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骨里紅
骨里紅 連載中

骨里紅

來源:google 作者:皎皎河涵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飛越 古代言情 姚景行

Ps:大綱已完成,請放心食用雙男主主要是姚景行視角本文慢熱另一個男主出場較晚--------------------「宿主姚景行是否同意載入逆天改命系統……」「確認倒計時,無應答視為默認」「3.」「2.」「1.」「宿主姚景行同意載入」「叮咚,宿主,你好,我是工號007!」姚景行:「你有什麼用?」007:「賣萌算嗎?」姚景行:「我可以申請換一個系統嗎?」007:「嗚嗚……」姚景行:「行吧,我相信你一回」???宿主卒,本集完溯洄從之,道阻且長展開

《骨里紅》章節試讀:

宛妃站在門邊,不言不語,詭異地看着他。

姚景行深呼吸一口,上去推開門,心裏做好了看到不好東西的準備。

開門了,姚景行臉上愕然,他以為會看見奇奇怪怪的東西,結果殿內一切布置正常。

不,這殿內的布置跟他的房間風格好像。

姚景行眉頭輕蹙,跨過門檻,緩步走了進去。

宛妃從袖中摸出一顆夜明珠,便往樓上去了。

姚景行緊跟而上,宛妃走得快,他跟不上就落在了後頭,只能藉著樓上夜明珠漏下來的一點微光上樓。

二樓沒有點燈,窗門緊閉,黑得看不清楚具體布局,只大概瞧出是個書房,跟他的書房像極了。他心頭微跳,硬着頭皮往三樓爬去。

夜明珠映亮整個三樓,姚景行一上去就紅了臉。

氣的。

羞的。

嚇的。

在外面緊閉的窗戶,在裏面全釘了木條牢牢封死,樓內只有一張大床,四處放置了一些屏風,屏風上儘是兩個人脫光衣服的糾纏之態,掩在層層紗幔之間,更讓人浮想聯翩,血氣賁張。

房內各處都添置了各種令人臉紅心跳的淫具,還有些長是奇奇怪怪的不知道是何名稱的,但放在這種不知廉恥的地方,腳趾頭想都知道拿來幹嘛的。

「你帶我來這裡幹嘛?」凌景行生氣地質問。

宛妃不說話,背對他不知道雙手在幹嘛,宛妃轉過身時,姚景行才看清她原來是在脫衣服,她脫得極快,當姚景行反應過來想遮擋眼睛的時候,突然停止了動作,睜大了眼睛!

宛妃,是男的?!

他再三確認,的確沒有胸!

皇上最寵愛的妃子是男的。

宛妃光着上身,一邊穿好剛脫的衣服,一邊朝他慢悠悠走來。

「皇上準備在鎖芳宮裡金屋藏嬌,他打算把某人藏起來,一個人享用呢!你猜到是誰了吧?」

宛妃眼中詭異,氣質一變,連額頭的紅梅花也像朵詭異的妖花,姚景行不由得退後了一步。

宛妃步步緊逼。

「看看我的臉,跟你像不像?像吧,我就是你的贗品!」

他眼睛開始發紅,勾唇冷笑,「連贗品他都收藏,你知道他有多瘋嗎?「

「所以你知道皇上想幹嘛了吧?」他冷冷一笑,紅唇緩慢地吐字,「他要你做他的禁臠。」

姚景行想起一樓和二樓極其相似的布局,臉都黑了。

「我是他弟弟,我是男的!」

「呵!」宛妃冷笑了聲,「男的怎麼了,男的也能做呀,你看看這屏風,哪個不是男的!」

宛妃手勁極大,推着他到最近的一個屏風,捏住他的臉,強硬按他去看畫。

這幅畫上的兩人,裸着的上身的確是平胸,是貨真價實的男人!

姚景行未經人事,臉瞬間紅了。

宛妃有趣地看着他,「這麼純情,你敢說你和你的凌哥哥清白嗎?」

「我沒有!」姚景行掙開宛妃的手,開口否認。

宛妃看他瞬間白了的臉色,用一雙神經質的眼睛盯着他的眼睛說,「你不是還打算隨他去漠北嗎?凌飛越來京才半年,就勾得你要跑,可急死我們陛下了!」

姚景行生氣,「我們從小就認識,雖然他今年才來京,我們不算剛認識。何況我只是隨他去漠北玩,你不要污衊我們!」

「哼,自己養大的小人兒要跟別人跑了,我們陛下可是氣得想殺人,要不是顧忌鎮北王,你的情哥哥哪裡還有命在!」宛妃雙眼赤紅,眼珠亂顫,像是不正常了。

姚景行看他瘋瘋癲癲的模樣,不欲跟他爭辯,「你找我到底幹嘛?」

景行目光游移,想尋機離開這裡。

宛妃似乎正常了一點,眼睛清明了不少。

「你娘的真相在這裡。」說完,宛妃掏出一條鎖匙,往某個隱密的鎖插去。

外面的日光奔湧進來,亮得刺人眼。

姚景行再三猶豫,還是抵不住誘惑也跟着去了。

走出去,這是一個寬闊的樓台,可以俯視整個皇宮。皇宮內的人自然也能看見樓台上的人。

「在這裡,世子,你過來看呀。」

姚景行邁步走了幾步,就停住腳,「你拿過來。」

宛妃不屑地朝他走過來。

姚景行掉頭就跑,沒跑兩步,身後有風聲傳來。接着他頭髮被人大力扯住,整個人被扯得往後摔倒,被人一路拖着往樓台邊走去。

姚景行拚命掙扎,奈何宛妃也是個男子,而且力氣比他大得多,根本掙脫不開。

姚景行拍打他的手:「放開我!」

宛妃邊拖他邊說,「他不是要得到你嗎,我就要毀了你!哈哈!」

宛妃笑得像個瘋子,眼睛赤紅,感覺已經不正常了。

「阿景!」

遠處傳來一聲呼喊。

是凌哥哥!

姚景行掙扎得更厲害了,大喊:「凌哥哥!」。

宛妃把他翻轉,把他的臉死死摁在矮牆邊,在他耳邊低語,「我說了叫凌飛越過來,沒騙你吧,我讓他來送你最後一程,你說我好不好?」

宛妃不顧他的掙扎,繼續說,「你說皇上看到你死了,凌飛越在你身邊,皇上會不會一怒之下就殺了凌飛越,然後鎮北王就揮軍北上,最後天下就亂了?」

「你瘋了!」姚景行怒罵,臉卻被死死按在粗糙的牆邊,臉被磨得出了血。

後頸被人提起,又被猛力朝牆下一摜。他感覺臉被牆狠狠快速一划,雙腿就懸空離了地,然後整個人就倒過來了,頭朝下,在牆邊掛着,他慌忙用雙手摳住了牆沿。

「住手!」遠遠傳來一聲怒喊。

姚景行雙手死死摳住牆沿,都摳出血了,他心中有一個信念,我要撐到凌哥哥到!

宛妃用力地把人往下推,又狠狠擊打他的雙手,打得血肉模糊。但姚景行依然不鬆手,他要撐住。

然而他低估了宛妃瘋癲的程度。

宛妃見凌飛越就快到了,居然雙腳踩到牆上站起,又背過身蹲下來,雙手反握住姚景行的雙腕,腳往牆邊一蹬,藉助巨大的蹬力整個人脫離了牆邊,帶着姚景行一起摔下樓去!

姚景行感到五臟六腑傳來劇痛,經脈彷彿寸寸斷裂,他的喉嚨湧出的全是血。

「阿景!」耳邊有人輕聲呼喚他的名字。

是凌哥哥的聲音。

他唇瓣微張,想說對不起了,阿景如果聽你的,早點離開京城,就能陪你去漠北了。

但他發不出聲音,他努力控制身體,在喉嚨里擠出一個字:

「走——」

他想睜眼再看他一眼,可是視線里一片模糊。

臨死之前,他腦中想像漠北的落日孤煙,黃沙漫漫。

如果有下輩子……

《骨里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