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諜雲重重
諜雲重重 連載中

諜雲重重

來源:外網 作者:塵中陌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塵中陌 恐怖靈異

有人說,生命偉大而神密,豐富而奇妙,永久而不朽。 ——題記。 西昌城內莫愁路68號小院內,院正中擺着一張大方桌,而在大方桌的上面還有七零八落的酒菜,這些酒菜早已經是一片狼藉,甚至有的酒水已經灑滿了一地。 地面上也是有一些碗碟直接被摔得四分五裂,甚至還有一些凳子也是倒得到處都是。 滿院內都是一片的酒香,只是地面上更是躺着七八個青年壯漢,一個個口吐着泡沫,基本上已經是出的氣少,進的氣多了。 只是四周靜悄悄的,看不到能活動的人影。 一看便知道是一場中毒事件,展開

《諜雲重重》章節試讀:

他在家裡上下左右打量了一圈,不由得搖搖頭,整個家裡看似整齊,沒有一絲的零亂,可是他卻發現整個家裡早已經被人翻了一個遍。

甚至他前身做的幾個細小的記號也直接被人動了手腳。

「就是不知道是姓何的,還是姓夏的,或者是站長對我不放心!」

「另外,我說秦玉香怎麼會如此忍讓的,原來她還是發報員,身份背景還真有意思!」張天浩整個人倒在床上,雖然身體疲憊,可他的心思卻是千轉不窮。

在前身的眼皮子底下做這樣的事情,前身竟然沒有發現,真是很有意思。

「咯吱!」

就在他還想着一些事情的時候,他便聽到了院門被人從外面推開的聲音,甚至還傳來了秦玉香驚訝的叫聲。

「當家的,你回來了!」

「當家的,是不是你回來了,還是我家遭了賊!」

接着,他便聽到了秦玉香大聲地喝問聲,然後又聽到了一個細微的,木棒在地面上動的聲音,顯然她已經做好了準備。

很快,張天浩的臉上多了幾分的落寂和不甘,前世作為一個優秀的特工,這種表情的表演,幾乎是他想怎麼表演便是怎麼表演,比起那些所謂的影帝之類的要強上太多了。

畢竟一個表演錯誤,那可是要命的。

「咣當!」

就在張天浩剛剛醞釀好表情,便聽到了大門一下子被人從外面推開來,發出一聲輕響,秦玉香便拿着一根木棒闖了起來。

而她的左手更是握着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找來的菜刀,小心的戒備着,看向房間里的環境,好像害怕撞到什麼人似的。

只是當她通過客廳的大門,看到正一臉頹廢的躺在床上的人影,她立刻緊盯着床上的人,放下木棒,拿着菜刀,戒備的走了進來。

「當家的!」

「玉香,你回來了,我們家遭賊了!」張天浩看着正小心走進來的秦玉香,有些苦笑的連頭也沒抬,聲音之中帶着幾分的擔擾,無奈地說道。

「什麼,我們家遭賊了?」

秦玉香一聽,立刻打量了一下整個房間,她才發現房間內好像少了幾件東西,甚至連她平時都不敢打開的保險柜也被人打開,裏面空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她可是記得裏面有不少錢的,可現在卻發現,什麼都沒有,顯然這有點兒不大正常!

她立刻跑過去,把保險柜的門全部拉開,看着空空蕩蕩的保險柜,她的心裏也是一陣的空蕩,神色之間有些失落。

「去吧,打電話給站里,告訴他們,我們家真的遭賊了,你再看看,家裡差了那些東西?」

張天浩有些艱難的坐了起來,又說道:「你打過電話,給我準備一點兒吃的吧,我這裡還有一點兒錢,買點東西回來!」

一刻鐘後,何榮凡帶着一群手下來到了他家,一進門,何榮凡便一臉詭笑的看着正躺在床上,無精打採的張天浩。

「我說張隊長,你是不是走了什麼霉運,我看你這一段時間完全是霉星高照,要不要兄弟為你請幾個道士來幫你去去晦氣,再說,你看看你家,剛剛在這裡死了人,又遭賊,這賊實在是太可惡了。」

何榮凡走到他的面前,一邊調笑着張天浩,一邊命令手下查看屋子裡被盜的東西,其他他還看到了張天浩一向寶貝的兩件古董也不行了,而那保險柜的門也弊開着,顯然發現整個房間里的值錢東西都被偷走了。

「隊長,整個房間裏面,看不到其他人的痕迹,想來此賊一定是一個老手,而且是一個手段高明之人。當然也不排除其他的可能性!」那個成員跑到了何榮凡的身邊,小聲地說道。

「張隊長,你說說吧,到底你進來之後,發現了什麼?」

張天浩知道,平時這個隊員絕對不敢向他這麼問,只是現在他有些失勢,而且身體傷末好,這才有膽量跟他這麼說。

「看來你的膽子挺大的嗎,敢這麼跟老子說話,整個房間,你也看到了,就是我回來的樣子,你們看到的,便是我看到的,哼!」他一瞪眼睛,語氣之中閃過一絲淡淡的殺意。

「對不起,張隊長,我也是例行公事,只是張隊長這麼一說,我也知道了,可是整個張隊長家裡實在是沒有什麼其他人的痕迹,也不能不讓兄弟我懷疑……」

「滾!」張天浩一聽,眼中怒火不由得伸了起來,直接摸出身上的勃朗寧手槍,指着那個隊員,低聲喝道,「如果你再這樣說,信不信老子現在便崩了你!」

「張隊長,何別跟他們計較呢,都是小事,都是小事!再說,兄弟也是好意嗎?懷疑也是難免的!」何榮凡立刻走上前,按住他的手,笑着說道,只是他的眼中閃過幾分的陰森。

「看來我這個隊長名不副實,什麼人都想要在我的頭上拉屎拉尿,一個小小的垃圾也敢在我的身上找麻煩,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還不快給張隊長道歉,你是死人嗎,張隊長會跟你開這樣的玩笑嗎?我看你是腦子進水了,立刻派出人去找,給我找出來,還有那該死的警察,全特么的吃乾飯的,賊都跑到調查科的家裡來了!」

何榮凡也發現作秀差不多了,才對着身邊的幾個人大聲地吆喝起來,同時也開始離開了張家。

張天浩這才鬆了一口氣,雖然什麼也沒有查出來,同樣,他也明白,也只有這樣,才能暫時掩蓋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當家的,這雞湯,我給你端過來吧!」

「不用,擺到外面的桌子上面,你扶我起來,我去外面喝!畢竟七個兄弟死在我家裡,我的心裏不好受,好像是我害死了那七位兄弟。」

「如果被我抓到,我非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竟然這麼狠,差點兒不條人命!」張天浩一邊惡狠狠地說著,一邊注意着秦玉香的臉色。

而秦玉香也沒有想到,張天浩會這麼說,頓時臉上有些不大自然起來,身體也不由得微微一頓,眼中更是閃過一絲的恐懼。

接着她馬上又恢復過來,前後不過一秒鐘左右,甚至一般人還不會注意到她的這一絲變化,可在現在的張天浩眼裡,她的能力太差了。

「當家的,別整天在家裡說這些事情,你可不能再有事了,再有事,我的魂都要嚇沒了,小心為上,小心為上!」

「我還是知道玉香你最好,最關心我了!」

接下來,張天浩在家裡,好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

甚至沒有多說一句話,只是秦玉香明顯有些不大自然,特別是第二天,張天浩聽到外面搬花盆的事情之後,便看到了她明顯做事情有些心不在焉!

《諜雲重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