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近戰狂神
近戰狂神 連載中

近戰狂神

來源:外網 作者:梁七少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梁七少

Satan一怒,血流成河! 他,名號Satan,以Satan之名,行殺戮之事! 回歸都市,風雲際會,強敵來犯,一路染血試問誰可爭鋒? 重返戰場,硝煙瀰漫,諸敵環伺,鐵血殺伐試問誰可一戰? 他,就是當世Satan!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 為兄弟,赴湯蹈火;為美人,無限張狂!展開

《近戰狂神》章節試讀:



葉軍浪走了過來,站在紫凰聖女的身邊,與她並肩而立,說道:「凰主前輩犧牲,我知道你心中很痛,更是帶着一股恨意。這種恨意如果能夠化為一種動力,那也是極好的。但不要被恨意主導自己,從而迷失了自己。」
紫凰聖女轉眸,那雙泛着一絲淡金色光芒的眼眸看着葉軍浪。
葉軍浪臉色平靜,他繼續說道:「我還在襁褓中的時候就被葉老頭撫養,從未在自己父母身邊。後面武道大會的時候,我父親掙脫九龍鎖出來。我與父親相處了短暫的一個月時光,那段時光,是我最值得去珍藏與回憶的時光。我父親教我要當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兒,他教我男人就要有強大的意志跟信念,他將他的武道神意傳授給我了我。」
「後面,我父親也走了,去完成了他的使命。當時,我心中也痛也狠,那種心境跟你現在應該是差不多了。面對親人的離去,我們總是會悲慟與憤怒。但我們也不要忘記,我們活下來的意義不僅是要去繼承他們的遺願,更要為自己肩負的使命去奮鬥!」
說著,葉軍浪轉頭朝着紫凰聖女那張絕美無暇的側臉看去,心中不由暗嘆了聲——真是美啊,美得讓人窒息,只可遠觀不可近褻,也不知道某種場景下讓她喊爸爸會是一番什麼風情……等等,自己怎麼會聯想到讓她喊爸爸這樣的畫面上?太不應該了,自己是那樣的人嗎?
「謝謝!」
紫凰聖女開口,她深吸口氣,說道:「我不會失去自己的目標,我只想變得更強!」
葉軍浪點了點頭,說道:「相比你說一聲謝謝,我更加希望看到你笑一笑?」
「嗯?」
紫凰聖女詫異了聲,看向葉軍浪的美眸帶着一絲疑惑。
葉軍浪遙望遠方的殘陽,笑着說道:「我只想見識一下,能讓夕陽餘暉失去顏色的笑容是怎樣的。」
紫凰聖女臉色一怔,隨後她反應了過來,也不知是殘陽餘暉的映照還是自身情愫的變化,她那張吹彈得破的玉臉上爬上了一絲絲的紅暈。
……
人界天驕也都在修鍊。
魔女一直在專研天雷咒,由於她具有天劫命格,因此她修鍊天雷咒的時候,上手很快,到現在已經開始入門了。
天雷咒秘法的奧義在於勾動九天之雷,修鍊的時候需要以自身本源法則結印成相應的雷法,與九天之雷的法則形成共鳴,再將九天之雷接引下來。
因此,天雷咒的修鍊也是伴隨着一定危險性的,時不時就要被那九天之雷的法則反噬,說得直白一些就是在修鍊的過程中經常會遭到雷劈。
魔女具備天劫命格的原因,因此她催動命格之下,能夠更加容易的去感觸到九天之雷的法則,比起其他人的進度自然是要快很多。
即便如此,魔女能夠牽引到的九天之雷的法則還是極為稀少,還無法形成大規模的天雷咒的攻殺威勢。
戰技的修鍊也不是一蹴而就,需要經過長時間的修鍊跟磨礪,才能夠嫻熟的掌握。
此外,武道境界越高,催動天雷咒的威力也會增強。
修鍊天雷咒的過程中,魔女也完全掌握了自身不滅境本源奧義,順利的突破到了不滅境巔峰。
……
澹臺明月也在修鍊,當她修鍊累了,停下來稍微歇息的時候,竟是看到澹臺高樓走過來了。
「咦?爺爺,你怎麼來了……」
澹臺明月開口說了聲。
澹臺高樓呵呵一笑,說道:「爺爺過來看看你修鍊。」
澹臺高樓注意到附近區域只有澹臺明月,他也就放心下來,一些話也能夠跟澹臺明月說了。
「爺爺,我正在衝擊不滅境巔峰呢。我已經領悟到一些不滅本源奧義了,我有預感,在這段時間內就能夠突破到不滅境巔峰。」
澹臺明月笑着說道。
「好,好。」
澹臺高樓點了點頭,他老眼微微一眯,說道:「對了,明月,你今年也是二十齣頭了,都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有沒有心儀的人呢?」
「?」
澹臺明月臉色怔住了,真沒想到自己爺爺來找自己談起這個話題了。
「爺爺,你幹嘛這麼問啊?」澹臺明月臉色有些微紅的說道。
澹臺高樓說道:「本來你們年輕人情感之事,爺爺我也是任由你們,沒有什麼限制。不過,爺爺倒是覺得軍浪這孩子挺不錯的,明月你認為呢?」
「啊——」
澹臺明月驚呼了聲,她說道:「爺爺,你、你幹嘛提起他啊?」
澹臺高樓說道:「軍浪一直忙於修鍊提升,對於情感他可能顧及不到。爺爺是覺得,軍浪暗中是喜歡你的,只是沒說出來。要不然,軍浪在晚上熟睡的時候也不會一遍遍的念着你的名字了。」
「什麼?」
澹臺明月睜大了雙眸,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葉軍浪晚上睡夢中喊我的名字?」
澹臺高樓正色說道:「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多正常的。」
澹臺明月狐疑的看了眼自己爺爺,問道:「爺爺,關鍵這些你怎麼知道的?」
澹臺高樓臉色一怔,他呵呵一笑,說道:「是這樣的,前些天在外界的時候,我跟葉老頭他們喝酒,葉老頭跟我說的。葉老頭跟葉軍浪不都住在聽竹小築嘛,葉老頭是聽到了,這才跟我說。」
「原來如此。」
澹臺明月不再懷疑,她咬了咬牙,臉色漲紅起來,氣呼呼的說道:「這傢伙原來一直對我有非分之想,哼!」
澹臺高樓一直都在觀察着澹臺明月的表情反應,看到澹臺明月沒有流露出反感之意,他心中也就放心了。
於是,澹臺高樓問道:「明月,你對軍浪是什麼感覺呢?」
「我、我——」
澹臺明月雙手交織在一起,張口囁嚅,眉宇間有些羞赧之意,卻也不知該說什麼。
澹臺高樓一看明月這表情,心中更有底了,他語重心長的說道:「明月,既然你對軍浪也有好感,那你可以大膽的去追求的嘛。這都什麼年代了,不一定非要是男的主動,有時候女孩子也可以主動的嘛。」
「你奶奶走得早,不過當初我跟你奶奶年輕的時候,就是你奶奶主動追求的我。正因如此,我跟你奶奶在一起之後,才有了你們這些後代。軍浪對你肯定是喜歡的,只是沒表露。這樣的情況下,你主動一些豈不是兩全其美嘛。」
澹臺高樓循循善誘,為了撮合澹臺明月跟葉軍浪在一起,他也算是煞費苦心了。
……
一更。
昨天推薦票還在第八,今天就被趕超了,很無語。
十更爆發也換不來大家支持嗎?
接下來寫上蒼情節,還想繼續爆肝爆發的,但看到這樣,有點心灰意冷。
推薦票除了訂閱得到,刷禮物也會送推薦票。
今天先一更吧,沖不上前八懶得寫了,衝上前八繼續正常更新。
沖不上,那跟之前那樣一天一更吧,因為感覺爆發也沒啥用,得不到多少支持。

《近戰狂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