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嫡女謀略:毒女重生
嫡女謀略:毒女重生 連載中

嫡女謀略:毒女重生

來源:google 作者:樂正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樂正蔓 古代言情 莫楓卿

她歷經五年,終為心愛之人奪得皇位,安定天下!短刀插進胸口的那一刻,她如大夢初醒,看他擁他人入懷,讓她嘗盡挖心之疼!原以為她會帶着對他們的恨,就這樣死去!再睜眼,卻回到五年前她情竇初開的那年展開

《嫡女謀略:毒女重生》章節試讀:

鞭子藉著雨水,在樂正蔓身上抽出清脆的響聲,她強忍着疼痛,只是微皺眉頭,卻再也不會低頭向他們祈求饒命。
「還不認錯!
還不認錯!」
司徒峰紅着眼睛,手中加重力道,又抽了幾鞭,樂正蔓鵝黃色的羅裙早已經被打的破爛不堪,鮮血滲透了衣物,慢慢渲染開來。
司徒楠痛哭之際,依舊不忘求情,額頭已經磕出了大包,眼見司徒峰手裡的長鞭又要落下,司徒楠奮不顧身向樂正蔓沖了去。
一把將樂正蔓護在懷裡,卻讓鞭子抽打在了自己身上,她終究不及樂正蔓的忍耐力,只是一鞭,便疼的顯些暈倒。
「長姐……鬆手,鬆手!」
樂正蔓急了,司徒楠哪裡抵得過司徒峰手裡長鞭的威力。
司徒峰根本不理會司徒楠的舉動,嘴裏依舊謾罵著,「不知死活的東西!
讓你護着她!」
啪!
啪!
啪!
又是三鞭下去,司徒楠重重落地,暈倒在雨水中,阿淶大哭跑向司徒楠,「小姐!
小姐!
你醒醒啊!」
看到司徒楠被打成這樣,樂正蔓終於忍不住,要起身反抗,卻被司徒峰一鞭抽在肩膀,迫使她再次重重跪倒在地,頓時鵝黃色的衣服,裂開了一道大口子,很快鮮血滲透衣服。
「逆子!
還敢反抗!」
「真是個不知死活的東西,自己都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還想着保護別人。」
宋氏輕挑眉頭,不屑的撇了花亭外大雨之中的樂正蔓,隨即擺了擺手,示意下人將暈倒的司徒楠帶走。
「二姐,我勸你還是趕緊認錯吧,興許父親還會繞過你呢。」
司徒靜起身,「好意」提醒道。
「有本事打死我啊!」
樂正蔓嘴硬,即使司徒峰再恨她,終究是不敢打死她的。
怒火中燒的司徒峰提起長鞭狠狠甩下,樂正蔓終於是支撐不住,閉眼落地,雨水夾雜着鮮血,一時間花亭外紅了一大片。
下人們竊竊私語,樂正蔓太倔強,要是早點低頭,也不會有這種事,阿巫已經哭的近乎絕望。
使勁磕頭道:「大將軍!
您就看在大夫人的面子上,饒了我們小姐這一回吧!」
大夫人!
司徒峰高舉的鞭子停在了半空中,看着倒地暈倒的樂正蔓,恍惚想起了樂正玉唯,雖然樂正蔓不是他們親生,卻因為是樂正玉唯撫養長大,脾性倒也與樂正玉唯有幾分相似。
長鞭落地,濺起了許多水花,司徒峰轉身回了花亭,「將二小姐拖回清竹居,沒我的命令不得出清竹居半步!」
大雨里樂正蔓一路被僕人拖着進了清竹居,僕人推開門後,也是嫌棄的將樂正蔓狠狠摔在了地上,冷哼了一聲,便要離開。
阿巫看到如此情景,難免生氣,掛着兩行眼淚的小臉委屈的說道:「你們這些人!
還不快把小姐扶到床榻上去!」
「她是你的小姐,可不是我們的小姐!」
僕人嫌棄的撇了一眼昏迷不醒的樂正蔓。
「你們……」
阿巫欲要上前理論,卻被僕人一把推開,摔倒在地,隨即他們大搖大擺的出了清竹居,只留阿巫在原地痛哭,一個人將傷痕纍纍的樂正蔓扶進了內室。
大雨持續到深夜,依舊意猶未盡,城北的一所精緻庭院,大門大開,燈火通明,宮人進進出出不下五十餘人。
老皇帝身邊負責伺候的杜公公喜笑顏開的進了別院,看到花亭里站着的莫楓卿時,腳下更是加快了步伐。
邊走邊笑着說道:「哎呦,七王爺,這段日子委屈您了,您就先住在這院落里,待過幾日這天停了,陛下便會選一處風水寶地為王爺重新蓋府邸。」
莫楓卿搖晃着手中的摺扇,雖然邋遢,但不失俊美的臉上,一直帶着爽朗的笑容回頭道:「有勞杜公公操心了,你且回去告訴父皇,本王住在這兒挺好的,就不必重新修建了。」
「這怎麼好呢,這地方怕是會委屈了王爺。」
「本王倒覺得這兒挺好的,林蔭小道,鳥語花香,是本王心中的寶地!」
見莫楓卿如此肯定,杜公公便不再說什麼,命人備好了所需的生活用品,「那老奴這就回宮復命了,王爺要是覺得哪裡缺東西了,便差人告知老奴,老奴定會為王爺布置周全。」
「多謝公公,秦碩送杜公公出去。」
秦碩親自帶領杜公公出了院門,看着杜公公上了馬車,才轉身走了進來,徑直走向莫楓卿,環顧四周伺候的下人,小聲說道:「耳目眾多,王爺小心。」
「本王眼睛裏容不得沙子,儘早處理了!」
迅速轉身,啪的合上摺扇,一雙眸子,剎時冷厲。
花亭內伺候的下人被秦碩紛紛遣散,莫楓卿望着意猶未盡的大雨,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大開的府門。
府門對面是另一座府邸,比他現在所住的府邸足足大了兩倍,藉著微弱的燈光隱約可以看得到「將軍府」三個字,此時的將軍府大門緊閉,亮着兩個大燈籠。
「王爺,打聽過了,樂正蔓回去後被司徒峰毒打昏迷,目前禁足在她的清竹居。」
莫楓卿撇嘴,略帶笑意,「早就聽聞司徒將軍不喜歡這個女兒,可本王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偏心,為了一個庶出的女兒去打嫡出的女兒!」
「如此看來,倒是替我們證實了樂正蔓並非司徒峰親生女兒的事實,若真是他與樂正玉唯的親生女兒,想必他不會下如此狠手!」
秦碩話畢,莫楓卿一雙劍眉輕挑,輕搖手中摺扇道:「軍師遺孤,天生鳳相,還得本王親自證實。」
「多派幾個人調查一番就是,王爺不必親自去調查,我們現在不比在彬州,楓都勢力單薄,難免王爺會遇到危險。」
「本王為她而來,她是或不是,都得本王親眼見過才可安心!」
他被遣送致彬州十年,若說不恨,他自己都不會相信,如今返回楓都,若是沒有準備,又怎麼對得起死去的母后,還有那些無時無刻不想着要他命的賊人!
秦碩自知莫楓卿做了決定的事,誰都改變不了,便不再說話,準備退下。

《嫡女謀略:毒女重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