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近戰狂兵
近戰狂兵 連載中

近戰狂兵

來源:外網 作者:梁七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梁七少 都市言情

南美洲,亞馬遜雨林,中心腹地。 砰!砰!砰! 噠噠噠噠! 原本理應寂靜無聲的雨林腹地中,忽而被一陣急促的槍聲所打破,雨林中原本顯得陰潮的空氣中立即瀰漫起了一股刺鼻濃烈的硝煙味道。 嗖! 層層林木中,忽而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急竄而出——不,準確的說是兩個人,還有一道身影正趴在他的後背上,從那妙曼的曲線來看,應該是個女人! 饒是背着一個人,可並沒有影響到他自身的速度與身法,他行動如風,且又悄無聲息。 身後傳來的槍聲漸漸遠去,這道身影也稍稍放緩了腳步,在展開

《近戰狂兵》章節試讀:


山林中,一股肅殺氣氛無比的濃烈。
濃烈的殺機在這片山林中充斥着,就連枝頭上的飛鳥都撲翅驚飛,可見那盛烈的殺氣何等的駭人。
白獄臉色慘白,他與黑獄聯手執行過多次刺殺任務,但從未有一次跟現在這般的感到沮喪與絕望。
黑獄已經被格殺,現在唯獨剩下他一人。
說起來位列活人墓組織十大殺手,黑白雙獄的實力其實不僅於此,他們最強大的地方在於聯手配合的攻殺。
問題是,葉軍浪根本不給他們聯手配合的機會。
一上來就展開了霸道而又凌厲的碾壓,以着最快的速度將其中一人格殺至死,餘下的白獄也就翻不起什麼浪花了。
這叫一力降十會。
「組織的確是低估了你的實力,可惜我註定無法將你真正的實力轉告給組織了。」白獄開口。死到臨頭他倒是很鎮定,接著說道,「活人墓的底蘊之強,你永遠都無法想像。在華國,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活人墓組織的殺手在蟄伏。所以,你再強大也好,終歸難逃一死。」
「無所謂了,反正我與活人墓組織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葉軍浪淡然一笑,接著說道,「至於往後你們活人墓組織要派多少殺手過來,我隨時歡迎。當然,等我空出時間來,查找出你們活人墓組織的據點,我就殺過去,一勞永逸。」
「痴心妄想。」白獄冷笑。
「你該上路了。」
葉軍浪開口,他身形如電,疾沖而上,自身的那股殺機鎖定住了白獄。
白獄怒吼,全力出腿,層層腿影橫掃而出,鋪天蓋地,宛如形成了一個腿勢牢籠,將葉軍浪籠罩在內。
葉軍浪冷哼了聲,他走的是一力降十會的武道數路,因此這種漫天腿影虛虛實實的攻勢他都是不屑一顧。
「給我破!」
葉軍浪暴喝了聲,他一腿而出,如同神龍擺尾,氣韻十足,真正讓人感到窒息的則是這一腿中所內蘊着的那股至強力量,以着碾壓的氣勢橫掃而上,迎上了那層層腿影。
砰!
葉軍浪這一腿之下,那層層腿影立即全都被打散了,白獄的身形也朝後踉蹌後退。
還未等白獄身形站穩,葉軍浪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接着一拳朝前鎮殺。
白獄連忙迎拳抵擋,仍舊是被一拳破殺。
轟!
葉軍浪又是一拳,這一次,白獄再也無法招架,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葉軍浪這內蘊着暴擊之力的拳勢轟在了他的身上。
白獄的身體飛了出去,撞上了身後的一顆樹木,接着倒在了地上,身體抽搐了幾下後再也無法動彈,就此斷氣身亡。
葉軍浪轉身朝着山林外走去,活人墓組織屢屢前來刺殺,還真的是讓他感到很煩,只不過這個組織極為的神秘,要想查找出這個組織的據點還真不容易。
也不知道是誰在背後僱傭活人墓組織的殺手來江海市對付自己。
魏少華?
葉軍浪皺了皺眉,他第一次遇到活人墓組織殺手的襲殺是他從黑暗世界中返回來,那時候說起來與魏少華之間的衝突也還沒發展起來吧?
難道是楊銳?
葉軍浪搖了搖頭,楊銳背後有司徒世家,根據花解語所透露出來的消息,司徒世家的古武強者已經來到了江海市,意圖對付自己。
既然已經有司徒世家的古武強者過來了,楊銳想來也不會多此一舉的找活人墓組織的殺手來對付自己。
除了這兩個公子哥之外,江海市還有誰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自己的命?
葉軍浪認真的想了想,接着一個名字冒了出來陳君天。
「難道是陳君天這個囂張跋扈的陳家公子?」
葉軍浪自語了聲。
他暫時也沒有答案,不過這個幕後之人,他肯定是要揪出來。
既然你想要我的命,那就得要拿你的命來作為賭注。
山林外。
那輛深紅色的派拉蒙掠奪者仍舊是停在原地。
葉軍浪走了出去後打開車門,坐上了車。
車后座上,慕晚柔與安如媚緊緊相依,葉軍浪不在的這段時間,她們真的是感到很害怕。
畢竟在這荒野山林的地方,四周一片漆黑,萬一有什麼歹徒經過看到她們之後起了禍心,還真的是很危險。
安如媚忐忑之餘,卻也有股莫名其妙的自信,她相信葉軍浪在這附近,那絕不會有什麼意外情況發生。
葉軍浪上車後一言不發,啟動車子,離開了此地。
安如媚看着葉軍浪那張線條硬朗的側臉,她張了張口,想要問什麼,卻又好幾次都欲言又止。
她想問問那兩個一黑一白的人如何了,卻又問不出口。
她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她是見識過葉軍浪的身手的,既然葉軍浪安然無恙的返回,只怕那兩個妄圖行刺之人已經永遠的留在了那片山林中。
慕晚柔也在暗中打量着葉軍浪,這個男人分明還很年輕,身上卻有股與自身年齡所不想符合的冷靜與沉穩,那股鐵血殺伐的氣勢更是直擊人心,彷彿在他面前這世上就沒有能夠難倒他的事情。
這是一種絕對的自信,偏偏這種自信並非是盲目的,讓人認同他就是有這樣自信的能力。
或許,這樣的男人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男人吧。
慕晚柔心中暗想着。
不知怎麼的,她突然聯想到,在懷柔古鎮的那間小院里,她遭到劉江龍的非禮侵犯時候,葉軍浪沖了進來,將功虧一簣的劉江龍給扔了出去。
那時候她身上所穿的旗袍已經被撕開,身體也大部分都暴露而出,這個男人衝進來的時候,自然也是看到了。
想到這一點,慕晚柔只覺得臉頰一熱,悄然間爬上了些許的嫣紅。
葉軍浪這時候已經開着車駛上了高速路,一路朝着江海市的方向疾駛而去。
突然間,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起手機一看,是夜剎撥打過來的電話。
葉軍浪心知夜剎與狄戰他們正在追擊楊敬武,他接了電話後說道:「夜剎,那個嫌疑人楊敬武抓到了嗎?」
「抓到了,不過卻已經死了。」
「死了?什麼意思?」
「我與狄戰他們把楊敬武一伙人合圍住,楊敬武等人強行突圍,全都被我們制服。楊敬武眼看着無法逃走,他咬破了藏在口中的毒膠囊,死於毒發。」
電話中,夜剎充滿不甘與惱怒的聲音傳來。

《近戰狂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