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連載中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西瓜西瓜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冷妗妗 古代言情 顧柏

〖女尊種田人狠話不多女強發家致富〗末世女王冷妗妗跟喪屍王同歸後,人狠話不多的冷妗妗;魂穿到了女尊世界這裡的女人負責賺錢養家,男人貌美如花之餘,還要洗衣做飯;what?所以她一穿過來就有了夫君?看着自己住的這個破茅草屋,小問題,她力氣大,會做飯,會賺錢,還自帶了末世空間;有極品找上門?沒事小場面打的她叫娘;賺錢養夫君跟崽崽?沒事她會的可多了……她終於不用打打殺殺了,只想種種田,賺賺錢,練練功,平平淡淡的過日子誰都不能打破她的平靜!來一個殺一個!……多年後在外一本正經,淡漠的冷妗妗,在家化成寵夫奴夫君:妻主~你偏心,說好了昨天陪我放風箏的,結果~哼冷妗妗:把他擁入懷中,輕聲哄着展開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章節試讀:

妻主要他怎麼做,他照做就好。

只是不知道,這是要弄多少,是做妻主一個人的,還是他們也可以吃?

顧林看着廚房籃子裏面的雞,菜,雞蛋,還有放在桌上的那些糧食。

咽了咽口水,眼睛都不帶眨的,他可以吃嗎?

顧樺看到這些東西,眼睛閃爍了一下,這個人肯定不是之前的冷妗妗,顧樺的眼裡閃過一抹堅定。

不管她是誰,他只知道她現在就是他們的妻主,這輩子別想離開。

顧柏猶豫了會兒,還是去敲了冷妗妗的房門,冷妗妗此時正在盤腿練功,她前世一直卡在了第二階段難以突破。

她發現來到這裡之後,她之前難以突破的階段竟然有了進展,丹田內的真氣也逐漸凝聚在了一起。

冷妗妗心裏暗想,看來這地方靈氣不錯,適合練功。

這副身體現在還有些弱,等她調息幾天之後她打算進後山深處看看。

冷妗妗聽到敲門聲,目光警惕看着門口說:「進。」

手已經伸入袖口拿着幾根銀針,只要門口的人有何異動,下一秒就會變成一具屍體。

顧柏打開了門,看冷妗妗坐在床上也沒多看,低下頭溫聲問:「妻主,我是想來問下你,晚上需要做什麼菜,做多少?」是你一個人吃,還是都可以吃,這句他想了想,還是沒問。

冷妗妗有些疑惑的看着他,過了幾秒,才道:「平時你們誰做飯?」是她記錯了?

顧柏沒多想,本能回答:「都會做。」只是他跟二弟做飯的時間多些。

冷妗妗冷冷的看着他:「既然都會做飯,那你問我?」我不會做,只會吃。

顧林跟顧樺一直躲在外面聽,看大哥支支吾吾的一直都沒說在點上,他都要急死了,直接把門推開:「大哥其實是想問你,你拿回來的糧食跟菜,我們能不能吃?」這下聽清楚了吧?壞女人。

雖然他知道這個女人應該還是跟以前一樣,吃獨食,每次都是這樣,家裡有米,都是她一個人的份,他們幾兄弟只能喝野菜湯,就這還總被她罵,說他們只會吃,明明根本就吃不飽嘛。

冷妗妗這下聽明白了,她還以為是什麼事呢。

她在末世,對自己的男人是從來不小氣的,只要她高興了,要什麼給什麼。

當然,吃裡扒外的,跟想殺了她搶她物資的,那都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了。

既然她穿過來,送給她三個如花似玉的夫君,只要他們對她沒有惡意,她自然會養他們,把他們養的白白胖胖,一世無憂。

之前他們對原主做的,她可以既往不咎,畢竟那個時候,她人還沒穿來,從她穿過來的這一刻開始算起。

冷妗妗淡淡的:「都做了吧,都吃,我吃什麼你們吃什麼,從今天開始。」以前的翻過去了,之後你們要是不老實,讓你們分分鐘躺板板。

顧林驚訝的嘴巴都張大了,他沒想到冷妗妗真的會讓他們一塊兒吃,他要是知道冷妗妗腦袋被砸破了以後這麼好說話,早就動手了,心裏有些小懊惱。

顧樺也沒想到,但是這對他們是好事兒,他是開心的。

他現在有些擔心冷妗妗身上的毒,會不會毒發,要知道她會變好,他就……不下手了。

顧樺有些擔心她的身體「妻主,你身體真的沒事嗎?要不咱們去鎮上找個大夫看看吧?你這頭上也得重新包紮啊。」別剛剛好沒幾天,就嗝屁了,那他們三兄弟怎麼活啊。

冷妗妗瞥了他一眼,她當然知道他在擔心什麼,她可沒善良到去安慰他或者給他吃顆定心丸。

她就讓他心裏像貓抓似的,給他長長記性。

「沒事,我感覺好些了,你們去做飯吧,我餓了。」趕緊走吧,幾個男人一天到晚圍着她幹嘛?

不是很恨她嗎?

那還不離遠點總往上湊幹嘛?

顧樺跟顧柏憂心忡忡的去廚房忙活了,而顧林到底是年紀小,臉上喜形於色,開心的不得了。

知道等下可以吃飯。

哪怕是清粥也比平時吃的野菜湯好啊,難吃不說,還吃不飽。

顧樺跟顧柏手腳麻利,沒一會兒就做好了一鍋玉米糊糊,給冷妗妗盛的是乾的粘稠的,他們三兄弟都是清湯寡水,裏面都可以養魚了,大多還是野菜。

顧柏到底不敢把菜全做了。

菜他只炒了一碗青菜跟一大碗鹹菜,單獨給冷妗妗炒了一個雞蛋跟一盤雞肉。他們三兄弟吃小鹹菜就可以了。

飯做好後,顧柏就來敲冷妗妗的房門:「妻主,飯做好了,可以出來吃了。」

冷妗妗走出來,看到桌子上的幾個大海碗,都豁了幾個口子。

而她面前的碗則是口子最小的,冷妗妗心裏嘆了一口氣坐下了,。

這碗也不怕把嘴巴划了,心裏想着過幾天要去趟鎮里,感覺很多東西都要置辦。

冷妗妗面無表情的吃着面前的玉米糊糊,她不是沒看到那三個男人的碗里沒有幾顆米,也看到了他們的筷子沒有夾進炒雞蛋里。

她沒那麼好心的去把碗里的米往他們碗里添,她一開始就說過了,她吃什麼他們吃什麼,讓他們多做點。

現在這樣是他們自找的。

吃完後,冷妗妗把碗筷放在桌上,她就去房間里繼續修鍊了。

次日

村裡一間屋裡一大早就響起了一聲尖叫跟此起彼伏的聲音中,跟混亂的腳步聲。

門上竟然還叉着一根她家吃飯的筷子,上面寫着,下次還來光顧你家。

字跡上的墨水竟然是血。

劉紅娟嚇得差點眼睛一翻又暈過去了,被她的其中一個夫郎掐了人中,才緩緩醒了過來。

劉紅娟嚇得想張口大叫,發現她的腿上……雖然被冷妗妗的藥粉止住了血,可是疼痛感隨着醒來的拉扯越來越清晰。

所以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要瘋了?她竟然不記得昨天發生的事情了。

為什麼她會受傷變成這樣?

她不是去找冷妗妗那個蠢貨的嗎?

所以路上發生了什麼?是誰這麼害她?

是村裡的人還是村外的?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