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陳遠宋妍兒
陳遠宋妍兒 連載中

陳遠宋妍兒

來源:外網 作者:我自對天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自對天笑 都市言情

八月,炎夏,濱海市。 每天晚上十點是陳揚最期待的,因為這個時候,少婦蘇晴就要去公用衛生間里洗澡。 陳揚租的是廉價房,和蘇晴共用一個衛生間。那衛生間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一塊碎磚頭有些鬆動。陳揚這個傢伙第一天來就發現了這個秘密,然後便開始了無恥的偷窺。 雖然這樣做不太道德。但陳揚覺得要怪就怪蘇晴實在是太漂亮,太有韻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髮指。 說起來,蘇晴今年二十八歲,目前在一家手機專營店裡做營業員。她是離異的少婦,獨自帶了六歲的女兒小雪在這座城市生活。 每天展開

《陳遠宋妍兒》章節試讀:

葉凡也不說話,上前啪啪兩個耳光就抽在了白衣青年的臉頰上。白衣青年頓時臉頰紅腫成了豬頭。葉凡逼視白衣青年,寒聲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會毫不猶豫向你磕頭嗎?因為在我向你下跪的時候,你在我眼裡就已經是死人了。」 「那你母親也要死!」白衣青年厲聲吼道。 葉凡還沒說話,白衣青年忽然又大聲笑了起來,說道:「而你也會死,你以為,我就是我嗎?你如果殺了我,上天入地,沒有人能夠救你。我父親不會放過你,我父親上面還有老祖宗。我們老祖宗乃是上古真神,法力通天。你在我面前,還算有些本事。在我老祖宗面前,螞蟻都算不上。他只需要降下一道元神,便可讓你萬劫不復!」 「那又如何,你會比我先死。」葉凡說道:「難道你以為我不知道,我今日放了你,我只會死的更快嗎?」 「好,那你就動手吧!」白衣青年疼痛難忍,這時候只求解脫了。他滿身都是大汗淋漓! 葉凡說道:「那巫蠱,如何解?」 「我不會告訴你的。」白衣青年哈哈厲笑。 葉凡說道:「好,你以為,死就可以解決問題嗎?我不會讓你死的。你不是說要讓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嗎?我會讓你先嘗嘗這是什麼滋味。」 「你敢動手,我立刻驅動巫蠱殺了你母親!」白衣青年駭然道。 「你敢讓我母親死,我讓你比我母親痛苦百倍,千倍!」葉凡發起狠來。 「你先解我火毒,你的這火,別以為我不知道,若不吸收走,我斷然活不下來。」白衣青年沒想到葉凡能這般發狠,他終於軟了下來。 葉凡說道:「好!」 他立刻將白衣青年身上的火毒吸走。 「你是高手,能夠控制氣血,雖然斷了雙腿。但他日修為到了一定境界,再長出雙腿也是輕而易舉。」葉凡說道:「我不想有後續的麻煩,你放了我和我媽,今日我也就放了你。如若不然,那就玉石俱焚好了。你應該知道,我沒有退路可言。」 白衣青年深吸一口氣,他的火毒一除,疼痛便減弱了很多。他便說道:「好,我答應你。我今日出來,乃是私自行動。我回去之後,不透露你的消息出來。這樣,行了吧?」 「我信不過你!」葉凡說道。 白衣青年咬牙說道:「那你要如何才能信我?」 葉凡說道:「我打入一道印記在你身上,掌控你的生死。你背後有諸多大佬,我必定不敢妄來!」 「這……」白衣青年猶豫片刻之後,咬牙說道:「好,我答應你!」 當下,葉凡就將一道印記打入到了白衣青年的丹田之中。 隨後,葉凡給白衣青年的斷腿做了簡單的包紮。白衣青年功法深厚,斷腿處早已經停止了流血,而且正在開始結痂,所以並無大礙。 接着,葉凡將白衣青年夾在肋下,前去和母親匯合。 葉母就在廠房外面徘徊等待,她在夜色之中見到葉凡回來,不由大喜。 葉凡將白衣青年丟到了葉母面前,他先喊了一聲媽,然後才對白衣青年說道:「快點,解除我媽身上的巫蠱。」 白衣青年點點頭,他拿出一個骨哨,吹奏起來。 那聲音如泣如訴,幽怨恐怖,在夜色之中,就如聊齋一般。 葉母聽得心裏發毛。 也是在這時,一隻巫蠱從葉母的鼻子里爬了出來。 葉凡眼疾手快,虛空一抓,便將那巫蠱抓捏住。 下一秒,這巫蠱就被葉凡以法力焚殺成了灰燼。 「沒有了?」葉凡問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點頭,說道:「絕對沒有了。」 葉凡點點頭,他問葉母,說道:「媽,你感覺怎麼樣?」 葉母活動了幾下身子骨,說道:「我感覺好多了。」 「好!」葉凡就說道:「媽,你先回去。我這邊還有事情要處理!」 葉母說道:「你……」 「放心吧,媽,我能搞定的。」葉凡很鎮定的說道。 葉母也知道,兒子已經不是以前的小凡了。他所經歷的東西,是她這個母親不能想像的。 兒大不由娘啊! 「好!」葉母不再多說什麼,轉身離去。她心中充滿了擔憂,但這時候,卻什麼都不能說。 葉凡目送葉母走了之後,白衣青年這才說道:「現在,你可以放我了吧?」 葉凡淡淡一笑,他說道:「我還有些問題要問你,希望你能夠如實回答。」 白衣青年說道:「你想問什麼?」 葉凡說道:「比如,你和你背後的教是什麼人?」 白衣青年說道:「這個,告訴你也無妨。」他頓了頓,說道:「我叫巫飛,我父親是天巫教教主!」 「天巫教?有這個教?」葉凡說道。 巫飛說道:「自然有這個教,我們祖上一直都是圈養巫蠱。巫蠱與苗疆的苗蠱又有不同,總的來說,我們更高一籌。我們很早前就從雲貴一帶走了出來,在江湖上培養了自己的勢力,打造了自己的商業帝國。我們放了一批人在山裡養蠱,又放了一批人遊走國外做生意。在江浙一帶,我們有不少生意在。而總部,還是放在了雲貴一帶。商業和養蠱是分開的,有時候,也會用些非常手段。在江浙一帶,許多的大家族,都有我們的股份。」 葉凡說道:「國家不知道你們的存在嗎?」 「當然知道!」巫飛說道:「像我們這樣的教派,很多。只要我們不做出格的事情,國家不會將我們怎樣。我們藏身在雲貴山裡,政府也拿我們沒有太大的辦法,只能保持一個平衡!」 葉凡說道:「你的修為,看起來似乎很不錯了。」 巫飛說道:「太虛六重天巔峰!」 「我居然都看不透你的修為,不該是六重天這麼簡單?」葉凡說道。 巫飛說道:「我們天巫教功法特殊,外人很難看出我們的深淺。」 「那你也看不出我的深淺?」葉凡說道。 巫飛說道:「你修為比我高太多,我自然看不出。如果你養出了威嚴,也許我還會更忌憚一些。可你似乎修為得來的時間比不長,許多的養氣功夫,都還沒有學會。」 葉凡說道:「不說這了,你父親的修為?」 巫飛說道:「我父親修為乃是當世絕頂,九重天初期!」 「九重天?」葉凡吸了一口冷氣。 他現在可是知道九重天意味着什麼,那是一道絕對恐怖的鴻溝,難以跨越啊! 巫飛繼續說道:「我父親在當世之中,已經少有敵手。便是在洛杉磯的第一組織神域之中,除了那神帝,其餘人等,概不是我父親對手。我父親若不是畏懼這天道,以及燕京的祖龍之氣,便是稱王稱霸,又有誰敢來說個不字?」 葉凡說道:「你父親的確厲害,但要說天下第一,那還差遠了。我師父若是出手,一根手指頭就可以滅了你父親。」 「你吹什麼牛!」巫飛冷笑一聲,說道:「放眼諸天世界,誰敢說可以一根手指頭滅殺我父親?我看你還是不知道,九重天的修為,到底意味着什麼。而且,就算你師父有些本事,但如果我們老祖宗降下一道元神,那殺你師父,豈非是小菜一碟!」 「你們老祖宗又有多厲害?」葉凡問。 「我們老祖宗乃是存活數千年的遠古真神,就在三年前,我父親成功溝通到了老祖宗。老祖宗降下無數功法,丹藥,又親自栽培我們,這才讓我們天巫教的實力雄厚到了這般地步。據我父親說,我們老祖宗的修為已經是超越了元神極限,到達了傳說中的虛仙境界。這種境界,你聽都沒聽過。總之,像你這樣的,我們老祖宗吹口氣,就可以讓你死無葬生之地。」巫飛得意的說道。 葉凡陷入了沉思。 他知道也許巫飛的話有些水分,但是這種敵人也絕不是自己惹得起的。 「好,我再問你。你怎麼能這麼快找到我這裡的?是誰給你的消息?」葉凡接着問巫飛。 巫飛說道:「泰山之行,我大哥和二哥都去了。但是他們沒有任何收穫,回來之後,我聽他們和父親談話,說了裏面的一些情況。剛好這時候,有個神秘人給我打了個電話,說在降魔洞里預知一切的小子就是你。於是,我就立刻趕了過來。」 「什麼人會給你打這個電話?為什麼要給你打電話?既然他知道是我,幹嘛要把這樣的好事讓給你?」葉凡問道。 巫飛說道:「媽的,我那有想那麼多。只想着快點來把你搞定,得了寶貝去跟我父親邀功。」 「看來這人是你仇人,是在借刀殺人啊!」葉凡說道。 巫飛心下一凜,他旋即咬牙說道:「可不是,這人太可惡了。等本少爺回去,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不可能是你大哥和二哥,他們若是知道是我,一定會自己前來!」葉凡跟着說道。 巫飛說道:「誰知道呢。總之,我不會放過他的。」 葉凡嘆了口氣,說道:「巫飛,其實我原本是打算殺你的。」 「嗯?」巫飛聞言,立刻吃了一驚。

《陳遠宋妍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