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塞外之王
大明:塞外之王 連載中

大明:塞外之王

來源:google 作者:橙子烏龍茶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梁田 高毅

IT男高毅奇遇穿越到大明萬曆年,凡人白手起家,當神醫、造神器、建商業體系,與神秘家族後人聯手,待機割據寧夏衛,手握雄兵,西北稱王,俯瞰天下!展開

《大明:塞外之王》章節試讀:

過了良久,高毅清醒了過來,感覺氣力也恢復了些。握着刀慢慢走到了敵人和戰馬旁邊。

心中很平靜,居然沒有想像中的恐懼。

原來戰場上老兵所說新兵見見血,就是老兵了,是這麼一種感覺。

他從蒙古人身上一共收集一張弓和幾支箭、一把蒙古彎刀、一小袋鹽巴和幾塊牛肉乾,

高毅沮喪的感嘆道:「怨不得來當強盜呢,窮的就剩褲子了啊!」收起這些裝備,然後挽過韁繩,他準備回去騎馬回去尋找二壯。

高毅曾經學習過三年的馬術,英式鞍、澳鞍,軍鞍以及蒙古人的木鞍子都騎過,他還曾在錫林浩特的牧民家借宿半個月。

在新疆跟騎友穿越喀納斯地區。所以對馬匹的熟悉程度,相對於現代社會的人來說,已經是專家了,畢竟沒有幾個現代人鏟過馬糞…

這時天已蒙蒙亮,高毅沿着剛才二壯指的方向搜索了一陣。首先見到了扔在地上的頭盔,不遠處果然有個巨大的水泡子,旁邊有個蘆葦盪面積也不小。

他不敢喊叫,怕招來蒙古人的注意,於是就沿着水邊走到蘆葦盪附近仔細尋找。

「鐺」的一聲,

又是頭盔被擊中的發出聲響,

高毅迅速的撲倒在地,撲倒過程中還不忘向四周張望。

這讓他有點心裏有點得意,感覺自己像一成熟的戰士了,可什麼也沒看到,周圍沒有人和馬衝過來。

「鐺」又一塊石頭擊中了他的頭盔,

這次高毅才看清楚石頭飛來的方向,他知道是誰了?

二壯這個可惡的小羊倌,熟練的羊倌可以用小鏟子挑起一塊石頭,輕易的擊中羊群中的搗蛋鬼,也能通過鏟子拋射石頭來管理羊群的動向。

高毅抓起水邊的爛泥就朝石頭飛來的方向扔去,二壯見被發現,咯咯咯笑着從泥里爬了起來。

看來他很意外高毅能活着,而且還能回來找他。

凌晨氣溫還是很低的,二壯哆嗦着跑到高毅身邊就要抱他。

這時高毅才注意到二壯居然是光着屁股,光着腳丫子,渾身塗滿了泥巴像個小泥鰍。

「你怎麼光着,弄一身泥啊?」高毅趕緊要拉着二壯去水裡洗一洗,

「這幫狗慫狡猾的很,都是老獵手啊,聞着味道就追能上來!我只好脫了衣服藏在淤泥里,要不被他們抓住就死定了啊」二壯一邊推開他的手,

一邊說道:「別洗了,有點泥還暖和,衣服都扔了,光屁股更冷。」

「咦,你從哪裡撿了一匹馬?你身上臉上怎麼有血,受傷了?掉哪個溝里了?」二壯有點奇怪的看着高毅,他顯然聞到了高毅一身的血腥味。

「我殺了一個騎兵!」高毅有點驕傲的說,還趕緊把背着的弓箭亮了出來,遞給二壯說:「知道你不信,喏,這是戰利品!」

「你真的是仙人?你會施法殺人?」

「屁,我砍死的,就跳起來,這麼一刀!」高毅模擬了剛才的動作跳了一個,手狠狠的從二壯麵前揮過。

「天爺爺呦,就這,你都沒死,那個蒙古騎兵也是瞎子,這麼大一隻熊都刺不死?」二壯笑的肚子都疼了,

指着高毅說道:「對方要是有經驗,只要讓馬向左邊閃一下,而後攔腰就這麼用刀一划,你就腸子肚子撒一地死球了!」

「你就不能盼我點好?對了,那個蒙古騎兵的屍體上有衣服,要不咱倆回去扒下來你穿上吧,凍感冒可就麻煩了?「

「好主意,對了,啥是感冒?「

「嗯,風寒,你們叫風寒,偶感風寒的風寒!」

倆人不一會回到了高毅的血戰現場,二壯仔細看了地下的痕迹,

衝著高毅豎起大拇指,說道:「這韃子死的不冤,黑天馬速太快失去了準頭,估計還有點大意,畢竟他們殺漢人太容易了,沒想對上你這麼一個壯漢猛地暴起殺人,呸!殺得好!」

二壯把蒙古人的衣服穿在了身上,還把小氈帽戴在頭上搞怪,這一刻他又好像是個孩子了。

高毅對二壯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個「傻小子」真是個大謎團啊。

這倆人又偷偷摸摸的回到了夏古墩,把馬藏了起來,然後躲在墩子上翻出之前剩的一塊饃,就着剛才從蒙古人身上搜出的肉乾吃了起來,甚至還喝了兩口蒙古人的馬**酒暖和了一下。

等清晨到來,太陽升起,淡淡的霧散開,一切變得暖和起來。

倆人輪流睡了一會,等到大概十點左右,養足了精神,決定到鎮北堡的外圍偵查一下,視情況再決定去留。

本來二壯是不打算帶高毅的,他打算自己騎馬去,因為馬只有一匹,就算被發現,一個人騎馬成功逃走的概率要大很多。

可高毅不同意,他認為兩個人的力量比一個人大,況且自己剛才殺過敵人了,已經證明了自己的能力。

二壯拗不過他,只好牽着馬徒步向鎮北堡走去,憑藉對環境的熟悉,躲過了路上幾個蒙古人明暗哨,很快就靠近了鎮北堡。

倆人躲在一個溝里探頭看了半天,看到堡外不遠處有兩個蒙古人在看着一群戰馬,其他人都不見了。

「韃子進堡了,外牆沒有戰鬥的痕迹,奇怪,那麼多墩子就沒一個報警的?」二壯嘀咕道。

「你還好意思說,你自己都不讓點火報警!」高毅有點鄙視的看着二壯,覺得自己站在了正義的一方。

二壯瞥了他一眼,盯着東門繼續說道:「夏古墩是最外圍,墩堡的布局是越靠近鎮北堡就越密集,二百多人的隊伍無論如何是隱藏不住,一定會暴露的!而且像黑土墩、大麻墩離鎮北堡很近,點了火報警就跑回去,不會被治罪,相對還更安全。」

高毅腦子浮現出影視劇里特種部隊夜襲畫面,緊張的拉了一下二壯「那這些蒙古韃子是不是派的都是精兵,用鉤鎖翻牆趁夜殺光了所有的人,現在裏面人都被殺光了啊?那春兒怎樣了?」

二壯沒有理睬高毅,繼續自言自語:「東門是自己打開的,弔橋也是正常放下的,地上也沒有血跡,空氣沒有血腥味。根本沒抵抗就讓韃子進了堡!」

「難不成堡里的人把韃子請進去的?大家一起開聯歡會嗎?」

「有內奸,一定有內奸!」

《大明:塞外之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