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開局竟在大牢中
大唐開局竟在大牢中 連載中

大唐開局竟在大牢中

來源:google 作者:龍淵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唐浪

唐浪在很小的時候就被師傅們收養,師傅們還傳授給他一身的本領後來,學有所成的他來展開

《大唐開局竟在大牢中》章節試讀:

在唐浪的記憶里,那位小侯爺之所以入獄,本來就是被人陷害的。
小侯爺唐浪今年才十七歲,五年前父母雙亡的時候他才十二。
因為年幼不善持家,為人也是老實單純,結果挺好的一個侯府幾年間就被他弄得家財散盡,僮僕丫鬟都跑了個精光。
原本的小侯爺只要到了十八歲,就可以承襲父親的長樂侯爵位,而且他父親再世時還給他定下了一門親事。
於是這位小侯爺就眼巴巴等着自己到十八歲,他好先拿俸祿再娶媳婦兒呢……可就是這門親事,給他惹了大禍。
他那岳父雲間侯趙家嫌棄他家徒四壁,趙家姑娘也討厭唐浪老實木訥不懂風流。
於是趙姑娘又給自己找了一位如意郎君,聽說是武庫中尚署令,朝議郎李家的公子李海。
然後小侯爺就被誣陷偷盜錢財,被趙李兩家買通的一個潑皮呂天良告到了衙門。
結果萬年縣的捕快上門一搜,果然在唐家的後院發現了呂天良被偷走的十貫錢!
這明顯是栽贓陷害,唐浪在穿越過來那天就知道真相。
此時唐浪的回憶里,還清楚地留下了公堂審案那天的情形……大堂上呂天良口沫橫飛,振振有詞地說他親眼看見唐浪偷走了他家的錢。
那位雲間侯趙侯爺也在公堂上怒斥唐浪不爭氣,堂堂侯爵之子居然為了十貫錢去做賊。
說唐浪愧對祖先,自甘墮落,把唐浪罵得一錢不值!
之後雲間侯趙家在大堂上就退了婚約,唐浪也被縣令打了板子,上報宗正寺,奪了他繼承爵位的資格,被判入獄三年。
我可不是那個渾渾噩噩的小侯爺,也不會頂着小賊的名聲過上一輩子!
唐浪看着面色如土的孟山,冷笑着想道:那個雲間侯,那個姓趙的娘們兒,還有姦夫李海,潑皮呂天良!
我讓你們看看,你們精心編造的冤案,我是怎麼在半天之內把它翻過來的。
我讓你們知道什麼叫身敗名裂,悔不當初!
這個大唐長樂侯,我唐浪當定了!
……監牢里,唐浪掐住孟山手上的合谷穴,稍稍緩解了他的疼痛,讓孟山出去喊一個最信任的捕快進來。
那孟山不但被唐浪的手段嚇得肝膽俱裂,也知道自己中了奇毒,要是不聽話絕沒他的好兒,於是聽話地叫進了一個人來。
此人是孟山的親兄弟孟川,也是孟山手下的捕快,當然對孟山言聽計從。
他一進來就在唐浪的命令下脫了捕快公服,換上了囚服在牢里冒充唐浪。
當小侯爺穿上這套公服,孟山在旁邊只覺得小侯爺唇紅齒白,身形英挺,真是好一位俊俏風流的年輕捕頭!
……「您打算怎麼辦啊?」
等唐浪在孟山的掩護下走出萬年縣衙,來到大街上,外面是好一片熱鬧景象!
孟山忍着肚子里的疼,在唐浪身後嘀咕道:「那雲間侯趙家勢力極大,姦夫李海也是有權有勢,誣告您的呂天良更是十足的潑皮滾刀肉!」
「更何況陷害您這件案子,他們都得了好處不說,一旦案子翻過來三方也都是身敗名裂,他們心裏誰不清楚?
小侯爺您勢單力孤,怎麼可能斗得過他們?」
孟山哀嘆着說道:「要不咱……哎哎哎?」
正說著呢,孟山就覺得小侯爺的手往自己懷裡一伸,把自己的一串銅錢拽走了!
「我自有辦法讓他們老老實實,把實話都說出來!」
小侯爺衝著孟山笑了笑。
街邊的攤位上,夥計笑着對小侯爺說道:「客爺!
這是貴妃紅、金鈴炙、玉露團、紫龍糕、這是豆沙做的靈沙臛,都是上好的點心,您來點什麼?」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
唐浪指了指攤位上色彩各異,濃香撲鼻的點心,笑嘻嘻道:「除了這仨,所有的一樣給我來一塊!」
……孟山忍着肚子疼跟在小侯爺後邊,看着小侯爺沿着熱鬧的東市一路向朱雀大街逛過去。
這位小侯爺腳步輕快,臉上帶着似有若無的笑意,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唐浪心情確實不錯,他不但一點都不緊張,好像也沒有一點身為逃犯的覺悟。
此時他滿臉笑意,看着眼前這片盛世大唐的繁華景象!
擦身而過大鬍子西域商人,袍袖間帶着安西茴香的氣味,藍眼睛的賣酒胡姬身上,散發著小羊羔般的柔和乳香。
粗大的青蛇在身毒(印度)僧人胳膊上吐着鮮紅的信子,一身漆黑的崑崙奴「呼」的一聲,吐出個老大的火團!
高鼻深目的胡人牽着高大的駱駝,新羅婢殷勤地扶着自家的貴婦前行。
風流倜儻的白衣學子相互寒暄,買肉食果品的小販大聲談笑。
街上的行人寬袍大袖的悠然,窄衣小帽的精神!
真是好個盛世長安!
這裡匯聚了宇內精華,世上的奇人異士,奇珍異寶都在此地匯聚。
在這個時代,這裡毫無疑問是世界的中心!
「夢裡回到……唐朝……」在這繁華熱鬧的人潮人海中,唐浪忍不住一句搖滾,便是脫口而出!
……孟山手裡幫唐浪捧着吃食,哭笑不得地往前走着。
花別人的錢買東西自然毫不心疼,孟山看唐浪這意思,除了街上的駱駝糞,他恨不得每樣都想嘗嘗鹹淡!
一直傻等在街上的孟山,見到小侯爺從街邊上一家生藥鋪里出來,又走近了一間酒鋪和胡姬調笑,把他給愁得直皺眉。
沒想到唐浪從酒鋪里出來,手裡卻多了個簇新的酒葫蘆,還一傢伙把葫蘆嘴杵進了孟山的嘴裏。
正好孟山也渴了,等他咕嘟咕嘟就着葫蘆喝了兩口之後,唐浪卻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臉色突然一變!
「哎呀我給忘了!
你中了毒不能喝酒!
你咋喝了這麼多?」
等唐浪說完這句話,就見孟山嚇得臉都綠了,看着意思似乎馬上就要當街尿一個給大家瞧瞧……唐浪見狀連忙笑着說道:「開玩笑開玩笑!
跟你鬧着玩呢!」
「這葫蘆你帶着,酒里有白頭翁粉,雖然不能解毒,但喝兩口肚子就不疼了。」
「我的活爹啊!」
聽到這話,神鷹孟山才知道人家剛才去藥鋪是給他配藥去了,他滿臉悲憤地說道:「你都要嚇死我了!」
……唐浪在估衣鋪里買了一件半新不舊的黑衣,用包袱提在手裡,眼看着過了朱雀大街,前面就是長安縣了。
大唐長安城沿着中軸線,東西兩側被分成了萬年、長安兩個縣,就以中間的那條朱雀大街為界。
一路上唐浪也收起了那副不正經的樣子,對着孟山細細囑咐了一番。
現在的孟山是不聽也得聽,不服也得服,只能乖乖地任憑這位小侯爺擺布。
等他們到了朝議郎李家,也就是姦夫李海的家門口。
唐浪停下來等着,孟山則是定了定神,到門前大聲叫門。
按照小侯爺的計劃,這是他行動的第一步!
……「不好了李少爺!」
李家宅院里,當李海一見孟山捕頭,他卻是認識的,只是不太熟……他來幹什麼?
什麼不好了?
只見這李海生得倒也是相貌堂堂,一見捕頭孟山一臉焦急的神情,他也是一臉疑惑。
「小人剛剛收到消息,前日長樂侯之子唐浪的案子,出了大變故!」
孟山一邊按照唐浪教他的詞往下說,一邊看着李海的神情。
「嗯?
出什麼事了?」
李海聞言也是勃然變色。
孟山一看就知道,小侯爺說得沒錯……原本這案子應該和李海無關,他這麼緊張,明顯是心裏有鬼啊!
 

《大唐開局竟在大牢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