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連載中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來源:google 作者:岸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岸繁 洛綻 都市小說

我們是徘徊者,徘徊於世界與世界的夾縫中,舉步維艱,稍有不慎,就會落入深淵,再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們可能是超人類,是修仙者,是魔法師,是假面騎士,是外星人,是妖魔,是鬼怪……記住一點,千萬不要太沉迷於力量!「你說的對,但是……」洛綻如是說「此劍名為亞托克斯,血肉魔法所鑄,吹毛斷髮,劍鋒三米三,凈重六百斤四十兩」洛綻撩開衣服,露出腰間的魔刀千刃、流刃若火、闡釋者、軒轅劍……「來,告訴我,你想被砍成幾份?」……這是一個莽夫從同化區殺穿異位面的故事展開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試讀:

白虹時切玉,紫氣夜干星。——李嶠《劍》

……

「洛綻、洛綻、洛綻……嘿!醒醒!」秦良把手放在洛綻眼前揮了揮,好半天不見他有任何反應。

許久,洛綻的瞳孔才恢復神采,「良啊,我出現幻覺了。」

「沖多了吧你!」秦良翻了個白眼。

「明天就是模擬考了,你複習得怎麼樣了?可別又像上回那樣交個白卷,李鐵牛會發飆的。」

洛綻沒說話。

真奇怪。

他有點兒分不清那究竟是臆想還是真實,只要閉上眼睛,整個世界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頭頂閃爍着無數明亮的光點,漆黑的天幕下,它們星羅棋布地排列着,閃耀的璀璨光輝正相呼應。

或詭異或神聖,或霸道或柔和,或飄逸或深邃……

洛綻伸出手,彷彿隨時能觸到天,掌握星辰。

霎時間,鼻尖傳來血液和鐵鏽的味道,雷鳴般滾滾的戰鼓聲伴着心臟跳動在耳邊狂舞,隨後滿腦子便只剩下一個念頭——

「呼!」

洛綻猛地睜開眼睛喘息。

「你到底怎麼了?」秦良摸摸他的額頭。

「說了少看點兒小電影,實在不行找個女朋友,再不濟,這種事你可以花點錢嘛,花點兒,哪怕p……」

「滾蛋。」洛綻拍開他的狗爪,「再廢話砍了你。」

秦良非常識趣地攤攤手,從心地停止了自己的作死行為。

別看洛綻瘦胳膊細腿兒,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打起架來那真叫一個心狠手黑。

前兩天有個小混混不信邪,惡意挑釁了兩句,結果被洛綻追着砍了兩條街,一邊砍還一邊笑,笑得跟尼瑪變態似的。

若不是聯邦這兩年風氣逐漸彪悍,警方的通緝令上鐵定有這廝一席之地。

「聽說你當上劍道社的主將了?」

秦良看着洛綻背負的劍袋。

「嗯。」洛綻隨口應道,「沒什麼意思,等這次大賽結束,我可能就退社了。」

「那可真是皆大歡喜,你們社長知道一定會高興地哭出來吧?」秦良吐槽道。

聽說自從洛綻入社後,劍道社的社長就再也沒笑過。

「都無所謂了,愛怎樣怎樣吧。」洛綻瞪着死魚眼,「這個世界太無聊了,每天都是一成不變的生活,我已經開始擺爛了。」

「那你繼續擺,看李鐵牛整不整你就完了。」秦良幸災樂禍地說。

「走了,明天見。」

「拜拜。」

秦良家和洛綻家不在一個方向,兩人在岔路口告別。

高三的生活就是這麼枯燥且無趣,晚自習結束後時間已經來到十點整,道路上的來往車輛也變得稀少。

夏夜的風拂過路邊的人工林,發出稀里嘩啦的聲音。

聯邦邊陲的小城,顯得有些冷清。

洛綻緊了緊單薄的校服,貌似,有點冷過頭了。

天氣預報說今天的氣溫應在24°到35°之間,白天熱得跟狗一樣,晚上又冷得出奇,真是變化無常。

「您的面,請慢用。」

「非常感謝,大晚上能吃上您這一口真是太幸福了,我開動了!」

「嗯?」

洛綻聞聲望去,一抹暖色的燈光灑在眼前。

那是一輛和風的拉麵小推車,身形佝僂,頭髮花白的老婦人為剛剛下班的西裝男士端上一碗熱氣騰騰的拉麵,西裝男雙手合十,然後哼哧哼哧吸面。

場面十分溫馨。

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

「這小推車哪來的?」洛綻疑惑。

明明剛才路上什麼都沒有,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就多了個小店。

而且這裡是中州,不是和島省,東林也不算什麼大城市,和風樣式的拉麵店實屬罕見。

不過老婦人裝備齊全,熬煮骨湯的大桶里冒出奶白的濃煙,旁邊還擺着古樸的招牌,不像是剛出攤的樣子。

「小夥子,天氣這麼冷,要不要來一碗面暖暖肚子?」

老婦人向洛綻招招手。

冷?現在可是八月份,太陽最烈的時候……一陣刺骨的寒風刮過,刀削般打在臉上,好吧,是有點冷。

「那來一碗吧。」洛綻也不廢話,掀開帘布,在西裝男身旁坐下。

正好肚子有點餓了。

老婦露出慈祥的笑容,臉上的皺紋擰成菊花的紋理。

西裝男仍然埋頭吃面,洛綻看不清他的長相,吸溜吸溜的聲音聽得人食慾大振。

這麼好吃嗎?

洛綻掃了眼菜單,非常簡約,豚骨拉麵只有有照燒和原味兩種口味,可以單獨加雞蛋和叉燒,圖片倒是相當誘人。

「原味豚骨拉麵。」

「請稍等。」老婦笑着點點頭,轉身處理食材。

洛綻拿出手機,準備趁這功夫玩會兒遊戲,但是……

「沒信號?」洛綻挑眉,東林雖然地方小,不至於連信號都沒有吧,基站出問題了?

收起手機,外邊的風似乎更大了,呼呼作響,而小推車內只有半張帘子遮擋,溫暖的燈火彷彿有魔力,讓人感受不到寒冷。

「老身看小哥你帶着劍,是一名劍士嗎?」老婦背對洛綻問道。

「劍士?」老婆婆中州話說得挺溜,中二起來卻跟個和島人似的。

「不,我是學校劍道社的成員,」洛綻說道:「劍士談不上,愛好罷了。」

「奧對了,我學的是中州劍道,不是和島劍道。」他補充道。

「是嗎,真是年輕有為。」

老婦將煮好的拉麵推到洛綻面前,濃郁的乳白色湯汁上整齊地擺放着麵條、腌筍、魚糕片、海苔,兩片厚實的叉燒,以及半個金黃的溏心蛋。

再撒上靈魂青蔥末,和菜單圖片上相差無幾。

想來味道也差不了。

洛綻食指大動,拆開筷子,「您手藝這麼好,放在和島那邊怎麼也得封個拉麵仙人吧?」

「您過獎了。」老婦眯起眼睛,臉上的笑容更大了。

「請享用吧。」

她忍不住用猩紅的舌尖舔了舔乾裂的嘴唇。

……

黑夜,昏黃的路燈下閃過幾道迅捷的影子,路邊低垂的野花野草搖頭晃腦。

「肆番,侵蝕度多少了?」一個身披風衣,身材高大的男人問道。

戴眼鏡的瘦高男子從口袋中取出一枚類似懷錶的器物,器物發出「叮」的一聲。

「侵蝕度12%,良,正在以每分鐘0.3的速度增加,預計再有四十分鐘左右會突破惡。」

「還在控制範圍內。」男人頷首,耳中發出微光,「依依,驅人結界是否就緒?」

「都準備好了隊長,直徑4700米,囊括整個同化區,車輛和行人我們也已經提前驅散了,不會出現問題的。」

「好。大家都提起精神,這次的同化區來自08號異位面——『異端怪談』,有過十一次出現記錄,非常棘手。」

「安心啦隊長,良級的侵蝕度就算不用您出手,光靠我和肆番都能輕鬆搞定!」

「閉嘴!說了多少次,不管是什麼樣的情況,決不能掉以輕心,這是徘徊者的基本法則!任務結束後給我罰抄條規二十遍!」

「不要啊隊長……」

「嘀嘀。」

「怎麼了,依依?」

「隊長,出大問題了!剛剛有個學生無視驅人結界進入同化區了!」

「該死!」男人眼中閃過一道紅芒。

「加快速度!侵蝕度不高,希望還來得及。」

……

「呵!」洛綻低下頭,忽然咧開嘴。

他用筷子一遍一遍攪動,沒一會兒,一碗好端端的拉麵面目全非,海苔片濕坨坨地包裹麵條,叉燒肉碎成渣子,湯汁和蛋液混合的顏色也很微妙。

讓人食慾驟降。

「是對老身做的面有不滿意的地方嗎?」

「不不,您做的面很好,香氣撲鼻,只是……哈哈!」洛綻噗嗤一聲笑了。

「那小哥為什麼不吃呢?」老婦伸出腦袋。

「吃吃,得吃,不過,婆婆,我問您個問題。」洛綻不住地聳動肩膀,喜悅的心情溢於言表。

「什麼問題?」老婦拉長脖子。

「您這面,它保熟嗎?」

「納尼?」老婦的下巴掉下來,「熟,肯定熟,老身開了幾十年麵館,還能煮不熟一碗面?快吃吧,快吃吧,再不吃,面就涼了!」

「您這面要是保熟我肯定吃啊,那它要是不熟怎麼辦呀?」

「不熟,不熟就……」老婦口水直流,好香,太香了!

「不熟,我劈了你如何?」

洛綻猛地抬起頭,一雙布滿血絲,如同青蛙般暴突的渾濁眼球直挺挺貼着他。

不到五公分的距離,剛好與洛綻對視。

「嘿嘿嘿嘿嘿嘿~」

老婦發出詭譎的笑聲,猶如破舊的老風箱拉出令人驚悚的壓抑音調。

她的下顎拖在櫃檯上,張開足有半米寬的巨嘴,滴落粘稠涎水的長舌已經不知不覺間繞上了洛綻的脖頸。

溫暖的燈火微微搖曳。

今晚天上沒有星星。

「看來您也餓了。」

洛綻笑容明媚。

桌上的碗內,雪白肥美的長條蛆不安分地扭動蠕動糾纏着,新鮮得隨時能跳出碗來,海苔是昆蟲的翅膀,腌筍是乾枯的手指,魚糕是切片的腸子,雞蛋是爆漿的眼球……

大桶內翻滾着煮沸的濃稠血漿。

真是營養豐富!

「需要我親自喂您嗎?」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