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江寶寶厲北爵
江寶寶厲北爵 連載中

江寶寶厲北爵

來源:外網 作者:前夫又來搶萌寶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前夫又來搶萌寶 玄幻魔法

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展開

《江寶寶厲北爵》章節試讀:

江寶寶很高興:「我明天會去找你,希望厲總一言九鼎,說到做到!」 說完,她就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了。 江寶寶一個人踉蹌的離開了大廳。 剛從大門走出來,就瞬間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頭痛欲裂。 「唔……」 她小聲的嘟囔着,手下意識的捂着自己的胃部,腳步有些發虛。 該死的! 她有點後悔了,不應該為了整厲北爵,而喝那麼多酒的。 這個宴會場所地勢偏僻,除了路過的私家車,竟然一輛的士都沒有。 江寶寶漫無目的的順着馬路走了半晌,終於再也耐不住胃裡翻湧的灼燒感,不顧形象的坐在了一邊。 她的眼神有些發直,漫無目的的盯着前方。 腦海中厲北爵的臉不停的晃來晃去,讓她覺得有些煩躁。 「走開!」 江寶寶猛地抬起手朝着前方揮了一下,像是要趕走眼前根本不存在的厲北爵。 下一秒,一道陰影卻擋在她的身前。 「美女,這大半夜的,怎麼一個人穿得這麼漂亮坐在這裡?是不是被甩了啊?」 陌生男人油膩的嗓音從頭頂傳來,讓江寶寶渾渾噩噩的抬起了頭。 她看着眼前長相猥瑣的中年男人,從鼻子里冒出一聲不屑的冷哼。 「滾開,老娘……不是你惹得起的!」 江寶寶心情不好,直接一句話頂了回去。 男人聞言,瞬間就拉下了臉。 「媽的,一個被人拋棄了的婊子硬氣個屁啊!」 他認定江寶寶是因為被男人甩了,才會喝成這樣,說著,竟然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隨即邪笑道:「老子帶你去快活一下,保證讓你忘了他……」 「放手!!!」江寶寶的使勁想要掙脫,可奈何喝多了酒,身上有些軟綿綿的,使不出力氣來,眼前更是左搖右晃。 男人的嘴臉瞬間變得更加得意了:「哼,遇到老子是你幸運,我一定會……哎呦!」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竟然整個人直直的飛了出去,狼狽的摔在了馬路邊上! 江寶寶的餘光,看到一個挺拔的身影站在了自己身側。 她眨了眨眼睛,一時間有些回不過神來。 厲北爵周身散發著彷彿要把人凍傷的氣息,用眼神凌遲着地上的男人。 「滾!!!」 他低聲從喉間吐出了一個字。 那地上的男人立刻不服的瞪眼。 可對上厲北爵的眼神,卻忍不住渾身一顫,立刻慌亂的爬了起來,飛快的跑遠了些。 厲北爵冷哼一聲,轉身看着身後的江寶寶。 這才發現她此刻兩眼發直,醉得不輕。 這個笨女人,剛才在宴會廳不是很厲害嗎? 不是還和自己對着幹嗎? 卻不知道大半夜穿成這樣,在街上閑逛很危險嗎? 厲北爵深吸了一口氣,胸口積壓的火氣,隱約有爆發的趨勢。 他懶得多說,乾脆直接問道:「你住哪,我讓人送你回去。」 江寶寶沒有說話。 空氣中飄來絲絲縷縷的尷尬。 厲北爵的神色也變的有些不自然。 他是瘋了嗎? 為什麼要管這個女人的死活? 想着,他忽然看到面前的江寶寶有了動作。 只見她猛地抬起了手,直接朝着厲北爵的身上就打了過來! 厲北爵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手腕,臉上瞬間浮現幾許煩躁。 「江寶寶,告訴我你的地址,要撒酒瘋就回去撒!」 他低聲警告了一句,耐心已經快到達了極限。 江寶寶渾身一顫,突然抬眼認真的打量起了眼前的男人來。 隨即像是認出了他,立即大聲開口道:「你!狗男人!少在這裡……裝好心!」 她說的斷斷續續,還帶着醉意,聲音卻大的出奇,震得厲北爵忍不住皺眉,眼角眉梢染上了些戾氣。 她敢罵自己是狗男人? 厲北爵手上的力氣陡然更緊了幾分。 江寶寶疼的小臉都皺在了一起,卻倔強的不肯喊痛。 反而藉著七分醉意,繼續對着厲北爵大喊大叫。 「你……誰讓你多管閑事了?你不是……很討厭我嗎?不是……從來不管我嗎?我以前對你……那麼好!你……被人……綁架……我……還……」 她大聲的控訴着,卻越說,聲音越小。 厲北爵只聽清了前面幾個字,後來並沒有聽清。 他不禁眉頭緊鎖。 這個女人,當時天天像個跟屁蟲一樣,纏在自己身邊,也叫對自己好? 他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勸自己不要和醉鬼計較。 江寶寶也沉默了下來,思緒回到了十六年前…… 厲北爵就是個忘恩負義的大混蛋! 王八蛋! 早知道當年就不救他了! 讓他自生自滅! 江寶寶站着發獃,厲北爵的耐心終於耗盡。 見她不打算離開,就決定強行把人拽走。 手上才剛一用力,卻感到江寶寶頓時猛地掙扎了一下。 她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厲北爵,神色里有些不解。 隨即突然發問道:「你想……帶我去哪裡?還有……你為什麼……跟着我?」 她的語氣不再像剛才那樣吵鬧,反而很平靜,似乎真的對這個問題感到很疑惑。 厲北爵聞言,渾身一僵,一時間有些答不上來。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會跟上來。 只知道當時看着她一個人離開,便立即跟了過來。 然後就越走越遠,直到她遇上剛才的流氓。 看着她被人拉着要離開,他幾乎氣昏了頭,竟然想也不想的就衝出來解圍! 厲北爵越想,臉色就越冷,找不到合適的理由,解釋自己剛才一連串的行為。 江寶寶卻突然笑了出來。 她臉上小小的梨渦若隱若現,像只小狐狸一般,猛地踮腳湊近了幾分。 手上更是不怕死的攬住了厲北爵的肩膀。 「厲北爵……你這麼跟着我……你是不是對你親愛的前妻……還有什麼想法啊?」 江寶寶紅嫩的嘴唇一開一合,帶出陣陣酒香,語氣也帶着一絲挑逗的味道。 厲北爵的腦海中嗡的一聲巨響,瞬間繃緊了某根弦。 他猛的後退了一步,甩開了肩膀上江寶寶的手,不屑的嗤笑一聲。 「江寶寶,你做夢也要有個限度,最好清醒一點!」 笑話,他怎麼會對這種女人有想法! 從五年前,她丟下衍寶,他就恨死她了! 江寶寶被甩的一個趔趄,勉強站穩,卻沒有生氣。 反而笑嘻嘻的看着厲北爵,哈哈大笑到上氣不接下氣。 「哈哈哈……厲北爵……你……你也太好笑了吧!你知道現在……有多少人追我嗎?」 她打了個酒嗝,突然收斂的笑意,神色嚴肅了許多,看着厲北爵的眼神中染上一絲不屑。 「我早就看不上你了,所以你……少自作多情了!」 江寶寶的聲音越說越大,似乎是在宣誓着什麼一般。 話音剛落,便被人一把掐住了下巴!!!

《江寶寶厲北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