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連載中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來源:外網 作者:軒轅鋼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軒轅鋼鐵 都市言情

么樣的感覺?靳青歪着頭,站在一旁看着自己被工地上的塔吊車砸的支離破碎的身體,默默的思考着,世間死法千千萬,這種可真慘啊!原來人死了以後真的是有靈魂的。看着周圍的救援隊伍不斷從自己身體上穿來穿去的搶救其他的重傷人士,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像風一樣,隨時會散開,又可以馬上凝聚到一起。伸出手想去摸摸自己已經使用了30年的身體,但是卻根本做不到。都說人死的時候自己的一生會電影般回放,而此時的靳青卻完全沒有這樣的待遇。不過也好,反正在這個世界上她一直是孤身一人、無牽無掛,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可以值展開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隨着女人的慢慢走近,她身上的味道就愈明顯。
而趙步德幾人的神情也越發的迷醉。
這女人雖然長得很美,可實際上,卻沒有想像中的那樣勾魂攝魄,只不過是被她身上帶着的香料一激,原本的三分迷醉也變成了十分。
趙步德一眾人只能聞到女人身上的香料味道,自然無法體會到靳青的感受。
因為這女人身上血腥味是靈魂中帶出來的,期間又混雜着讓人亢奮的香料味道。這兩種味道混合在一起,讓靳青噁心到想要暈倒。
這時707非常貼心的跳了出來:「宿主,我這隔絕味覺的隱形口罩,您要不要?」
靳青聞言眼前一亮:「還有這麼好的東西?」
隨後,警惕的問707:「要錢么?」
707:「」做什麼美夢呢!隨即乾脆利落的回答道:「要!」
靳青呵呵:「老子能忍住,你可以麻溜的滾了!」一天到晚想着騙錢。
707:「emmm」你這個葛朗台,摳死算了。
這時候,除去仍舊昏睡的猴子,全場只有唯一還清醒的二虎發現了靳青的不舒服,二虎琢磨了一會,放下自己懷中的寶貝盒子,慢慢的挪到靳青身邊,拍了拍她的後背,擔心的問:「晶晶,你沒事吧!」
靳青:「沒事!」你關心老子,老子自然是很感動,但是你能不能不要把我名字叫錯,我謝謝你哈。
二虎看到靳青果然沒有事後,下意識的順着靳青的視線向車窗外看去,卻很驚奇的發現,竟連在後面扶箱子的人都停止了動作,直愣愣的看着向靳青走來的女人。
靳青見此情形吧嗒吧嗒嘴,好在這女人不是來劫鏢的,不然這幾個人都能把腦袋伸到人家的刀底下去。
707則是嗤笑一聲,這種香料是西域傳過來的,不但稀少而且極其的昂貴,有這個錢還劫什麼鏢啊!自家的宿主真的是太沒有見識了,搞得他都很沒有面子。
女子緩緩的向著靳青的方向走過來,見到靳青身側向外探頭探腦的二虎卻是怔愣了一下,隨即眼角一點晶亮的光迅速的閃過,嘴角卻掛上了一個溫柔且絕美的笑:終於又見到你了!
女子在小姑娘的攙扶下,徑直的走到了靳青的馬車前,向著靳青微微頷首:「民婦黃瑩,見過當家的。」
靳青看着黃瑩嘴上同自己打招呼,雙眼卻不自覺的瞟向她身後二虎,頓時有些牙疼,你身上那麼難聞,老子都忍着沒有吐,現在你可不可以也尊重一下老子啊!
黃瑩似乎感受到靳青的不滿,將視線重新放在靳青臉上,柔柔一笑:「早便聽說萬永鏢局來了位女當家,不論身手膽識都是一流的,讓我嚮往已久,今日得見,果然名不虛傳。」
同身邊的不敢抬頭的小姑娘不同,黃瑩此時正坦坦蕩蕩的同靳青對視着,眼中沒有一點的厭惡和嫌棄,倒是讓人對她心生好感。
靳青吧嗒吧嗒自己的歪嘴,問黃瑩道:「你是被誰騙了?」她怎麼不知道自己在外面這麼有名,身手一流且不說,可能是她打人的時候被人看見了,但是膽識一流,這明顯是騙人的好不好。
黃瑩被靳青的問話一噎,竟然不知道接下來應如何接話,她還是頭一次碰見這麼不會聊天的人!
靳青看着黃瑩站在馬車前有些茫然的樣子,琢磨了一下,直接從窗口鑽了出來,悄悄的屏住呼吸,站在黃瑩面前:「你來就是為了看我一眼么!」
靳青站定後,竟是將馬車的車窗擋的嚴嚴實實的,讓黃瑩再看不見二虎的身影。
見此情況,黃瑩心裏苦笑了下:也罷,這或許便是天意了吧!不過能再見他一面,自己也該知足了。
黃瑩在心裏吁了口氣,她的心愿已了,接下來便要去做自己該做的事了。
心意已決,黃瑩將注意力重新放回靳青身上,對着靳青輕輕一服身:「這是自然,當家的風采讓黃瑩神往已久,能與您促膝長談,黃瑩不枉此生。」
靳青有些蛋疼的揉揉鼻子,我還是頭一回被人誇獎到不好意思的,你確定你沒有認錯人么?
這時候,二虎從窗戶上伸出了腦袋,向著靳青大喊:「晶晶你不要相信她,你哪有那麼厲害,她是騙你的,她是個騙子。」
靳青:「」幫我謝謝你全家啊!我還是頭一回被人這麼提醒不要上當,為什麼我一點都不覺得高興。
黃瑩則是啞然失笑,過了一世,她竟然忘記了二虎當初有多麼的直白。
靳青回過頭狠狠的怒視着二虎,一張歪嘴和扭曲的臉在怒目之下顯得更加猙獰。
二虎看見靳青惡毒的眼神,嚇得一縮脖子:晶晶的心情好像不大好哦!
成功的用眼神將車窗邊的二虎嚇退了,靳青轉過身來將視線再次放在黃瑩身上。
黃瑩捂嘴輕笑了一會,清了清嗓子對靳青說道:「今日見到當家的,黃瑩心中萬般感慨,沒想到我等女兒家,竟也能超脫禮教的束縛,活的如此光彩奪目,您當真是我等閨閣女子的楷模。」
靳青剛想回話,卻聽見黃瑩頓了頓又說道:「當家的能帶領一眾男兒走鏢,氣魄和本事自是非凡,可是黃瑩今日還是要多嘴一句!」
靳青聽了眼前一亮,這黃瑩東拉西扯的說了這麼多沒有用的話,現在終於要說到重點了。
黃瑩看着靳青沒有阻止她,微微一笑,抬起自己瑩白的手腕,指着鏢局的鏢車對靳青笑着說道:「近日,黃瑩聽說外面流傳這一個消息,說是這萬永鏢局的女當家,接了個上萬兩銀子的大單,帶着幾名受了重傷的兄弟出門押鏢了,這消息傳的還挺快,現在已經有不少人都惦記上您這單了。依黃瑩看,您這車上掛的鏢旗倒是不如先摘了吧。雖然當家神勇無比不怕這些,但是能減少些麻煩倒也是極好的,您說對么!」
靳青聞言愣住了:我以為你是來找死的,卻沒有想到你的目的竟然是來通風報信,我的人緣怎麼忽然間這麼好了!
707則是冷笑一聲:你能不那麼自做多情么?這女人明顯是衝著馬車裏面坐着的二虎來的好不好!你看她的眼神飄來飄去的就沒有離開過這個馬車。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