,難怪三年前,他看了她一眼,就答應領證了,原因在這裡。
「北弦你們來了啊。」
楚鎖鎖的母親華棋柔,強顏歡笑地向他們打了聲招呼。
目光掃過蘇嫿時,眼神卻不太友善。
顧北弦微微頷首算回應。
華棋柔走到病床前,輕輕拍了拍楚鎖鎖的肩膀,「鎖鎖,你北弦哥來看你了。」
楚鎖鎖緩緩睜開眼睛,視線在蘇嫿臉上划過,並沒有多吃驚,彷彿早就知道兩人長相相似。
她看向顧北弦,眼淚含在眼圈裡,柔柔弱弱地說:「北弦哥,我沒有自殺,我就是睡不着,多吃了幾片安眠藥。
我媽大驚小怪,非要送我來醫院洗胃。
這麼晚了,還麻煩你和蘇嫿姐跑一趟,真不好意思。」
華棋柔紅着眼睛嗔道:「你那是吃了幾片嗎?
你吃了大半瓶,要不是我發現得及時,你就……」她捂着嘴抽泣起來。
顧北弦在床邊坐下,垂眸看着楚鎖鎖,語氣寵溺,帶着點兒責怪,「以後不許再做這種傻事了,知道嗎?」
「嗯。」
楚鎖鎖扁着嘴,淚眼朦朧地點點頭,一副乖巧可憐的模樣。
顧北弦拿了手帕小心翼翼地幫她擦去眼角的淚,動作輕柔得彷彿在擦最名貴的瓷器。
看她的眼神溫柔似水,充滿憐惜。
蘇嫿怔怔地看着顧北弦。
結婚三年,他從來沒對自己這麼憐惜過。
這大概就是愛與不愛的區別吧。
哪怕楚鎖鎖在他最艱難的時候拋棄了他,可他還是愛着她。
也許對某些男人來說,世界上除了虐他的那個女人,其他的女人用情再深都沒用。
嗓子里像卡着一根魚刺,蘇嫿待不下去了,「你們慢慢聊,我走了。」
聞言,顧北弦回眸,看向她,神色極淡,「向鎖鎖解釋一下再走吧。」
蘇嫿深呼吸一口氣,說:「楚小姐,我和北弦是因為不想刺激奶奶才……」喉嚨一哽,她說不下去了,轉身就走。
這是她第一次忤逆顧北弦,也是第一次在他面前如此失態。
等門關上,楚鎖鎖對顧北弦說:「北弦哥,你快去追蘇嫿姐吧,她好像生氣了。」
顧北弦沉默一瞬,「沒事,她不會生氣。」
「那她脾氣可真好。」
楚鎖鎖幽幽地說:「沒想到蘇嫿姐氣質這麼好,溫溫婉婉,落落大方,一點都不像小山村裡出來的,原本還以為她配不上你。」
顧北弦聽着有點不舒服,「她雖然在小山村里長大,可母親和外婆都是老師,外公退休前是博物館裏的古書畫修復師,也算書香門第。」
「難怪呢。」
兩人忽然就沒話說了。
安靜了一會兒。
楚鎖鎖小心翼翼地試探,「蘇嫿姐長得漂亮,脾氣又這麼好,你一定很愛她吧?」
顧北弦正垂眸去看手機,微微走神,聽到聲音,抬頭,問:「你剛才說什麼?」
楚鎖鎖眼裡閃過一絲失望,「北弦哥,你還是去送送蘇嫿姐吧。
深更半夜的,她一個女孩子出門不安全。」
顧北弦站起來,「我把她送回去,再來看你。」
楚鎖鎖柔聲說:「快去吧。」
顧北弦起身離開。
看着他的背影,楚鎖鎖眼神暗了暗。
等他走遠,華棋柔嗔怪道:「你這孩子,好不容易把人引來,你怎麼能讓他走了呢?」
楚鎖鎖皺眉,「你沒看到北弦哥心神不寧嗎?
人在這裡,卻擔心着那個蘇嫿,還不如順了他的意。
萬一那女人路上出點什麼事,他會自責,說不定還會怪到我頭上。」
華棋柔咂咂嘴,「你呀,人不大,心眼比媽還多。」
等顧北弦找到蘇嫿的時候,她已經快走到醫院大門口了。
纖細筆直的身影,在春寒料峭的風裡,影影綽綽,好看得像水墨畫里的一枝竹。
顧北弦快走幾步追上她。
兩人誰都不說話,就那樣肩並肩地走着,沉默如漆黑的夜。
出了大門口,蘇嫿一拐彎,要去路邊等的士。
顧北弦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拉着就朝停車場走去。
上車。
顧北弦打開包從裏面抽出一張卡,塞進蘇嫿的大衣口袋裡,「今晚我態度不好,這是一點補償,密碼是你的生日。」
蘇嫿覺得有點受辱。
在他眼裡,她是可以隨便用錢打發的,他連哄都懶得哄她。
他只會哄楚鎖鎖。
手伸到口袋裡,蘇嫿要把卡拿出來。
顧北弦按住她的手,語調沉,不容抗拒,「拿着。
除了錢,我也給不了你別的。」
蘇嫿心裏像塞了把沙子,硌得難受。
她想要的從來都不是他的錢。
行至中途。

《離婚後她驚艷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