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白慕言餘九九
白慕言餘九九 連載中

白慕言餘九九

來源:外網 作者:冷冰冰的大佬被傻妻馴服了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冷冰冰的大佬被傻妻馴服了 科幻小說

為了復仇,查明真相,她裝傻賣瘋的嫁入白家做了少奶奶。 婚後第一年,他發現她竟是神醫聖手的傳人。 婚後第二年,他發現她力大無窮,徒手劈磚頭? 婚後第三年,他發現她竟然還是鋼琴家,秘密投資人,黑客…… 就這樣,她一件一件馬甲被他扒開,白慕言十分委屈,「老婆,你到底還有多少個秘密?」展開

《白慕言餘九九》章節試讀:

所有人抬眼朝其背後看去。

只見一個頭戴面紗的人,從走廊深處走了過來,分不清是男是女。

「這!」

所有人再次感到意外,紛紛看向余佳婕,想求一個說法。

然而余家婕也是始料未及的,她半天沒說出話來,眼睜睜的看着自稱鶴神醫的人走了過來。

「您就是白家大少爺?白少吧?」餘九九在白慕言面前站定,為了防止被認出,她特意帶上了變聲器。

「你是鶴神醫?」一旁的林默觀察了餘九九,只覺得和傳聞中的神醫不太像。

「不是。」餘九九回道。

「鶴神醫是家師。」餘九九稍稍語氣停頓後,又道。

一旁的余佳婕觀察到餘九九的手,是個女人的手,連忙激動的指着說道,「她是假的!鶴神醫的徒弟是男的,而她卻是女的。」

一句話,所有人對餘九九開始有了嚴重的懷疑。

眾所周知,國醫聖手收過兩個天賦異稟的徒弟,可都是男弟子。

「是真是假,一會兒就能分辨出來了。」面對質疑,餘九九根本不害怕,她現在只想給白老爺子把病給看了。

「怎麼分辨?」一直沉默的白慕言開口了,他沉聲問道。

面紗下,餘九九笑了,語氣極為輕鬆的說道,「很簡單,我能治好白老爺子,我就是真的,治不好,就是假的唄。」

如此兒戲的話,在場的人聽了都感覺不可信。

可白慕言沒有過多的思考,就點頭,應了一個好字。

畢竟,誰敢騙他,他會讓對方付出沉重的代價。

「慕言,你別信她!」余佳婕還想再說點什麼來挽救下自己的形象。

白慕言卻沒有再多看她一眼,領着餘九九走進病房。

因為病房空間小,大家也只能站在病房外的窗戶邊圍觀。

只見餘九九走到老爺子跟前,先是看了眼老爺子的瞳孔和臉色,接着把脈。

兩個動作做起來,十分的專業。

可這也並不能說明什麼,直到餘九九拿出了一個精緻的針包,展開。

裏面的銀針曝光在眾人的視線內。

其中有人認出了這套銀針的不凡,不由驚嘆道,「那套銀針好像真的是國醫聖手的。」

聽言,余佳婕氣的咬碎一口銀牙,這個什麼狗屁神醫是在跟她作對嗎?

她前腳說人死了,後腳就上門來了!

病房內,餘九九抬眸看向白慕言,語氣透着一絲沉重,「白少,我要施針了,還請您出去。」

白慕言眸光微沉,看了眼餘九九,沒有什麼異議,便轉身退了出去。

在所有人的矚目下,只見餘九九從手邊的針包中抽出兩根細長的銀針,不差分毫的先後準確扎進了白老爺子百會穴,後頂穴。

兩針下去,專家們都覺得平平無奇。

可接下來他們就沒有在看清楚餘九九是如何下針,又是如何取針的,只見她纖指如飛,玩弄着銀針猶如遊戲一般。

半個小時過去後。

一直陷入昏迷的白老爺子,手指忽然動了下,這一動讓在場所有人都激動不已。

看到白老爺子有了反應,餘九九心頭也是跟着鬆了一口氣,她取下最後一根銀針,拉開門走了出去。

「老爺子頭部曾經有傷,積了淤血,我施針過後,已經將其血脈打通了。」

「另外,這是藥方,按時服藥,可使其早點恢復,固本回元。」

說著餘九九將剛才寫好的藥方遞了過去。

經過剛才的事情,大家都對餘九九信服了,自然態度上也是十分的尊敬。

白慕言的臉色此時才終於緩和了下來,他對餘九九說道,「多謝神醫的相救,酬勞方面請儘管開口。」

聞言,餘九九搖搖頭,「此次看診,分文不取。」

「家師曾與白老爺子有緣,家師讓我來也是為了情誼。」

餘九九的兩句話,頓時為大家解了惑。

餘九九一抬眼,看見了已經站在人群最後的余佳婕,心底一聲冷笑。

「對了,我來之前,家師有讓我轉告白少一件事情。」

「什麼事?」

「就是,家師並不認識什麼來自江城有頭有臉的余家,還請白少不要上當受騙了。」

話音落地,余佳婕感到自己被無形的扇了幾巴掌,臉火辣辣的。

「我要回去跟家師復命了,告辭。」見余佳婕臉都被氣的變形,餘九九心情大好,說話也多了一點隨意,帶着些許江湖氣息。

看着餘九九走遠的身影,白慕言眼角眯了眯。

「慕言,你聽我解釋,我不是有意想騙你的,我真的有去請神醫。」余佳婕還想要解釋。

「余小姐辛苦了,來人,送余小姐回去。」此刻,白慕言已經完全不想看到余佳婕了,吩咐保安將余佳婕強制弄走了。

「神醫,請留步!」

當餘九九剛走到醫院大廳時,忽然有人跑了過來攔住了她,是白慕言的助手,沈遇。

餘九九心中頓時生出了不好的預感。

「有事嗎?」

「嗯,有事,閣下的醫術可謂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不知道痴傻的病,閣下能不能看?」白慕言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餘九九轉身看去,還不容她回答,便又聽白慕言說道,「我有個傻媳婦,病的挺久的,還請閣下能幫忙治治。」

「我沒接觸過這樣的病。」餘九九當然是選擇拒絕啦!

「沒關係,看看也行,萬一就治好了呢?」白慕言走近,目光緊鎖在餘九九的身上,言語間更是步步緊逼。

似乎,是容不得人拒絕。

餘九九被白慕言深邃如幽的眼神看的心頭一顫。

難道他看穿自己了

《白慕言餘九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