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不愛匹諾曹
不愛匹諾曹 連載中

不愛匹諾曹

來源:外網 作者:於魚鄭正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於魚鄭正 科幻小說

我和鄭正是高中同學,高中的時候偷偷背着家長來了一段自以為甜蜜的戀愛。在高考前一天,我們約定好,以後一定要考上同一個大學,然後,畢業結婚生子。我為了和鄭正上同一個大學,戀愛腦上頭,將高考題做錯了很多,只能報一個不高不低的學校。...展開

《不愛匹諾曹》章節試讀:

主角叫於魚鄭正的小說叫做《不愛匹諾曹》,它是作者鄭正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接下來的幾天,每當我提出見面,鄭正就以各種理由推脫。推脫的理由我再明白不過,看着手機上的位置移動。我打開手機,撥出電話,告訴對方位置。... 接下來的幾天,每當我提出見面,鄭正就以各種理由推脫。 推脫的理由我再明白不過,看着手機上的位置移動。 我打開手機,撥出電話,告訴對方位置。 不出一會兒,手機上就收到很多張照片。 專業的就是好,拍攝的角度都是精心選擇過的。 將兩人之間的親密狀態暴露的一覽無遺。 我每天晚上的調味劑就是這些照片。 很快,就到了拿錄取通知書的這一天。 我精心化了一個妝,看着我的「北大錄取通知書」,勾了勾唇。 終於到打臉的時候了。 我下了樓,正好看到坐在沙發上喝水的王叔,漫不經心的問道,「王叔,你最近好像有點忙啊。」 「好幾次,我想用車,都沒有找到車。」 王叔急急忙忙站起身來,眼神閃爍,有些心虛的出聲,「小姐,實在不好意思,這些天我愛人在醫院生病了,所以就用車勤快了些。」 「以後一定不會了。」 我看着面前的王叔,輕輕笑了一聲,「沒關係王叔,你也在我們家幹了這麼多年了,你的為人我們還是了解的。」 經過這件事情,也確實了解的差不多了。 以前還覺得王叔老實肯干,在他每次說家裡經濟條件差想要漲工資的時候,家裡都給他漲了。 沒想到,竟是喂出了一個貪心的白眼狼。 「哦對了,王叔,你最近有沒有見到有人進出我的房間,我的好幾件衣服,好像都不見了。」 我不經意的開口。 前段時間我莫名的發現衣櫃里的好多衣服竟然悄無聲息的不見了,一開始還以為是阿姨拿去洗了。 但是最近兩天數了一下,發現丟的都是那些有着名牌logo的衣服。 那些爸媽專門找設計師設計的,只有簡單角標的衣服,卻是一件都沒少。 我旁敲側擊問過阿姨,阿姨想了想,「好像看到老王前幾天上來過,說是給小姐你拿東西。」 王叔聽到我的問話,臉頰憋紅了,急忙說著,「沒,沒有。」 「小姐可以問問鄭阿姨她們,我一個大老粗,平時也就開開車,都不去小姐的房間的。」 「是嗎?」 我輕笑了一聲,看着他拙劣的謊言,倒是覺得有趣極了。 「王叔,我想去做個美甲,你送我去姚姐那裡吧。」 王叔看着我,有些驚慌失措,「那個,小姐,我待會兒要去看我愛人,不知道您可不可以――」 「哦?待會兒王叔要去看阿姨嗎?」 我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的王叔,十分冷靜的出聲。 「那我也一起去吧,您來我家這麼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爸媽最近在忙生意上的事情,都沒有顧及到。」 「正好我也畢業了,沒有前段時間那麼忙了,我陪您一起去看看阿姨,順便買點水果送過去。」 聽到我要去看,王叔肉眼可見的慌了,額頭上的汗都多了起來。 慌亂的說著,「不用了不用了,怎麼能麻煩小姐呢,我愛人也就是一點小病,馬上就好了。」 「那怎麼可以呢,該有的禮數還是不能少。」我抬步,向前走過去,「走吧,王叔。」 站在車旁,王叔一臉心虛的走過來打開門,「小姐,我――」 「這是誰的東西?」 我的手指慢悠悠的拿起一支口紅,看向一旁的王叔。 看色號,應該是他女兒的。 王叔驚訝的看着我手裡的口紅,似乎也沒有想到他女兒會把口紅落在車上,慌忙解釋着。 「不好意思小姐,這是我愛人的口紅。前幾天她想要一支口紅,我一個大老粗什麼都不懂,只好隨便買了一隻,後來怎麼也找不着了。」 「看我這個記性,竟然是落在了車上。」 我看了一眼口紅,遞還給王叔,意味深長,「王叔,這支口紅太過於年輕了,不適合阿姨,下次,還是不要聽導購忽悠了。」 「是是是,都聽小姐的。」 坐在車上,看着車窗外倒退的風景,我拿出手機來,看着手機上鄭正發來的消息。 「你什麼時候到?」 看來,是等不及想要向我攤牌了。 我摁滅手機,將手機隨意的扔到一旁。 等着吧。 我坐在車上,看着王叔開車去的方向,狀似疑惑的問着,「王叔,這條路好像不是去醫院的路啊。」 王叔緊張的手都在抖了,「小姐,真的不用麻煩了,您的事情最重要,我愛人這兩天也好多了,就不勞煩小姐了。」 我好笑的靠在後背上,「王叔,您這個樣子,好像有點心虛啊。」 紅燈,王叔猛地一個剎車。 我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傾倒,眉眼涼下來。 「王叔,怎麼了?」 王叔膽戰心驚的出聲,「沒,沒什麼,前面的車突然停下來,嚇了我一跳。」 「小姐真是會說笑,我,我怎麼會心虛呢?又沒做什麼虧心事。」 沒做什麼虧心事,我看着窗外,勾唇。 謊話說多了,怕是連自己都分不清是真是假了。 姚姐是專業的美甲師,一次偶然的機會在網上認識,一來二去就熟悉了起來。 得知她開了一家美甲店之後,我時不時的去找她玩兒。 但是因為之前還是高三的學生,沒有做美甲。 這次,也算是第一次做美甲。 姚姐看到我來,頓時開心壞了,將我按在椅子上,「你這雙手啊,我可是饞死了,又細又長,甲型又好看,等做好了,我要發朋友圈。」 我笑着,「好啊。」 我挑了一個帶着很多鑽石的美甲,鑽石是我親自帶來的,是爸媽之前出差的時候給我帶回來的。 美甲的時間很長,我的手機已經響了十幾次。 姚姐抬起頭來,有些好笑的說著,「男朋友催了?」 我隨意的「嗯」了一聲。 姚姐看着我,欲言又止,「魚魚,聽姚姐一句話,你這個男朋友啊,可不是什麼好菜。」 我和鄭正曾經在一起被姚姐撞到過,上次,她也這麼說的。 可惜,我沒有放在心上。 這次,我笑着說,「姚姐,我知道啦。」 終於,鄭正等的不耐煩了,直接給我打電話。 我剛剛接起來,斥責聲就直接從聽筒里鑽出來。

《不愛匹諾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