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Admiring
Admiring 連載中

Admiring

來源:google 作者:爺卿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未輅亭 現代言情 艾司慕

前世今生為你慕名而來「她是我找尋半生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勢必是要寵着慣着「她若與旁人有了分歧,錯必不在她!無論何時,無論何事!」展開

《Admiring》章節試讀:

高中的校花,在這之前一直沒個固定的人選。左右不過兩個人,但這群人就是拿捏不好誰更勝一籌,因此他們學校有史以來兩位校花齊名坐鎮的情況就這麼保持着。值得一說的是,其中一位就是未姳爰。雖然她對所謂的校花班花並沒什麼興趣,但在別人看來,聊勝於無嘛。

自從艾司慕轉過來後,一直平分秋色的左右校花,齊刷刷排到了後面。連個緩衝都沒有,幾乎就在艾司慕轉來的當天,學校的內網就公布了。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吃這一套,老天已經格外偏愛了,總不能讓凡塵俗子們都一般大度。面對美好的事物除了接受感嘆的人,也總有那麼些逆聲而來的人,打着看不順或憑什麼的旗號,為自己找回點什麼。雖然他們也並沒有失去什麼。

未姳爰記得,在艾司慕轉來的一周後吧,就有那麼幾個不知死活的女生,昂着頭,扭着臀,走着拽的二五八萬的步調,光明正大在放學高峰期,就站在大門口堵着艾司慕。

未姳爰是對這幾條蟲沒什麼印象,畢竟憑她家的名頭,是個聰明人差不多都會繞着她走。不過聽旁邊看熱鬧的同學說,這幾個是他們學校的一霸。就是什麼都不行,家裡也沒多大能耐,仗着跟校外的社會混子有來往,平時靠收校內同學保護費稱霸的那種霸。

未姳爰到的時候校門口裡里外外圍了好幾層,艾司慕就被那幾條蟲圍在中間。雖然敵對兩方人數有些懸殊,但就氣場這塊的控場能力,未姳爰覺得艾司慕一人當關的氣勢,簡直與生俱來。

幾人里站在最前頭的一個高個兒女生正正噹噹的堵着艾司慕的去路,偏揚着頭,一副想用鼻孔打壓艾司慕的意思。只是奈何身高懸殊,即便動作做的很到位,還是難以跟艾司慕相比,因此反而顯得格外滑稽。

艾司慕的眉心很輕微的蹙着,冰冷的眼底透着幾分不耐。她這幾天事情特別多,沒有多餘的時間跟這群小孩子玩過家家。

她從不是惹事的主,但面對別人主動送上門的欠揍,她也做不到我佛慈悲。

所以,當她的路被眼前這幾個人擋住時,對方的目的她便心知肚明了。雖然她並不記得自己哪裡見過或得罪過對方。

但人對人的惡,向來沒有理由,這麼多年,她深以為然。

艾司慕看着眼前為首的女孩子,先聲置人,「效率。」

對面的女孩子聞言懵了下,半天沒反應過來。要不是身後跟來的女孩子提醒,告訴她艾司慕的話可能是速戰速決的意思,估計她還得費半天的腦細胞。

艾司慕沒有問理由,就像她知道人對人的惡意同樣沒有理由一樣。所以不管對方為了什麼,她都沒興趣。對比起鬥嘴來,她更傾向於一架了斷,乾乾脆脆的速戰速決來的見效。

對面的女孩子剛要說話,就聽人群外窸窸窣窣走近的腳步聲。

伴着某位校領導震耳發聵的聲音,「怎麼回事?都圍在這兒幹嘛呢?放學還不回家都想留下來加課是不是?」說著話人擠過外層走到裏面的空地上。

在看到艾司慕時,校領導頗為意外的睜大了眼睛。不知道是驚艷於女孩的容貌還是對不熟悉面孔的意外。只是當視線落在另一側的幾人時,臉色明顯的掛上了鬼見愁跟恨鐵不成鋼。

「杜諾!」校領導突然嗷的一嗓子,嚇得周圍人都一激靈,就見他咬牙切齒的手指着最前面的女生。

「怎麼每次欺負人這事都有你?啊?好好的學你不上,天天跟一群不三不四的人待在一塊,你看看你現在都什麼模樣了!有個女孩子樣兒還是有個學生樣兒?!」

杜諾聞言把頭往一旁偏了偏,避着校領導火力全開的口水,模樣嫌棄的很, 也一副根本沒把眼前這人當領導的態度。

校領導見她德性更來氣,說的話也逐漸變得過激,「你要不想學趁早退學滾蛋,好與壞跟學校沒關係。你現在掛着學生的身份,竟幹些不入眼的事,你自己不嫌丟人學校跟同學都嫌!跟你說了多少次校內禁止鬥毆,你想幹什麼?公然挑釁嗎?」

杜諾皺了皺鼻子,不屑的切了一聲,剛要回擊,一道清冷的聲音卻插了進來。

「校外可以?」

「什麼?」校領導一時間沒緩過來,他正準備了滿腹的訓詞對杜諾噴呢。就看艾司慕看着他,剛剛的話明顯也是問他。

見校領導一副疑惑的模樣,艾司慕臉上的不耐更明顯了些,但還是把話又重複了一遍。

「校內不能鬥毆,離校可以?」

校領導錯愕的眨了眨眼,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沒等他明白過來艾司慕這話的意思,就看見艾司慕先一步向校外走後,以杜諾為首的幾個女孩子也跟着走了出去。

兩方就在過校門線的外側,面對面站好後,艾司慕看着杜諾幾人,淡淡的問,「一起嗎?」

杜諾嘲笑似的勾了勾唇,打量了艾司慕一眼,顯然對於她出言一起的建議覺得非常盲目跟不自量力。

兩手對壓發出骨骼咔咔的聲響,不管功夫怎麼樣,這一招聲壓倒是用的一副很牛的樣子。

艾司慕視線掃過杜諾做聲的手,收回視線時,杜諾已經一個助跑來到艾司慕面前,接着一個起跳,右腿衝著艾司慕的面門踹了過去。

杜諾的動作很快,隱隱夾着帶動的風,完全不給艾司慕準備跟反應的機會。

艾司慕平靜的站在原地,就那麼看着杜諾的腳離自己越來越近。

周邊的學生都緊張起來。杜諾這個霸在學校名聲不好也不小。明明自己是女孩子,但對女孩子一點都不心慈手軟。而且她平時打架就野,從不計後果。她這一腳,明顯帶着泄憤跟毀滅的意思。雖然不知道她泄的哪門子憤,但要毀滅什麼的意思太明顯不過了。

這一腳要真踹在艾司慕臉上,不毀容也得骨裂。

杜諾的這一腳讓周圍陷入死寂,好多女生雙手捂着臉,不敢看接下來的一幕。

杜諾的腳已經來到艾司慕面前,距離鼻子也不過幾厘米的距離,校領導緊張的大喊了一聲「杜諾,你」......住手。

沒出口的話,全部隱在艾司慕的動作里。

她左手握住杜諾踢來腳腕的同時,臉微往右側了下。接着握着杜諾的腳腕往自己眼前拽來半分,右腳出擊狠狠踹在杜諾的**處。

「砰」的一聲,杜諾的身體藉著艾司慕的腳力往後沖,狠狠砸在地上後又滑行了近兩米。然後神色痛苦的雙手捂着**,臉上冷汗潸然直流。

所有人被眼前這一變故驚了下巴。連地上疼得死去活來的杜諾都顧不上了。

艾司慕的反擊不過一分鐘內的事兒,他們甚至覺得自己也就眨了個眼的功夫,怎麼就......

艾司慕一步步走向杜諾,跟着杜諾一起的幾個女孩子跟着一步步後退,一副噤若寒蟬的樣子。

他們雖然不是好學生,打架鬥毆抽煙喝酒什麼都做,但說白了都是孩子間的玩鬧。真要跟社會層面的人較量,連九流都算不上。打架的招式也無非就是撕、扯、踹。哪裡遇到像艾司慕這樣出手快准狠的人物過?

出手就是把人往廢里整的這種。

她們是霸。但跟艾司慕這種專業的霸比起來,他們就是鱉霸。

艾司慕站在杜諾身側,居高臨下看着她躺在地上痛苦**,臉上不帶一絲同情的樣子,彷彿是個無情無欲的機器,顯得格外冷漠。

「你要毀我臉。」艾司慕平靜的闡述着事實,杜諾看着她,隱忍的痛苦讓她臉顯得扭曲起來。

「有仇?」這次,艾司慕是詢問。她看見杜諾一面極力咬着牙,一面搖搖頭回答自己這個問題。

艾司慕瞭然,惡人的惡,沒理由,也沒道理。

她點頭,結束這場無端的鬧劇。

「扯平了。」

直到少女從人群消失好久,人群才突然炸開。有人幫忙查看傷情,有人忙着打急救電話。只是大家都非常默契的,沒人去撥打報警電話。

不說杜諾這人平時的行事風評,就今天的事情,所有人看在眼裡,是她挑釁在先,也是她動手在前。並且剛剛艾司慕已經問過,毀臉是真,無仇也是真。所以,最後艾司慕的還擊雖然在旁人看來重了些,但前提都是跟杜諾的初衷相對的。

如果杜諾不曾起過惡毒的心思,又或者兩人的確有新仇舊怨,外人也不能說什麼。可既然是沒事找事,結果弄成這樣,也就怨不得旁人。

總不能就因為你看對方不順眼,哐哐打人兩耳光還不允許人還手吧。大家都第一次做人,沒理由別人就該讓着你不是。

但這件事後,艾司慕在以繼顏出名後,又來了個以武出名。

怎麼說,就這事兒雖然很意外,但發生在艾司慕身上,大家又覺得沒什麼意外。意外的,只是看着穿衣舉止都很修養的她,怎麼行事這麼......霸呢?

《Admiring》章節目錄: