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惡毒女配該怎麼破?
穿成惡毒女配該怎麼破? 連載中

穿成惡毒女配該怎麼破?

來源:google 作者:眉目疏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童司韶 裴意然

穿成惡毒女配後,意外使身犯潔癖強迫症的總裁對她免疫了童司韶會意地拿起另一粒戒指,對着從窗外照進來的光線看了看,「拿你的戒指向你求婚會不會顯得沒誠意啊?」裴意然噎了一下,悶聲說道,「不會」「可是我很怕啊」「怕什麼?」童司韶認真地回道,「怕自己始亂終棄啊」裴意然又開始咬牙,「童司韶」「你怕不怕啊?」「不怕,你沒機會始亂終棄」他斬釘截鐵一字一頓地說道「我不是問這個啊」「那你問什麼?」「你怕不怕你自己會始亂終棄?」裴意然低頭沉思一會兒,搖着頭說道,「不怕,我不會對你始亂終棄」「你究竟喜歡我什麼?」「不知道」「那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的,這個你總該知道吧」這次他沒露半分猶豫,馬上回道,「你露出惡女本色的那一晚」「在那之前,我也是個惡女,所以才那麼招你討厭啊」她提醒他「那不一樣」「有什麼不一樣?」裴意然又不肯回答了,只是微微笑了笑,一臉無可奉告的表情展開

《穿成惡毒女配該怎麼破?》章節試讀:

童老頭髮應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從發懵的狀態下清醒過來,不用說,不是所有的晚輩都值得他裝模作樣,但在這位面前,長輩的樣子讓他扮演得像模像樣。

「意然,怎麼是你?打痛了沒有?讓伯伯看看……」

童老頭都這麼小心翼翼獻殷勤了,怎奈人家不領情,裴意然往旁退了一步不落痕迹躲開了,同時,彬彬有禮卻口氣生疏地說道,「世伯,你客氣!」

童麗穎早就湊了過來,眼神熱切地說道,「意然哥,你昨天不是說還要在太湖玩上幾天嗎,怎麼突然回來了?」

不出意料,裴意然看向童麗穎時,臉色緩和了幾分,口吻也親切了些。

「臨時有事,就提前回來了,弄了些大閘蟹,吃不完,順便給你們捎些來。」

童司韶回頭一看,果見裴家的司機正在幫李媽抱着一筐大閘蟹往廚房去了。

要知道大閘蟹可不是那麼好養活的,不遠千里捎回來,這種情分,稱為禮輕情義重就嫌簡單了,簡直有點無人知是荔枝來的寵愛味道。

畢竟,在他們生活的那個圈子裡,還有誰不知道,童家大小姐有一手能將吃大閘蟹這個動作美成一種藝術的絕活呢,欲在一旁遠觀而又想褻玩者大有人在,裴意然必定也名列其榜。

童司韶摸摸鼻子,不無慶幸地想到,裴意然果然是有白月光的人設啊,還好自己沒有抱非分之想。

但看到李媽還留在童宅,童司韶內心的雀躍超過那些負面情緒。

童麗穎也居高臨下回頭望去,看了一眼李媽手中的大閘蟹,再看看童司韶豐富的表情,笑得更溫柔了。

「謝謝意然哥,我就知道意然哥最疼我。」

裴意然微微一笑,帶點無奈,「買來就是大家一起吃的,這大閘蟹嘗鮮可以,一個人吃多了,對腸胃不好。」

裴意然還真是個體貼的好情郎,難怪童麗穎滿面春風地接口,「是啊,意然哥,我們全家都沾了你的光,你今晚就留下來共進晚餐,一起吃螃蟹宴席吧。」

童老爺子也趁這個機會,殷勤留客,並吩咐廚房好好準備招待貴客的菜肴。

晴姨自然也不甘落後,賢侄緊侄叫個不停,幾句話的功夫,已經問候了裴家父母好幾遍,童司韶一個外人聽得都覺得有正話反說的嫌疑,更何況當事人。

裴意然倒是好教養,臉上掛着禮貌的淡笑,低頭,不動聲色擺弄着袖扣。

童麗穎知道,自己媽媽的表現太過丟人,趕緊向晴姨使了個眼色,讓她閉嘴,以便快快岔開話題。

「這麼說,明皓哥也從太湖趕回來了,肯定是為了參加麗娜姐的生日。說到生日,意然哥,你什麼時候陪我去買禮物?」

趁他們其樂融融無暇顧及的空檔,童司韶悄然轉過身子,偷偷往側門撤去。

原以為機會難得,沒想到她還沒有走上幾步,背後便傳來一道討厭的聲音。

「童司韶,見到舊相識,也不過來打聲招呼嗎?」

童司韶無奈地頓住身形,裴意然是怎麼回事,分明被眾人簇擁得水泄不通,背後也沒長眼睛,咋就一抓一個準呢。

而且早不點破,晚不點破,特地趁童司韶的手恰好伸向門手柄時出聲,這人的心眼也忒壞了。

在突如其來的靜默中,鋌而走險的童司韶,儘管揣着一肚子的火,卻不得不馬上轉過身子,對始作俑者露出禮節性的微笑。

「裴少,好久不見。」

裴意然挑了挑眉,「嗯」了一聲說道,「是夠久了。你也終於玩夠了,捨得回來了。」

有些人說話就這麼不中聽,一句話,就讓童司韶這個小透明變成了眾矢之的。

童老夫婦不約而同向童司韶投來警告的眼神,他們全都記起來那場被中斷的不愉快的聊天。

只有童麗穎閃神了一下,表情有些古怪。

童老頭忙着討好裴意然,一時沒察覺到寶貝女兒童司穎細膩的心思。

童老頭只憑着裴意然蹙眉望向童司韶一副很不開心的模樣,就粗暴地斷定,童司韶溜之大吉的行為已然得罪了裴意然。

童老頭是暴發戶出身,靠賣廢品起家,沒上過幾天學,後來經歷了商海沉浮,固然也附庸風雅起來,但那一身土氣卻是洗不掉了。

正因為如此,童老頭才偏愛一出身就自帶貴族女主光環的童麗穎,覺得只有靠這個女兒才能光耀門楣,相襯之下,對帶點破落戶味道的寄主,也就橫豎看不順眼了。

童老頭深怕童司韶不識好歹的行為影響了聯姻,馬上向她吆喝,讓她過去向裴少爺賠罪。

經過剛才那一劫,讓腦子被倒時差弄得有些混沌的童司韶清醒了些。

女兒消失十年,再見面時,身為親父的童老頭,並沒有憤怒地斥責女兒當年無知的行為,也沒有心痛她在外浪跡的艱辛,更也沒有表現出失而復得的喜悅,只有為了一己之私,迫不及待強迫她成為商業聯姻犧牲品的野心和手段,童老頭對寄主還有幾分親情可想而知,想從他那裡得到理解和善待,簡直是痴心妄想。

形勢逼人,童老頭這是鐵了心逼童司韶聯姻,她人單勢孤,插翅難飛。

除非把裴意然招安過來。

倘若裴意然能與童司韶同仇敵愾,聯手退敵,何愁這區區聯姻。

真是奇了怪了,裴意然不是一向喜歡童麗穎嗎,連她的喜好都記得清清楚楚,關於螃蟹兩個還上演了郎情妾意,默契無間戲碼,怎麼為了一點門戶之見,就影響聯姻了?

也有可能有些男人分明喜歡人家,面上卻會很矯情地裝高冷,裴意然也許就是這種人。

童司韶思忖着,那自己就辛苦點,替他們挑破這層玻璃紙,親自將他們送作堆。

想定了,童司韶順應童老頭的意思,跑過去,拉了拉裴意然的衣袖,「裴意然,我們聊聊。」

裴意然斜睨她一眼,勾勾唇角,「沒禮貌。」一副誰想與你聊的拽樣,倚着沙發靠背紋絲不動。

眼光從童麗穎臉上轉到童司韶臉上時,裴意然的表情也從溫和平靜變成了滿臉挑釁。

面對裴意然這堪稱變臉的表演,童司韶沒有辦法,只好拿「舊情」來脅迫他。

「裴意然,那晚我們可是說好了……」

裴意然秒懂童司韶的弦外之音,揪然變容,目光森然,幽幽說道,「童司韻,不想活,你直說。

《穿成惡毒女配該怎麼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