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花都猛將
花都猛將 連載中

花都猛將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洛媚雲 陳霄

蘇成奉師之命,下山娶親,直到未婚妻雙雙退婚,他撕下身上的偽裝,那一刻,萬千豪門朝拜......展開

《花都猛將》章節試讀:

第3章趙寬粗狂雄厚的聲音在觀陽殿內回蕩。
趙寬?
這個老賊什麼時候來不好,非要在這個節骨眼上來!」
陳霄連忙穿上袍衫,像是受驚的羊兒一般。
洛媚雲也被吵醒過來。
一睜開眼,便看見兩人坦誠相見的場景,頓時花容盡失!
大膽奴才!」
洛媚雲瞬間變了個人,神色威嚴!
她將抓起綢衣連忙裹在身上,眸中是滔天殺意。
陳霄連忙解釋道:剛奴才不過是聽聖意為之,還請陛下息怒啊...」洛媚雲微微一愣,像記起了什麼,頓時俏臉微紅。
算了!
這件事情待會再說!」
洛媚雲喝道道:現在不管用什麼辦法都要將趙寬攔在殿門外!
要不然,我凌遲了你!」
畢竟現在趙寬還在殿外求見,若是看到這般場景,成何體統!
說罷,洛媚雲便鑽入帷幔之中,沒了蹤影。
陳霄心中暗暗叫苦。
趙寬堂堂朝中少保,竟讓自己出面把他攔在門外,恐怕他連看都不會看自己一眼。
但陳霄現在別無他法。
畢竟無論如何都不能被趙少保看見殿內這般場景,更不能讓他知道自己跟女帝之秘。
所以陳霄只得硬着頭皮頂上。
此時已過子時一刻。
夜風習習。
趙寬來見!」
在宮內院牆上棲息的鳥都被趙寬這響徹雲霄的喝聲嚇走。
趙寬身姿抖擻的站在殿門前,滿面紅光,不卑不亢,沒有絲毫敬畏。
趙寬身長八尺,正值壯年,威風凜凜,肌肉虯扎,吐息凝練,目光如炬。
任誰看了都要敬而遠之。
見到殿內無人回應,趙寬臉上帶着一抹陰邪的微笑:看來情花毒的毒效已經開始發作,女帝已經陷入了無意識狀態。」
趙寬之所以一直在殿外高聲求見,便是為了確認一下洛媚雲的狀態。
原來,趙寬早在晚宴之時,便已命人在洛媚雲酒里下了最為毒烈的情花毒!
若中情花,必由情解。
趙寬子時夜訪便是為此!
畢竟在這深宮之中,除了宮女便是太監,只有自己能解了這情花毒!
趙寬不單覬覦洛媚雲身下的皇位,更覬覦她國色天香的容貌。
今夜只要能將洛媚雲征服在床榻,自己便是大周名正言順的國君!
此乃一舉兩得!
一想洛媚雲蕩然情失的模樣,趙寬就有些急不可耐。
趙寬壞笑着搓了搓手:我可要進來了噢...」他雙臂一展,大步流星朝着硃紅色的殿門走去。
吱。
不等趙寬推門,殿門卻被緩緩推開。
陳霄探出腦袋,將身子堵在了殿門前,他跟趙寬四目相對。
趙寬一愣,兩人相對無言,只有一陣夜風呼嘯而過,還夾雜着幾聲鳥啼。
陳霄先開口打破僵局:趙大人,都這麼晚了,您有什麼要緊事求見嗎?」
趙寬瞥了面前的陳霄,眸中儘是不屑:一個小小太監也配過問國事?
給我滾開!」
趙寬一開口,便帶着一股威壓。
但陳霄卻從中聽出一絲怯意。
陳霄心中暗道: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趙大人,陛下已經歇息下了,若是有什麼事情,不如明天早朝時候再稟報也不遲。」
趙寬喝道:小小太監!
也敢在此指指點點若是耽誤了國事,你擔負的起嗎?
還不快給我滾開!」
趙寬說著便要衝着殿內走去,彷彿今天無論如何都要進殿一般。
但一想到被趙寬闖進去的後果,反正橫豎都是死,陳霄豁出去了!
陳霄卯足勇氣反駁道:趙大人,雖說您是朝中一品少保,但這可是女帝寢宮之中,您夜闖寢宮,成何體統?
你讓朝中文武百官怎麼看?
今天就算是您要了我項上人頭,我也不會讓您闖進去的。」
陳霄這番話語,頓時激怒了趙寬。
一個宮裡的小太監也膽敢攔在自己面前,實在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趙寬眸中儘是殺意,喝道:狗奴才,今天爺爺我要了你狗命!」
說罷,趙寬便舉起那隻如石斧般寬厚的手刃朝着陳霄劈去。
住手!」
一聲冷冽的呵斥從殿內傳來。
只見洛媚雲身着龍袍從殿內踏出,雍容華貴,眸中儘是凌厲。
趙立寬見到洛媚雲,瞳孔微縮,連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
她怎麼沒有中毒?」
趙寬原以為是因為女帝深陷毒中,所以才不讓自己進入殿內,現在情況卻大相徑庭。
但趙寬何許人也,僅一個吐息間便緩過神來。
雙手抱拳,朝着洛媚雲微微頷首:臣參見皇上。」
這個動作足以可見趙寬平日有多麼的囂張跋扈!
洛媚雲對趙寬這態度也只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洛媚雲打量趙寬一般,心中暗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而且洛媚雲已經猜到自己剛才的異樣肯定跟趙寬有關。
若不然,趙寬不可能會在子時隻身夜闖上陽宮!
這麼晚了有什麼要事求見?」
趙寬立刻應道:臣剛收到前線戰報,需要向陛下稟報。」
洛媚雲冷聲道:這等軍國大事,就等到明日早朝之時與百官同議。」
現在時辰不早了,愛卿請回吧!」
請神容易送神難。
趙寬這尊瘟神倘若是送不走,那麻煩可就大了。
畢竟殿內那般狼藉的場景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被趙寬所看到!
更何況,趙寬指不定會幹出些什麼出格的事情。
趙寬努了努嘴想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咽了回去。
既然陛下有這般旨意,那咱們便明日朝堂再議!」
說罷,趙寬抖擻絳綃衣,徑直朝黑夜踏去。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望着趙寬離去的背影,洛媚雲跟陳霄都緩了一口氣。
一隻玉手抵在了陳霄下巴上:沒想到你這奴才膽子還挺大,敢在趙少保面前口出直言。」
洛媚雲現在更加確信,陳霄是這深宮中為數不多沒有被趙寬收買的人。
陳霄沉聲道:奴才不過謹遵聖意罷了,只要是陛下吩咐奴才幹的事情,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奴才也在所不辭!」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花都猛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