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八雲家的隱神姬
八雲家的隱神姬 連載中

八雲家的隱神姬

來源:google 作者:黑白巫女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霧隱月庭桜 黑白巫女

病弱到了極點的少女,與友人踏上了一場有始無終的旅行,本該被大山掩埋的她卻意外流落到了未聞的異世,成為了那個破落神社的神明亦是巫女霧隱月庭桜獨世而立幾十載,餓食風霜,渴飲濡澤無法離去的少女與遠道而來的老婦人相遇了,聽聞那山外有廣闊的大地,有神佛妖鬼的責令失去了從前記憶與常識的庭桜如何融入這裡?霧雨歌花雪,見隱雲落桜月黯衣素着,御神庭外清!展開

《八雲家的隱神姬》章節試讀:

刺眼,刺眼,還TM是刺眼。

這進入里世界的通道還真是差點把人閃爆了。

差評。

「這裡是什麼地方?博物館……動物園遺……址?」

看着下方小字寫着的京城電鐵株式會社,庭桜感覺有些新奇。

環顧四周,非常平整的路面不知鋪的是什麼東西,房子也要高上許多而且特別密集。

綠植種在路的兩旁,立着的鐵杆子上閃着或是紅色或是綠色的亮光。

她很高興,終於從那個山上出來了,即使是不明現狀也完全沒關係了。

吱呀~

被輕輕推開銹跡斑斑的鐵門發出了夜色下的悲鳴,周圍很是安靜,也不會有誰發現庭桜。

走進小房間的入口,裏面竟然是一條向下的樓梯。裏面很黑,還好陰陽寶玉能發出光亮照路,兩邊的牆上斑駁和裂紋都說明這裡廢棄了些日子了。

往下一直走了兩段樓梯庭桜才看到幾個木質結構的東西攔路,輕輕一躍便跳了過去。

自從連接完成陰陽寶玉,她就覺得自己強大了不少,跳躍力,速度這些都是。

最主要的還是靈力,這裡有好多好多的靈力,要不然她也不會下來。

從地面到站台需要經過兩段樓梯,庭桜開始還發現了設置在兩段樓梯中間的休息平台。該處左側設有原車站人工售票窗口,看樣子已經被完全封閉了起來。

而在原車站售票窗右側設置着已經完全被封閉起來的原車站洗手間。

嗯,堵的嚴嚴實實的只有『手洗』和兩個一紅一藍的小人圖標證明了這裡原本的作用。

庭桜現在所在的位置就是原來的人工檢票口後,緊挨着的就是往京成上野方向的上行站台,前方可隱隱看到下行站台一角。

人是翻過去的,不用買票……再說也沒人賣票給她,況且她還沒錢。

一列從上行站台駛來的奇怪列車停在了庭桜附近。明亮的車身與破敗的車站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站台里頗為昏暗的燈光下,她好像看到有什麼人走向列車。入眼一看竟也是個翩翩少女,出於好奇,庭桜也跟在後面上了車。

少女上了列車,她的美麗還是讓庭桜的目光無法偏移。和自己的那種美不一樣,這是一種高貴,純凈無暇的美,反而不像自己這般的如同一張平平無奇的白紙的美麗。

庭桜看着她那可愛的洋裝,一把華麗的大洋傘有些失神。她的那頭金髮上還裝飾很多可愛的蝴蝶結,白色的手套紫色的長裙。

再看看自己的……

一套平平淡淡的巫女服就連髮飾都莫得一個,一套黑白兩色的狩衣卻也太過普通。

還是人太窮了,痛,實在是太痛了!

在庭桜失神落寞的時候,對方已經用纖細的手從一條縫裡拿出一張卡片來。

「嗶~老年卡。」

庭桜被嚇了一跳,胸口不自然抖動了下。突然出現的聲音總是讓人猝不及防,更不用說她這樣未聞未見這些事物的人了。

那少女也發現了庭桜,沖她笑了笑,找了個位置坐下。

庭桜下意識緊了緊身子,忽然想起了陰陽寶玉……

從懷裡拿出了陰陽寶玉,庭桜學着樣子把它變成了一張卡片有些忐忑的放了過去。

「嗶~老年卡。」

這次她有了準備所以表現的很是平靜,聽到這個聲音她就知道自己成功了,原來陰陽寶玉還能這樣用啊。

雖然不明白『老年卡』是什麼意思,但她也沒有和別人表現的不同,這個可是少見的活人啊,上次見到人還是在上次。

愣了一會,庭桜才注意到整個列車就只有她們兩人,破舊的站台和嶄新的列車給她的衝擊也是很大。

該怎麼做……啊對,找個位置坐下才是。

庭桜悄悄的打量着坐在靠窗位置的那個少女,恍然大悟的行動起來。

不明所以的她只是稍微久留了會列車便已經開動了。

即便是只有她們兩人。

啪的一下便有些滑稽的跌倒在地,還是那個少女走來扶起了她。

「謝……謝謝。」

稍微有點生硬的話語從口中吐出,她不明白為何要這麼說。

對着她的只是一張極為好看的笑臉,未有言辭。

庭桜低下了頭,她覺得臉頰微微有些發燙,只有這樣才會稍緩一些,卻又不知曉原因。

少女拉着她的手走到位置坐下,將她攬在懷裡,本就微紅着的臉這一刻像是熟透了的蘋果一樣,和着櫻色的髮絲還挺搭的。

這樣的親密接觸還是頭一次,頭頂上似是有着霧氣騰騰。

軟軟的東西……她很清楚那是什麼。

現世的街道上,燈火通明,給她一種恍若隔世的隔世的感覺。

事實也是如此,路上行人談吐自如,歡笑怡然。比起庭桜在山下的村子裏,全然不同。

列車明明在地下,可庭桜卻是清楚的看到了每個人的面孔,以及所有的內心。

面對這樣的場景,她便顯得有些不太習慣了。

「如果覺得難受就不用去看。」

少女輕語了句,撫着她的頭。庭桜也很聽話,不再去看。

被摸頭她並不討厭,但也不覺得自己的頭髮有什麼特別的,看着少女的發自內心的笑容就不知抵觸了。

這種時候該做什麼,她也沒有經驗。

「你和他們不一樣啊。」庭桜小聲自語道。

「你想知道?那你相信緣分嗎?」

「嗯。」庭桜應了句,眼睛不由得有些沉重。

「所謂的緣分不是什麼難以想像的事情。

和某人在人生的某一段旅途中別離;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重逢;回憶起……淡忘掉從前的過去,建立起不可思議的關係。

說不定……你我的緣分早在這個世界誕生之處就已經註定。」

「睡著了?還真是有夠放心我啊,真不擔心我把你賣了。哦,你能看到靈魂的顏色啊,倒是把這個忘了。」

那少女笑吟吟的說著,把玩着庭桜那一縷縷秀髮。

「我說八雲紫,這大好的假期不好好放鬆放鬆,你跑到這種地方來做什麼,你一走我們連四個人都湊不齊了!」

列車頂上多了道敞開的門扉,內里獻出了絕妙的願景。那女子金髮金瞳,頭頂唐式襆巾,身着褐黃色黑邊的和式狩衣,衣服上繪有金色的北斗七星圖案,內襯是綠色及膝的裙子。

此時正坐在輪椅上,後面還能聽到些奇奇怪怪的聲音。

忽的她看到躺在八雲紫懷裡的那一抹櫻色,瞳孔猛的震動一下,可又瞬間平靜。

「呵,不愧是你啊。我還以為偷走河圖洛書就已經是你的極限了,當真是沒想到你能用這種方法把她弄出來啊。

要是讓羲皇知道你能接受他完整的傳承不知會是什麼心情,就連和天帝聯手布下先天道圖……」

「別說了,摩多羅。天帝也好羲皇也罷,祂們都已經死了,可她卻撐到了現在,你當真覺得是她得罪了祂們嗎?」

「呵,倒是我唐突了,沒想到這之中還有這麼一層關係。」

一陣無語,八雲紫才放開了手中的髮絲問道:「……華扇怎麼樣了。」

「還能怎麼樣,整天嚷嚷着要回去,不過沒事,剛剛我已經讓萃香和勇儀拉她來打牌了,算甜品的那種……不好!我得回去了,里乃哪是她們的對手啊,我可是說了輸了要算到我頭上的!那些甜點死貴了!」

門匆匆的關上了,列車裡又靜了下來,只有些少女輕微的呼吸聲偶爾夾雜着嘆息。

《八雲家的隱神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