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蟬聲且送陽西
蟬聲且送陽西 連載中

蟬聲且送陽西

來源:外網 作者:雨落竹冷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雨落竹冷

【武俠+劍道+權謀+腹黑+搞笑+扮虎吃豬】天下大勢為棋盤,世間眾生為棋子,一人執黑,一人執白。有人目生重瞳,冷眼看向凡俗眾生,抬手間天地顛覆。有人溫文儒雅,算計一環緊扣一環。有人以二品之姿一步入脈,一步不惑,引十數顆天外隕星燃放煙火。有人劍道剛正,卻俠客獨行......有人痛極大哭,有人暢懷大笑。有一腰佩木劍的少年從世外桃源走出,看這俗世,看那江湖。 葉落忽知秋意,蟬聲且送陽西。 你好,仙俠!展開

《蟬聲且送陽西》章節試讀:

[]
臨走時,寧不凡獨自一人去了趟村長李爺爺的家,與他告別。
「不凡,你要走了?」白髮佝僂老者蹲坐在屋外的榆樹墩,閉目假寐。
「是的,村長爺爺,我……想要出去看看這片繁華世間。
」寧鈺低眉輕聲道:「我的父親忽然離去,說是要尋找我的目前,此事定有內情。
他雖不曾告訴我,但我心知,這或許是他不想讓我承受一些我承受不了的事情。

說罷,停頓了會兒,繼續道:「或是……我也在這片土地待的有些乏了,想去看看更大更寬闊的天地。
也或是,我想去見見我的母親。

白髮老頭睜開雙目,站起身來,佝僂的身子彷彿一吹就倒,他上前兩步,拍了拍寧不凡的肩膀,細細打量面前劍眉星目略帶稚嫩的面容。
「想好了那就走吧,你也長大了,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幾近滄海桑田,是時候出去走走了。

……
七月的晚霞絢爛了整片天空,在晚風的輕撫下,寧鈺帶着一柄雕刻的半殘的木劍,父親留下的幾卷破書,一匹名為小七的草狼,由縉雲公主帶着,離開了這片他生活了二十年的熟悉土地。
沒有人送他,天涯何處不相逢,他轉身時再沒回頭看一眼,何處又不是天涯。
柳芽饞雀鳴,林深催露凝。
涼風潤細雨,獨橋羨長亭。
姜格帶着寧不凡走出了深林環繞的村子,來到了一座長橋上,這橋名為奈何橋,若是想要離去柳村,需通過這條小橋,此橋一過,便是踏遍海角天涯,再難尋覓柳村所在。
這一刻,他眼前浮現出了許多熟悉的人和事——
養了條大黃狗的王大爺。
養了許多小雞崽的王寡婦。
拿着菜刀恐嚇惹禍的寧不凡和陳子期的獵戶張伯。
號稱妙手仁心實則只會從山裡挖些野生山藥做引,醫治尋常小疾的劉嬸。
養了許多大公雞,卻總是被盜竊偷吃,在村口挨家挨戶尋找兇手的李嬸。
白髮佝僂總是蹲坐在家門口的慈祥村長爺爺。
記憶紛雜,斑駁,壯闊又模糊……
他還是忍不住向後望了一眼,只見炊煙裊裊升起。
是了,村子裏的人也到了吃晚飯的時辰,他笑着又嘆了口氣。
以後,不回來了。
他走過這座橋的那一刻,涼風拂面,奈何橋忽然消失無蹤。
這奇異畫面使他略顯訝異,這世間果然有超凡,那白玉山上傳說中的仙人是否….
他理清紛雜的思緒,扭頭看向姜格,公主殿下,我可是被你拐出來的單純少年,從今以後你得管我衣食住行。
若是我找不到相守一生之人,你也得給我引薦一位賢良的妻,你要對我負責。

姜格臉色微紅,抿嘴抬頭,眨眨眼睛,小聲道:「衣食住行自然無不可,為何還要管你人生大事,雖說這世間男子可以有許多女子陪伴,正妻卻只有一位,那是相守相望一生的兩人,何須旁人引薦。

「若是我沒離開柳村,劉嬸家的娟兒便是我以後的妻,你沒見過那娟兒,簡直是姿態萬千,絕代芳華,對我也是心心相印,情根深種。
只因與你離開柳村,這才痛失愛妻。
」寧不凡涕淚橫流,悲痛萬分。
「即使如此,寧公子怎不與娟…..娟兒告別。
」姜格覺得拆散相愛之人實屬殘忍,嘆了口氣,心想,寧公子也是真性情之人。
若是去了劉嬸家讓你看到娟兒只是個一歲半還在地上爬的鼻涕娃娃,我還怎麼忽悠你?
「正因愛至深,才不能相見,我怕我一見她,便不忍離開,辜負父親託付。

姜格心下緊促,有些慌亂,若是寧公子知道,並不是寧師而是父王讓他來以這番說辭哄騙寧鈺出山,如何是好?
木劍少年不動聲色以餘光觀察姜格神情,他特意引出前面一番說辭,就是為了引出後面那句話,在自己說出『辜負父親託付』時,這位縉雲公主臉色有些異樣,目光微動。
既不是父親讓她來尋我,父親卻又與皇帝陛下無意間聊起了他,何嘗沒有借皇帝陛下的手,尋他出山之意,一個是給皇帝陛下或是天風國的選擇,一個是給他寧不凡的選擇。
天風國選擇借寧立的勢『請』他出山,而他選擇了『相信』姜格,出去尋找父親,探明真相。
若他不願出山,無論天風有沒有派人來柳村尋他,他也可以繼續縮在柳村。
每日種種田,吹吹風,看看晚霞。
這些事情實則無關緊要,最重要的還是他的選擇。
有許多隱藏在深沉水面下的真相,這世間既然有超凡,那麼…
「公主殿下,我有一些疑慮,不知可否為不凡解答一二?。
」寧不凡喊醒仍然慌亂的公主殿下。
「啊,什麼,哦…你問吧。
」她輕撫秀髮,平復心境,也有些好奇這位麒麟才子會問出怎樣的問題。
「所謂的,額,世間不可知之地,都是些什麼地方?」
「寧公子不知?」姜格沒想到寧鈺竟會問出這個問題。
「只是閑時聽聞父親提過幾次,卻不甚詳細。

「柳村,乃是世間排行第一的不可知之地,我以為寧公子身為世外之人,更為了解這些奇異之地。

「竟是如此!」寧鈺回憶起剛剛忽然消失的奈何橋,他沒想到,柳村竟是排行第一的不可知之地。
又想起白髮慈祥的村長爺爺。
若,柳村是世間第一了不起的地方,那這位村長可是整片大陸第一了不得的人。
他忽又失笑,村長爺爺看着他長大,對村子裏的任何人都是慈眉善目,行為處事都是一位令人尊重的善良老人,或是他也不曉得柳村在世人的眼裡是如此了不起吧?
「排行第二的不可知之地是摘星樓,聽裏面走出的弟子說,他們居住在一片祖輩徒手摘下的星辰之中。
這數十年不乏出世的摘星樓弟子,皆是身配木劍,豪情萬丈,喜好盪盡不平事,行俠仗義。

「不可知之地也常有入世弟子?」寧鈺用手搖晃半殘木劍,挽了個劍花,若有所思。
「百年前倒是不常有,只是近數十年,許多不可知之地都有弟子降世,他們自稱入世行走,而世人則稱他們為天賜者。
寧公子如今也是不可知之地唯一年輕入世弟子,若是碰到相同的天賜者,或是要比試一番,這是隱世山門的規矩。
唔……寧公子這番打扮倒很像摘星樓入世行走。

寧鈺沉思許久,頷首道:「公主殿下請繼續。

「排行第三的是天機閣,說起來也是因為天機閣上天機榜,才讓公子舉世聞名,天下皆知。

「這我已知曉,雖說我並不太明白為什麼天機榜出現問題,將我一個傻子放在天機榜首。
不過倒也無妨,我寧不凡,天生不凡,未入江湖卻名動江湖,乃至天下。
實則非我所願,皆是天機閣誤人,實際上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山中俊俏少年罷了。

姜格臉色古怪,你若是傻子,天下就沒有聰明人了,且不說天機榜以天象觀人象,從未失誤過,單是與你相處這些時間,便隱隱覺察出你寧鈺的不凡之處。
「排行第四的不可知之地,聽雨軒,此地皆為女子,入世弟子無一不是絕色,她們的腰間總掛着一個玉佩,手持洞簫,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無一不通,若是寧公子遇到了,當是小心為上,聽雨軒入世弟子善魅惑之術,許多人與之交手,只聞其聲便沉迷其中,恍然如夢,甘拜下風。

「倒也有趣。
」寧鈺拍手笑道:「若有機會一定拐來一個聽雨軒的女子為妻,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無一不精,是個相守一生的好人選。

姜格無言以對,怎麼這位寧公子總是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排行第五的不可知之地名為逍遙觀,是道家聖地,世間道家各派供其為祖地,偶有弟子出世也是行聖人之事,口聖人之言,秉聖人之法。
以教化萬民為己任。
此間入世弟子,多是天下聞名的大儒。
那位天機榜首……不,如今天機榜排行第二的仵世子陽,便是逍遙觀入世弟子。
若是寧公子遇見,定是少不了一番爭鬥。

《蟬聲且送陽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