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浮生人間共白首
浮生人間共白首 連載中

浮生人間共白首

來源:google 作者:沫鹿吖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墨凌 武俠修真 蕭雪菡

蕭雪菡活了百萬年,見過了太多的人類修士,可他是唯一一個讓自己停下步伐而非趕盡殺絕的捉妖師她挑逗他,迷惑他的道義,朦朧之間她動了情,錯誤的愛上了一塊冰煞若非渡劫登仙,妖和捉妖師之間只是空談她給的愛太過蠻橫,頑石一般堅不可摧,卻忘掉了自己是妖,怎麼能夠信任捉妖師?鬼忘川的一抔忘憂之水,了卻浮生痴情怨恨至此,茅山第一劍修浴火重生,也造就了妖族最後一代狐妖的隕落分分合合,分久必合「墨凌,你別傷我了,傷的我心肝疼」沒想到一個冰煞,也是會動情的,你知道嗎,你的道,在情面前一文不值展開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試讀:

墨凌本以為跟她來到了葯館裏頭自己就能安靜的讀取凡魂了,沒想到都來不及坐下,少女又開始找事了。

「姑娘,你到底有完沒完?」墨凌的話語之間帶着徹骨的冰冷和嚴厲,劍眉微微皺起,一副不耐煩的表情。

「我想說那株藥草太高了我拿不到。」蕭雪菡唯唯諾諾的壓低了聲音,有些不安的看着墨凌,低聲道:「最後一次,我不會再打擾你了。」

墨凌無奈,看到了被放在柜子正上方的籃子,還是收回了凡魂之火,走到了蕭雪菡的旁邊,伸手就夠到了。

「對不起了。」

墨凌一愣,然而少女湊近他,在他的臉上吐出一口紫霧。

墨凌頓時兩眼發黑,意識頓時剝離,他倒在了蕭雪菡的懷裡。

那一株金銀草,落在了墨凌的臉上。

「墨凌。」蕭雪菡修長的手指划過他的臉龐,她道:「你比我想像的還要聰明,但是你知道的 太多了,我不得不這麼做。」

她的手指在墨凌的胸膛處輕輕一點,輕鬆地將冒着紅光的凡魂提取出來。

妖力注入,凡魂之火虛幻成了一副畫面,畫面裡頭正是顯露真身的九尾妖狐蕭雪菡,她鋒利的指甲刺破了男人的胸膛,抓出了一顆血淋淋的心臟。

天空的一輪詭異莫名的紅月,鮮艷至極。

男人的精氣已經被盡數吸干,少女意猶未盡的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鮮血,因為男人中了蝕靈術,他的肉體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爛,最後成為了一具枯骨。

僅存一個皮囊還有一副枯骨。

少女的目光忽然轉向了天空,只見天邊一道紅光划過,與圓月融為一體。

「不夠,遠遠不夠!」蕭雪菡自言自語,她能感受到狐仙和狐妖之間巨大的妖力差距,如同天塹的距離是吸干十萬個凡人都無法補給的。

那……

蕭雪菡的忽然看向了昏迷的墨凌。

凡魂注入妖力,凡魂裡頭的九尾狐妖變成了血臣的模樣,還有一個串戲的蒙面黑衣人。

「雖然有些不道義,但是我現在的妖力,真的對付不了他,倒不如麻煩你幫幫我,好嗎?」蕭雪菡溫柔的撫摸着墨凌的頭,清秀脫俗的模樣讓蕭雪菡忽然產生了微妙的情感波動,這真的是清心寡欲的修士嗎?

蕭雪菡活了百萬年,見過了成千上萬的修士,殺死了成百上千的捉妖師,可從未見過如此俊俏的少年,僅僅是目光相觸間,就讓她冰冷的心臟怦怦直跳。

她抹除了墨凌的部分記憶。

……

「媽的!」

血紅色的妖霧鋪天蓋地的散開,在墨山山洞裏頭,一位**着上半身的男人面色猙獰着,體內源源不斷的黑血正在流出進入漂浮半空中的妖靈珠裏面翻新。

巨石崩塌,強烈的衝擊和劇毒的妖霧逼得方圓的草木盡數枯萎。

男人面色蒼白,失血過多導致了妖力的流失。

男人正是被墨凌算計中了壞血毒的血狐血臣。

一共十二次換血,直到最後一波鮮紅的血液進入了血臣體內,血狐發出了一聲沉悶而響亮的吼叫聲,一把抓住妖靈珠,歸元本體。

「大人……」

站在一旁瑟瑟縮縮的小狐妖試探性的問道。

血臣血紅的眸子死死地盯住了一尾狐妖,忽然嘴角上揚。

狐妖的妖力源源不斷的流入血臣的體內,一開始狐妖拚命掙扎着,久而久之沒有了動靜。

一顆淡紫色的珠子漂浮在死去的狐妖體外,正是狐妖的妖靈珠。

妖的妖力凝聚在妖靈珠裏面,也相同於人類修士的命珠,都是凝聚法力的容器,若丟失命珠的代價就是法力淪喪亦或是死亡。

血臣張嘴,妖靈珠吸入了他的口中。

妖霧瀰漫,血臣的目光充滿了弒殺。

「茅山小子,陰老子,等處理完了蕭雪菡,老子就吸干你的修為!」

倒在地上的一尾狐妖,已經露出了真身,一個火紅的狐狸。

「老大老大!」

一道紫霧凝形,被紫霧包裹的血狐看到一尾狐妖的慘死微微發愣,然後說道:「蕭雪菡帶着人類修士去了狗驛村,如今蕭雪菡妖力僅剩一成,是否讓小的替你殺了?」

血臣冷哼一聲:「你是什麼東西?哪怕蕭雪菡只有一成功力你也不是對手,你當五大妖王是飯桶么?」

「先不急,蕭雪菡早就是個廢人,等我恢復一下妖力,今晚子時,待我取妖王的妖靈珠和血月玉佩!」

「大人……」

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血臣冷笑一聲:「我對那小丫頭片子沒興緻,你若想要,待我取走妖靈珠你自便。」

「謝大人!」

「要不是血月玉佩是血狐的寶物,你又拚死保護,我又何必殺了你呢?」血臣的眸間殺機畢現,他又想到了那個傷了自己的茅山弟子,那道劍陣,竟然讓自己也吃了癟,二者如此大的修為差距,卻要讓自己全力才能擊破。

有些小聰明,但又能怎麼樣?一個小道士,又能有多少的小伎倆?

……

「大俠,你醒來了啊!」蕭雪菡體貼的用濕毛巾擦了擦墨凌的額頭,隨手替他拿來了一塊枕頭讓他靠着。

「我……我這是怎麼了?」墨凌的頭嗡嗡的間斷性的眩暈,他靠在枕頭上用手揉弄眉心。

「大人你方才替我拿藥材,被鐵塊砸暈了,都是我不好,不該把這麼危險的東西放在這麼高的地方,你還疼嗎,我幫你揉揉?」蕭雪菡真的俯身伸出潔白如玉的手替墨凌按摩。

「不了。」墨凌推開,忽然想到什麼將凡魂取了出來,一刻也沒有停留的注入真氣,一副艷紅色的畫面顯現在二人的面前。

蕭雪菡指着負手而立的黑衣人說道:「就是他們,殺了我的爹爹!」

墨凌眉頭緊皺,看不清黑衣人的長相,無法斷定他是不是人類修士修鍊魔道,而擊殺男人的妖正是和自己過手的血狐血臣。

可是方才,自己根本想不起來發生了什麼事情,甚至連幫蕭雪菡拿藥材的記憶也開始模糊不清,就像是強制剝離一般。

「姑娘,怕是要委屈一下你了,不知你可願意?」

蕭雪菡一愣:「大俠想要我做什麼?」

「血狐的目標是你,當然只有你能夠引出他來,屆時我會布下捉妖陣,你的任務只需要引他入陣,我會暗中保護你的安全的。」

聞言,蕭雪菡猶豫了一會兒,然後咬了咬牙:「爹爹為我而死,如今我再無親人,生死也不重要了,我願意助你一臂之力,就算是死,我也不足畏懼。」

少女眼神堅定,大義凜然,如同雷打不動的神山。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