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嫡女醫策,權傾天下
嫡女醫策,權傾天下 連載中

嫡女醫策,權傾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陸錦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雲璋 陸錦棠

現代軍醫陸錦棠,中彈身亡後卻意外穿越單身二三十年,睜眼就看見一俊男只是這見面的方式,實在尷尬…他說:嫁給我,本王讓你做這世上最尊貴的女人!她說:王爺,請挪挪,你的病我治不了展開

《嫡女醫策,權傾天下》章節試讀:

  陸錦棠一路橫衝直撞,闖入到另一個布置的紅彤彤滿目喜慶的院子里。

  這處院子的燈籠,所掛喜字,比她的院子里還多,來往伺候的下人絡繹不絕。

  滿院子的喜氣,這才像是岐王府世子娶嫡妻的規格!

  「陸二小姐,您不能進去!」
門口的丫鬟紛紛攔住她的路。

  「陸二小姐?」
陸錦棠冷笑一聲,「瞪大眼睛看清楚,站在你們面前的是這裡的女主人,是世子嫡妻,滾開!」

  丫鬟們先是一愣,繼而露出不屑神色,擋在門口的動作卻是一成不變。

  陸錦棠微微一笑,衝著門內高聲喝道,「世子爺是要在新婚夜就寵妾滅妻嗎?
不知這話傳進了御史大夫的耳中,會不會在聖上面前參奏一本呢?」

  她話音剛落,門吱呀一聲從裡頭打開。

  秦致遠那張英俊卻怒氣沖沖的臉出現在門口,「陸錦棠,你放肆!」

  陸錦棠冷冷一笑,不放肆,難道等着被人害死?

  她推開丫鬟的手,越過他,邁步進了新房。

  映入眼帘的皆是喜慶的正紅色,紅木屏風上大紅的喜字紅的扎眼。

  陸明月也穿着一身正紅的嫁衣,從屏風後頭蓮步輕移的走了出來。

  瞧見陸錦棠衣衫完好,且還敢主動出現在這裡,陸明月臉上一陣暗惱,她這二妹妹,現在不該是被捉姦在床,沒臉見人哭着喊着被杖斃在後院嗎?

  死了且還背着不堪的罵名,正好騰出世子妃的位置給自己……

  陸錦棠抬手指着陸明月,「大姐姐,你告訴我,你穿的是什麼顏色的嫁衣?」

  「陸錦棠,你鬧夠了沒有?
鬧夠了就給我滾回去!」
秦致遠道。

  陸錦棠心中猛地抽痛了一下,她是替那個被害死的陸二小姐痛惜。
陸二小姐被人下了葯,險些死得清白不保。
而她要託付終身的男人,卻呵斥她無理取鬧?

  天下還有這般是非不分的男人?

  陸錦棠提步往上座上穩穩一坐,「若是我沒有記錯,和世子爺有婚約的是我,而不是我這庶出的姐姐吧?」

  「你說誰是庶出?
!」
陸明月像被踩了尾巴的貓,立時炸了毛。

  「你不過是個填房生的女兒,我母親去了,她才被扶正。
說到底不過是個妾生的賤種,說你庶出冤枉你了?」

  陸錦棠滿面嘲諷的坐在上座,不緊不慢的呷了口茶。

  「我真正喜歡的人是明月!
若不是逼不得已,我堂堂世子,豈會娶你過門?」
不得不娶陸二小姐,就好像竇世子心裏的一根刺,惹得他怒容滿面,「陸錦棠,你也該知足了!」

  陸錦棠心口一窒,逼不得已呵……

  她緩緩放下茶盞,「知足?
拜堂之事,稀里糊塗的把我糊弄過去,叫我這庶姐代勞。
這裡又處處用的是嫡妻所用的正紅色,三更天了,世子在這裡與這妾室喝交杯酒,還有我這嫡妻什麼事?
這就是世子的娶進門?」

  「陸錦棠,日後還想做世子妃,就別太過分!」
秦致遠眯眼威脅道。

  陸明月向一旁的僕婦使眼色。

  僕婦心領神會,高聲嚷道,「老奴有罪,老奴適才瞧見一個男人的身影,偷偷摸進了陸二小姐的院子。」

  「這……竟有這種事?
妹妹你,沒事吧?」
陸明月故作擔憂,「呀,妹妹的嘴唇怎麼還被咬破了?」

  陸錦棠冷笑,「我沒看見什麼男人,等到三更還不見新郎,焦急的咬破嘴唇有什麼大不了?
大婚當天就寵妾滅妻,若是想不開,一條白綾掛在新房也不奇怪!」

  「妹妹若是受了人欺負,千萬別不敢說,有世子爺為妹妹做主呢!
我瞧着妹妹進來的時候,神色就有些不對!」
陸明月看着竇世子,「世子爺,還是叫人看看今晚留宿的男賓可都在客房休息?
別是妹妹被人欺負了不敢說,來這兒撒氣呢……」

  陸錦棠覺得這話可笑,她若是被欺負了都不敢說,又怎麼敢來世子面前撒氣?

  偏生世子爺就順着陸明月的話音,「來人,去客房查看。」

  「姐姐怎麼一下子就懷疑到男賓身上?
怎不懷疑是下人雜役?」
陸錦棠眼底碎芒瑩瑩。

  陸明月道,「呃,下人雜役怎會走錯院子?
唯有今夜留宿的客人,吃醉了酒才會走錯呀?」

  「客人吃醉了酒,隨從也醉了嗎?
岐王府的下人們都醉了?
由得客人亂走?
連世子妃的新房都能誤闖?」

  「這……人總有大意的時候……」陸明月有些慌了。

  陸錦棠似笑非笑的看着秦致遠,話說到這兒,她這庶姐故意栽贓陷害她的事兒,也該聽出些眉目來了吧?

  偏那秦致遠根本不搭理她,只護着懷中嬌柔可憐的陸明月,怒目對她,「你院子里進了男人,你姐姐不過關心你,你竟還有理了?
這般咄咄逼人,出嫁第一天,你就迫不及待的露出本性來了?」

  「一個僕婦的話,世子爺不加考證,就偏聽偏信,任憑旁人污衊你嫡妻的名聲。
才大婚第一天,世子爺就露出懦弱昏庸的本性來了?」
陸錦棠輕笑。

  秦致遠臉色黑沉難看,正欲發火,忽有小廝在門外報道,「回爺的話,襄王吃醉了酒,沒有回客房。」

  一聽襄王的名號,房裡立時一靜。

  若是旁人倒還好,襄王的身份就實在太過特殊微妙了……

《嫡女醫策,權傾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